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十一章 铤而走险

第三十一章 铤而走险

  看着李甲死在了自己的手上,人影甚至感觉到了他的魂魄已经脱离了躯体。这么真实的感觉也会是幻术吗?就在人影疑惑的时候,远处响起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人影已经消失在了空气当中。

  ^没过多久,一队°骑马的官差从官衙的位置飞奔而来。带队的官差发现了倒在血泊当中的李甲,当下急忙带着人飞奔过来。

  “是李甲! ”见到了胸口露出一个大洞的死尸正是自己的同僚之后,众官差纷纷下马。其中一个人简单检查了李甲得伤势之后,对着带队的头目说道:“大人,李甲刚死不久。他的身体尚温,凶手应该就在附近……”

  “下马! ”官差头目一声令下之后,众官差都齐刷刷的都从马上跳了下来。在附近搜索不久之后,他们在破庙当中发现了身首异处的阿弟,和死在了附近的赵哥。这三个人都是衙门当中一等一的好手,竟然会被人杀死在这里。从现场来看凶手乎似只有一个人,看着三个人的惨象,官差头目不敢托大,派人将此地发生的事情禀告给节度使大人,请他派出能干的属员前来……赵哥、李甲三人是回城来取紧急处理的公文,时间久了三个人都没有回去复命,节度使又着急处理公文,这才又派了一队官差起来接应。没有想到就这么一回的功夫,三名官差竟然都在遭遇到了这样的横祸。

  没过多久,大队的官差骑马进城。随后又发现了并州城大户人家被盗,推测是赵哥、李甲三人取了公文准备回去复命的时候,发现了有贼人在富户家中偷窃,随后三人与盗贼发生了争斗,结果三官差不敌贼人死于非命。

  消息传回之后,并州节度使震怒,找来泗水号的管事一顿臭骂。随后将管事等人都关押了起来,传话给了远在海外孤岛上面的两位东家。将黑锅扣在了管事的上头,让两位东家花钱将他们俩赎走。

  随后节度使衙门宣布城中的疫情已经根除,百姓们可以回到城中的家了。看着熙熙攘攘回城的百姓们,躲在暗处的人影开始后悔,现在已经坐实了不是幻术。自己白白放任了这么好的机会,没有去找那件东西。不过席应真他这葫芦里面埋的什么药?

  跟着城里百姓一起回来的,还有席应真他们这些人。虽然泗水号的管事被关了起来,节度使却还不敢擅自关闭泗水号的商铺。现在是商铺的账房暂代管事的位置,他对吴勉、席应真等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怠慢,比起来被关起来的管事,还更加殷勤了许多。

  吴勉、席应真等人再次住进了泗水号商铺的后院,他们这些人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席应真还是每天带着归不归他们几个在城中到处转悠,想要查清楚并州城那催眠阵法的事情。

  因为他们这几个人的缘故,影人已经放弃了在并州城继续寻找下去的打算。他开始铤而走险一趟,如果成功的话自己便能轻而易举的知道那件东西藏在什么地方。虽然有些风险,也比他漫无目的的寻找要强得多。只要等到时机成熟,他便要亲自走了一趟。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人影的心声,他有了这个想法的第二天,时机便已经到了……第二天一早,有附近绥州泗水号的商队带来了十几车的银钱。送到了节度使衙门之后,当天中午节度使便将管事放了出来。虽然管事只是一个小人物,不过为了大术士的事情鞍前马后的,还将自己搭了进去。席应真心里过不去,准备在并州城的最大的酒肆当中摆下酒宴,要给管事接风去去晦气。

  大术士请客,张松、归不归他们自然上赶着前去。不过白发男人吴勉还是反向,他留在泗水号里没有去凑这个热闹。和吴勉同样留在商铺当中的还有被大术士看不上眼的房轩,他原本已经出了门,却生生的被席应真赶了回来。说管事被关起来的事情都是因为他引起来的,房轩还有什么脸面去吃喝?

  房轩早就习惯了大术士对他的态度,当下也不争辩。将席应真众人都送出去之后,他孤孤单单的低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

  一个时辰之后,就在房轩和月兰准备自己弄点吃的对付一口的时候。大门口的方向突然跑过来一个泗水号的伙计,小伙计满脸惊恐地样子冲到了后院之后,站在门口对着里面喊道:“吴勉大爷……吴勉大爷您在吗?席老爷子在酒肆和百无求大爷动手了……现在老爷子把它和归不归老爷都打晕了,孙大圣去劝也被大了。任叁少爷都被吓哭了。张松老爷让小的请你过去……老爷子动了真气,说只有大爷您能劝劝了……”

  “张松?你去问问他,我什么时候劝过人。他是让我去陪绑的……”话音未落,吴勉的房间大门已经打开。随后哪位白发男人慢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小伙计看着吴勉慢悠悠的样子,急的直擦冷汗,说道:“大爷,您老稍微快点,去晚了小的怕会出人命。”

  “死两个人有什么不好……”说话的时候,吴勉终于从后院走了出去。在小伙计的带领之下,向着出事的酒肆走去。

  房轩这时也从自己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他听到小伙计诉说酒肆发生的情况。好像是百无求多喝了两杯,那句话惹到了席应真。这才惹的大术士勃然大怒起来,房轩本来想要跟过去看看,又担心那位先袓看到自己之后,再把怒气撒到他的身上。

  想起来自己那位先袓,房轩便有些沉默。当下将月兰自己留在了厨房,他自己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开始发呆。想着自己原本还是席应真的弟子,这么多年是如何一步一步越走越惨,最后混到了这样的地步。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房间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一开始房轩还以为是月兰做了吃食进来,不过马上他便发觉有些不对起来。转头向着门口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一个消瘦的男子站在了门口,一脸冷笑地看着他。

  “贾仲……真的是你。”看清了男子的相貌之后,房轩差一点从床上摔了下来。他翻身站在床边,满脸惊愕的看着来人,继续说道:“他们说的那个人真的是你。你疯了吗?知道大术士到了,还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我是疯了……”来人正是失踪了许久的贾仲,也是他将赵哥三个杀死的。看了房轩一眼之后,他伸出来了巴掌,说道:“这几天不是席应真,就是吴勉守在这里,我不能进来联络你。现在好了,把禁术密本还给我吧?”

  “那东西不在我的身上。”房轩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也身犯险境,怎么可能随身带着那件东西?”

  “我知道它不在你的身上。”贾仲皱了皱眉头之后,再次说道:“当初我们约定好的,我出去躲一阵子,东西你来保管。如果你也遇到麻烦的话,东西就藏在并州城西的枯井当中。为什么你不按着约定的做?我把那口井拆了,都没有发现密本。这才无奈摆了你们术士的阵法,想不到阵法刚刚起效,你便带着大术士回来了……房轩你又有别的想法了?”

  房轩苦笑了一声,说道:“你走之后,我便被大术士藏了起来。我没有术法护身,不能出来藏匿密本,只能把它藏在别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