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三章 调虎离山

第三十三章 调虎离山

  归不归离开之后,场面便显得有些尴尬。贾仲低着头一副认命的样子,而房轩想到了自己马上即将到来的命运之后,开始轻轻的抽泣了起来。大术士也不管他,将头转到一边。只有吴勉没事人一样,看了一眼哭泣之声止不住的房轩之后,说道:“死之前你做一次好事,闭上嘴可以吗?”

  这句话说出来,房轩哭泣之声反而控制不住的越来越大。哭的吴勉皱了皱眉头,再次说道:“你是故意的……”

  看着自己还有所指望的后世子孙快要离开人世,大术士起了护犊之心。他冷笑了一声之后,冲着吴勉说道,就算是要死的人,他也是我席氏门中的子弟。想哭便哭、想笑便笑!”

  “大术士说的好,”吴勉不咸不淡的回应了一声之后,继续对这房轩说道:“忘了问,你贵姓来着?”

  “吴勉你什么意思!"席应真好想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当下就窜了起来。他一把抓住了白发男人的衣领,另外一只手抬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向吴勉脸上招呼的时候,他们脚下地面突然莫名其妙的颤抖了一下。

  “哪里来的宵小!敢在术士爷爷的面前弄卖术法……”感觉到了是有人在施展术法之后,席应真松开了吴勉的衣领,随后大术士原地转了一圈,对着空气继续大声喊道:“这几年术士爷爷不常走动,谁都敢来欺负一下了!那术士爷爷也卖弄一下,看看你受不受得住……”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跺了跺脚。随后整个并州城都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这一次颤抖要比刚才猛烈的十倍有余。大半个并州城的房屋瞬间塌倒,房轩顿时一头栽倒在地,被地面上的石块撞的头破血流。

  而贾仲的身体也开始随着震动开始摆动起来身体,只有席应真和吴勉还好端端的站在地上。

  “大术士好术法,一跺脚就毁了一座并州城……”看到了周围房屋十有八九都倒塌之后,吴勉冷冷的哼了一声,用他那特有的语气继续说道:“为了找到贾仲,这些百姓都被撵到了城外。现在终于可以回来,房子却没得住了。大术士为了让他们搬到更好的地方去住,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这时候席应真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过火,不过并州城已经毁了已经成了事实。

  当下他狠狠的瞪了吴勉一眼,说道,术士爷爷自有补救的法子,不会连累到这一城百姓……”

  对着吴勉说完之后,大术士继续对着空气说道:“既然人已经到了,为何不敢露面?真要等着术士爷爷亲自去你请吗?”一句话说完,席应真再次跺了跺脚。这一次的威力和刚才完全不同,在大术士脚面落到地上的同时。距离他们三十丈左右的地面突然裂开,随后一团血雾冒了出来。伴随着血雾的,还有一两个人的生气在快速消亡。

  看到了席应真的手段之后,吴勉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这个时候白发男人才知道自己之前是低估了这位大术士,自己和他还有相当的一段距离。现在看起来白发男人还是经不住大术士一个嘴巴的……看到面前的并州城已经变成了废墟,席应真自觉理亏,也不再找吴勉的麻烦。

  当下他回头看向目瞪口呆的贾仲、房轩两个人,说道,刚才那是要救你们俩的吧?

  一共三个人逃了一个,你们自己说,是谁想要救你们俩?”

  “这个时候能救我的,也是看在禁术的份上。无非蒋、韩二人……”贾仲知道自己在席应真的面前无法逃脱,索性将自己猜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反正他们两个人搭救自己也没安什么好心,当初如果不是蒋、韩二人,事情还不会像现在这么糟。

  贾仲的话音刚落,吴勉、归不归的身前接连闪出几个人影。凭空而出的人影正是孙无病、百无求和归不归他们三个,刚刚归不归使用遁法回到城外之后,正要开始协调百姓回城的事情。却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震动,随后无数百姓亲眼所见并州城的城墙瞬间倒塌。顺着倒塌的城墙缺口看过去,里面已经是一片狼藉。

  看到突变之后归不归大吃一惊,老家伙已经感觉到这震动是术法所为。他想不到席应真在此,谁还会前来送去送死。当下担心吴勉、席应真二人,便将身边的有一战之力的百无求和孙无病都带上,一起前来查看城中出了什么事情。

  得知了是大术士跺了跺脚便毁了一座城之后,归不归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僵硬。

  顿了一下之后,他这才干笑着对席应真说道:“这都要怪那几个前来送死的……”

  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突然顿了一下,老家伙瞬间明白了过来。当下他一声:“不好,中计了……”话音未落已经在此施展五行遁法,当着面前几个人的面,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归不归的话没有说完人便消失,当场的几个人、妖都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

  百无求眨巴眨巴眼睛之后,对着吴勉说道:"老家伙什么时候一惊一乍了?中计了?他不给人下套就不错了,什么时候那个老家伙吃过亏?”

  “还真是中计了……”这个时候吴勉也反应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还没有闹明白的席应真之后,继续说道:"中的是调虎离山计,根本没有人来救贾仲、房轩。他们要的是房轩的女人……”

  “禁术……他们要的是禁术!”这个时候,房轩也明白了过来。不过他一嘴一个禁术的,完全不当替他看管禁术的月兰是一回事。席应真皱着眉头看了看他,眼神当中已经出现了一丝厌恶的神情。

  片刻之后,一脸沮丧的归不归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老家伙冲着小宇宙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想不到还有我被人家算计的时候,大意了……想着您老人家在这里坐镇,谁也不敢前来冒犯虎威……大意了,大意了……”

  “禁术呢?你找到没有?就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慌忙之下,房轩一时之间竟然忘了那个女人的姓名。他还指望着再用禁术来说动先袓饶了自己的一条性命,如果禁术丟了,那自己的性命便没有任何希望了。

  “闭嘴!房轩你住口……”席应真一口喝止住了房轩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说,那个叫做月兰的妇人如何了?”

  “死了,尸首两断。”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在女人的腰上缠着一个布袋,里面应该就是藏着禁术的。不过布袋已经扯烂,里面的东西无影无踪。女人死前应该是想要去争夺的,也就是因为这个,才被人砍断了脑袋。”

  听了归不归的话,在场的众人、妖都沉默了起来。再看房轩的时候,人人眼里都是鄙夷的神色。片刻之后,席应真这才率先说道:“那张松和饕餮呢?他们俩没事吧?”

  “他们俩没事,感觉张松所说,事发的时候他们俩的注意力都在并州这里,对方动手太快,张松发现的时候月兰姑娘已经罔顾了。”归不归说了几句之后,继续说道:“我猜这次动手的就是救走蒋、韩的那个人。能让我连续两次吃亏的人,我也想见见识一下了……”

  “出去看看吧……”席应真叹了 口气之后,便要施展五行遁法出城查看。不过眼看着他就要消失的时候,大术术突然对着归不归说道:“归不归,办好你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