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七章 寻找席应真

第三十七章 寻找席应真

  眶眦出现之后,席应真便打算将它送还给席应真和张松的,毕竟这只龙种身上可能有那个抢走禁术幕后黑手的线索。只是眶眦现在太虚弱,当晚睡着之后竟然过了三天才醒了过来。

  醒过来之后的眶眦精神好了很多,还是一副永远都吃不饱的样子。百无求一连打了两只野羊和一头獐子,结果又是都进了龙种的肚子。吃完了之后它又围着百无求来回转圈,一副意犹未尽想要再来点的思思。

  百无求有些无奈的看了睚眦一眼,随后说道:“差不多得了,你的饭量比老子都大,肚子还不见鼓。老子就纳闷了,你吃进去的东西都哪去了?”

  归不归笑眯眯的在后面看着,见到睚眺对二愣子的话有了反应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问问它这些日子到哪去了?怎么就饿成这个样子了?你问问看……”

  没有想到的是,睚眦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突然在原地打了个哆嗦。随后将尾巴夹了起来,全身赤红色的毛发炸开。躲到了百无求的身后,嘴里发出来一声一声的低吼。

  “刚才好好的,你这是怎么了? ”百无求又些闷纳的看了归不归_眼,说道:”老家伙,看看你被人家龙种吓得。没事了……你到了这里谁也不敢再欺负你了,谁敢动你一手指头,老子屠了他们全家。谁欺负的你,我们这些人给你做主。走!咱们上门骂街去……”

  听到百无求要带着它回到那个恐怖的地方,睚:眦_声尖叫之后,身子一闪冲进了洞府的纵深处。

  随后里面归不归收藏天才地宝的位置发出来一阵物品倒塌下来的声音。

  “坏了!老人家我的宝啊……”归不归脸色顿时苦了起来,老家伙第一个冲到了洞府的纵深处。

  吴勉、百无求他们也跟了过去,他们几个还没有走几步,便听里到面传来归不归的声音:“我的龙芯草……你把问天石也摔碎了,这可是孤本了……还有鬼母衣,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等到百无求跟进去的时候,看到原本被老家伙摆放整整齐齐,小山一样的天才地宝已经倒塌了下来。睚眦的身体躲藏在这些天才地宝当中,随着它身体的瑟瑟发抖,整个天才地宝的乱石堆都跟着抖个不停。

  “不就是一点天才地宝吗?老家伙你至于好像死了儿子_样……呸呸呸!”百无求把自己绕进去之后,总算半路收了回来。随后它一边扒开天才地宝,将还在抖个不停的睚眦抱出来之后,一边继续说道:“这里面那一件天才地宝是你花钱买的?不都是你讹出来的吗?本来就不是好来的,散几件就散几件,另挵的好像死了……侄子似的。”

  百无求正在念念叨叨的时候,在站它身后看热闹的吴勉突然说了_句:“眶眦出了名的有仇必报,豁出命也要报仇的主,什么人会把它吓成这样?”

  —句话说出来,归不归脸上的纠结表情顿时消失。老家伙嘿嘿笑了_声,看着_头扎在百无求怀里的睚眦说道:“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明明知道睚眦不好惹,惹了之后还留了它的活口。那个人真的不怕它带着席应真那个爸爸回去报仇吗?”

  百无求听到归不归话里有问题,马上开口说道:“老家伙你说的不是废话吗?就不能是睚眦偷着逃出来的?”

  “能把龙种折腾成这个样子,还会让它逃掉吗? ”归不归冲着百无求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刚才你小爷叔说的对,谁能把睚眦欺负成这个样子?老人家我怎么想都只有两个人,可这两个人都不应该对它下手……”

  “你直接说徐福和席应真不就得了吗? ”站在最后的孙无病替老家伙说出了两个名字,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席应真那些日子和我们在一起,徐福又远在海外。归不归你直接说不就好了吗?一定要拐弯抹角。”

  “你手里的石精大棍涨到二百两黄金一天了,抽空回一趟妖山,让百疆先送来一年的押金。”一句话讲孙无病堵了回去之后,归不归看了_眼百无求怀里的眶眦。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百无求说道:“还是让席应真那个爸爸去头疼吧,再管这龙种一天饭。明天咱们爷俩下山,把它还给张松。”

  听到归不归要将它送还张松,眶眦倒是没有反对。不过它还是对百无求依依不舍,二愣子分的出来轻重,安慰了龙种几句,又带着它去山里打了几只野味,回来之后让眶眦吃了饱。

  第二天一早,归不归、百无求带着眶眺使用遁法离开,留下来吴勉和两只妖物看家。他们几个一走便是整整一天,到了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后,归不归、百无求又将睚眦带了回来。

  看着他们俩又将睚眦带了回来,小任叁开口说道:“老不死的,你们俩早上怎么把睚眦带出去的,晚上就怎么带回来?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们爷俩,你们这是去哪浪了?说什么去找席应真老头儿,呸!

  就是出去浪不带着我们……吴勉啊,我们人参是无所谓的,他们爷俩这么不把你放在眼里,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归不归苦笑了_声之后,说道:“人参你别胡说八道,傻小子,你和他们说。老人家我说的话他们几个不一定能信 ”

  “说就说!人参,你爸爸丟了,老子和老家伙今天走了二十多个城,光了三五十家娼馆、酒肆都没有找到你爸爸。”百无求说话的时候,走到了水缸旁边。端起来水瓢喝了两瓢水,缓过来这口气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该问的都问了,你爸爸借钱的那些弟子们那里也都去了。打听了一道,都说说你爸爸躲债去了,他不要你了……”

  “放屁!你爸爸才不要你!你们全家都不要你! ”小任畚听到席应真失踪之后,脸色变得紧张了起来。随后带着哭腔对着归不归说道:“早上我们人参就说要跟着一起去,你们怕老头儿不舍得我走,这才没跟着去。结果你们把我们家老头儿弄丟了……吴勉,你陪我去找老头儿好不好?”

  平时白发男人最娇惯小任畚,不过这个时候,吴勉将小家伙抱了起来,说道:“你打算给席应真添倒忙?他自然是带着张松去查幕后真凶了,徐福还在海上,什么人能伤席应真?你怕什么……”

  “看到了吗?你叔叔对任老三就是比对你好。”

  看着吴勉少有耐心的样子,百无求撇了撇嘴,带着醋味对着老家伙的耳边说道:“就算不是你亲叔叔,总得比邻居好点吧?看看孙猴,它和你说话都客气许多。”

  “老人家我早就认命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把睚眦带进去让它休息去吧,今天这龙种可算是吃饱了。明天给它稀粥就行了,让它清清肠胃。”

  这个时候,看热闹的孙无病开口说道:“你们爷俩一天找不到就回来了? 一天找不到就找地方住\下继续找啊,当初为了找大术士不也是找了那么久}吗?这可不是你归不归的做派。”)

  “你以为能找下去,老人家我会不找吗? ”归I不归苦笑了一声,将自己怀里的钱袋取了出来。从里面倒出来一枚铜钱之后,继续说道:“早上出去带了一口袋金稞子,都换成了吃食进了龙种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