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二章 禁术的妙用

第三十二章 禁术的妙用

  “现在可以说藏在哪里了……”贾仲说出来这话的时候,声音开始有些颤抖。只要听到地点之后,他便可以带着密本远走高飞。找个没有人烟的地方隐居起来,慢慢修炼……

  “密本被我藏在了城西的一座破庙当中,我把它塞进了佛像的肚子里……”说话的时候。房轩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看到了这个表情之后,贾仲的脑中突然恍惚了起来。随后眼前的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泗水号商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在正对着自己说话的房轩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得模样,一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归不归。和归不归并排站着的是那个白头发的吴勉,虽然他们没有正是见过面,不过自打席应真带着他们进城之后,贾仲已经暗中见过他们二人数十次之多。

  此时,贾仲身在大雨当中,脚下躺着的是被他挖出来心脏的李甲。现在贾仲还能感觉到手心那颗心脏碎片的温热,这时候他已经彻底的明白过来。李甲死后的一切才真正是吴勉做出来的幻术。自己杀死李甲的那一刻起,心里认定了不是在幻术当中。恰恰在他最放心的时候,那个白头发的男人施展了幻术。后面发生所有的事情自己都以为是真的,殊不知这一段才是在幻术当中……

  看到了贾仲脸上表情的变化之后,吴勉用他有特的方式笑了一下,说道:“醒了?别着急,或许现在还在梦里……”

  “他现在还是清醒一点的好,要不然后面的话让老人家我去问谁?”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贾仲说道:“托了你的福,现在我老人家知道那件东西在谁的手里了。说实话,我老人家我也有些怀疑房轩的。不过碍着大术士的面子也不好说什么……”

  “好算计……竟然能算到这一步。”看到了自己中计之后,贾仲知道自己和面前这二人的差距。当下也放弃了动手,看了一眼刚刚被自己挖心而死的李甲之后,他继续说道:“我本应该看出来破绽的,他们作为官差的话,本事有点太大了。这三个人不是官差,是行走江湖的江洋大盗,是吧?”

  “好眼力,赵葛,李甲和阿弟他们三个人是马上就要要腰斩的江洋大盗。”归不归看着贾仲脚边的尸体,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好不容易才说动了他们,只要们他三个可以配合你演完这场戏,老人家我便给他们下一世找一户好人家去投胎。原本依着他们犯下的罪孽,会在地狱遭百年的罪。早死两天便能占这么大的便宜,他们干嘛不做?”

  “输在你们两位的手上,我认了……”贾仲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们可以摘下我的项上人头,去找大方师复命了。只是可惜了那禁术……”

  看着贾仲已经认命,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别急,什么事情都要一步一步的走,是吧,大术士……”

  最后三个字出唇的同时,对面的民居大门打开,大术士席应真带着脸色煞白的房轩从里面走了出来。此时席应真的脸色反倒变得淡然起来,看到房轩好像失了魂一样,还伸手拉了一把自己的后世子孙。脸上已经看不到最近对房轩的厌恶的表情,对着他脸上还微微的露出来一丝笑意。

  房轩擦了一把冷汗之后,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那密本被我藏在……”

  “不忙说,那件东西你早晚都是要给我的,不急这一时。”席应真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和吴勉说道:“这次术士爷爷又欠了你们一个人情,等着以后吧,看看怎么还给你们。归不归,你已经算到这里了,现在能不能算到密本被房轩这孩子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归不归看了一眼浑身上下哆嗦不停的房轩,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知道了贾仲将密本交给房轩保存,那猜起来就容易多了。他在并州城里一直是藏在娼馆当中的,在那里还有一个相好的。那个时候房轩已经不敢私自从娼馆出来,那么就只能将密本交付那个叫做月兰的姑娘保存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冲着房轩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许诺了月兰姑娘她替你暂时保存密本,等到你回来之后将密本拿出来。到时候你会娶她为妻为妾,难怪你一直那么惦记月兰姑娘,一回来就到处去找她。是我的话,我也要拼了命的去找。”

  “房轩,事已至此你还是和我一样,认命吧,不过一死而已。”看到了房轩好像丢了魂一样,贾仲叹了口气,竟然开始安慰起来他来。

  这个时候,归不归再次笑了一声,冲着贾仲说道:“可能是我的话没有说清楚,房轩却是是私藏了禁术密本,不过他可不是为了你藏的。房轩这孩子从来就没有打算把密本还给你。他还打算复原了慧根之后,便开始修炼禁术……”

  “一派胡言,他的慧根是被我亲手所毁,不可能有会有复原的可能。”没等归不归说完,席应真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虽然这个时候他对房轩已经有了变化,不过还是容不得归不归对自己这后世子孙造谣。

  归不归陪着笑脸正要解答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吴勉竟然少有的替老家伙说话:“慧根毁了之后无法复原吗?你的慧根又没被毁过,怎么知道的?”

  “房轩你过来”这个时候,席应真心里也开始疑惑了起来。叫过来房轩之后,伸手在他的寸关尺上摸了一下。当大术士的手指接触到房轩手腕的一瞬间,席应真的脸色便起了变化,他又些意想不到的对着自己的后世子孙说道:“你的慧根什么时候开始复原了?这怎么可能……”

  “在娼馆的时候,我闲着无聊看了一眼贾仲的禁术,试着比划了一下之后便发现枯死的慧根竟然长出了新芽……”此时的房轩再不敢隐瞒,当下一五一十的继续说道:“因为是修炼禁术才这样的,我自然谁也不敢去说……”

  此时房轩的慧根并没有完全恢复,虽然只是恢复了少许,不过只要假以时日,一定会恢复到之前的程度。既然这东西如此神奇又对自己有利,他自然不会轻易的吧禁术还给贾仲。

  明白过来的席应真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去把城外的人都叫回来吧,该有个了断了……”

  “大术士饶命!”房轩扑通一声跪在了席应真的面前,抓住他的裤脚说道:“看在我和大术士一脉相承的份上,饶了我一命,实在不行还是像之前那样,等我有了子嗣,可以传承术法之后……”

  “你的子嗣,我还敢留在身边吗?”席应真看着脚下的房轩,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等拿到了禁术之后,他就交给你了。术士爷爷我还是下不了手……”

  “这个您老人家放心,对外我会说房轩死在了贾仲的手里。也算给他留个好名声。”归不归再次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这就让城外的人回来,月兰手里的禁术,我亲自给您老人家带回来。”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在原地消失。现场只剩下了吴勉、席应真和面前两个格杀令上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