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四章 另一个线索

第三十四章 另一个线索

  回到了城外百姓们的居住地之后,席应真先是看到了成千上万正在痛哭的百姓。虽然没有人知道并州城的坍塌和这个老人有关,不过看到了百姓们痛哭流涕的样子,大术士还是感到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

  等到他来到自己那些人居住帐篷的时候,便看到一具无头女尸躺在了帐篷里面。张松和饕餮站在女尸的旁边,他自己的心头肉小任叁坐在地上看着女尸发呆。

  “我的儿,吓着你了吧? ”席应真走过去将小任巻抱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等爸爸抓到那几个人,碎尸万段给你压惊。”

  “吓着不至于,我们人参想不到有老头儿你在,还敢有人来杀人……”小任叁搂住了席应真的脖子之后,继续说道:“月兰挺好的一个人,早上还给我们人参煮了粥喝,说没就没了。可惜了……”

  “她的仇,早晚术士爷爷给她去报。”席应真将小任畚带了出去,随后找到了泗水号的事管。大术士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道:“你们去给刘喜、孙小川哥俩带个信,就是术士爷爷我要重建一座并州城。想要问他们哥俩借笔钱,术士爷爷还有十几个在世的弟子,他们来作保,看看能借到多少钱?”

  “术士爷爷您真是菩萨心肠,这本来就是天灾,怎么能让您老人家借钱来建? ”管事陪着笑脸说话的时候,心里已经算出来重建并州城的一个大概数字。他自己都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顿了一下之后,管事继续说道:“这个还是朝廷来拨款赈灾的好,术士爷爷您的好意,小的替并州百姓们心领了……”

  “别废话,这里没你的事。”席应真从管事的表情当中猜住来需要花费不少的钱,当下瞪了这事管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又被问你借,只是让你去传话。就说术士爷爷要敞开了花钱重建并州城,和泗水号借钱!能借就借,借不了拉倒,术士爷爷再想别的办法。快去送信,一个月之内,术士爷爷要他们哥俩的回话!”

  被席应真一顿训斥之后,管事也不敢犟嘴,当下陪着笑脸去找人送信。

  大术士这些年一直都是吃弟子的,那些凡世间的银钱看不到他的眼里。不过现在他也知道银钱的好处了,这么多年从自己手指缝里流走的金子银子加起来足够重建十座并州城的。不过他现在口袋里面只剩下一点散碎的金银,这点钱也只够他去几次娼馆的……一个多时辰之后,百无求和孙无病带着贾仲回到了这里。小任叁还打听归不归和房轩哪里去了,百无求支吾支吾的明显知道什么却不说。孙无病直接扛着大棒躲到了一边,直接躲开了这个小家伙。

  片刻之后,归不归也回到了这里,老家伙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刚才有人在城里伏击大术士,房轩惨死在刺客的手里。当初因为知道小任叁喝席应真的关系,房轩对小任叁很是有些巴结。现在知道这两口子先后都死于非命,小任叁心里还是有些唏嘘。

  眼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这几万的并州百姓了,自打并州城倒塌之后,节度使便带着自己的人马去往附近的绥州,将几万百姓留在了这里。虽然他已经向朝廷上文赈灾,不过自打安禄山叛乱之后,朝廷和地方节度使之间的关系大不如前。节度使可以自己调济军费,已经视为朝廷的眼中钉,又怎么可能来管节度使属地的事情?

  事情是席应真惹的,没人管大术士只能自己管了。当下他让泗水号出了一大笔钱来安置这些百姓的生活,这笔钱加在刘喜、孙小川哥俩借给他的债里(虽然不知道人家肯不肯借),几万百姓每天的生活用度这笔钱远远不够。当下席应真弟子们挨个借钱。好容易维持住了这些百姓的生活。

  不过眼看着借来的钱就要花完的时候,泗水号的两位东家终于来了回信。刘喜、孙小川哥俩的信中说的极为客气,他们俩竟然将重建并州城的事情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只是说席应真大术士有时间的话,请到他们在海外的财神岛做客,剩下的一定点条件都没有。

  看了那两位东家的回信之后,席应真大为感动。当下刘喜、孙小川哥俩在他心目当中的地位大幅提升,他们哥俩差不多已经成了仅次小任畚在大术士的地位了。

  有了泗水号的加入,各地商铺源源不断向并州城运送钱物和建筑用品。看到已经开始建城之后,席应真这才安心的和众人、妖一起离开了这里。

  接下来席应真便要报并州城的仇了,他让贾仲说出韩中仙和蒋合先的藏身之地。不过他们干过去的时候,那里早已经人去屋空。贾仲和蒋、韩二人的关系并不像外人想象的那样好,当初他们在船上跟着徐福学艺的时候,便不怎么说话。如果不是因为禁术的话,后来也不会联系到一起。

  不过根据贾仲所说,除了蒋合先和韩中仙等几个方士之外,在徐福大方师的身边还有方士和他们勾连在一起。只不过那个方士隐藏的极深,如果不是出了格杀令之后,贾仲去找蒋、韩二人商量,无意当中发现他们俩正用法器在和一个神秘的方士联系,他也想不到还有这么一个人。

  根据贾仲判断,那个人并不在格杀令的名单当中,而且这个人也混在那些回到陆地追杀他们的方士当中。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后来打救蒋、韩二人也不会那么顺利,一定是那名方士在其中串联。

  只不过那天前来的方士有数百人,除了广字辈的三个人之外,剩余的都没有什么印象,实在不容易在当中找出那个人来。就连心智如归不归、张松这样的,也还是猜不到那个人是谁。既然找不到那个人的话,便只能继续去寻找蒋、韩二人的下落了。

  不过这个时候,吴勉不打算继续凑这个热闹了。他和谁也没有商量,一天早上吃了早饭之后,白发男人突然说出来自己要告辞离开了。这么多年归不归一直是靠着吴勉的,听到白发男人要离开之后。老家伙笑呵呵的对席应真说道:“大术士,有您老人家在,吴勉自然是没有什么用处了。有张松术士在,那也显不出来我来了。我们出来的时间不短了,也要回去看看了。您这里再有什么差遣的话,随便传个话,我们几个一定过来帮忙。”

  吴勉、归不归他们非亲非故的能帮了自己这么久,席应真虽然舍不得小任叁,不过也开不了口留下他们几个。虽然大术士也想把小任畚带在身边,不过这个小家伙已经和吴勉、归不归他们一起待惯了。而且现在去找蒋合先、韩中仙二人多少有些危险,伤了这个小家伙也不是闹着玩的。当下大术士也只能依依不舍的放了小任叁跟着他们离开。

  临走的时候,归不归对着席应真和张松说道:“我这里还有件事,并州城的时候大术士便一直要找到蒋、韩二人。不过依着我看,还有一个方向我们好像忽略了。眶眦……睚眦跟随大术士到了并州城之后便突然消失了,现在还是没有出现,它到哪里去了?”

  “睚眦……”因为大术士使了全力找到那个抢走了禁术的方士,他只能暗中寻找那只龙种,不过还在饕餮和睚眺还有共鸣,虽然不知道睚眦在什么地方,不过还是能肯定睚眦并没有什么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