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五章 术士的阵法

第二十五章 术士的阵法

  整个并州城的人今早都陷入了昏睡当中,严格说起来这些人昨晚便已经不对劲了。根据泗水号的这位管事所说,他有严重的失眠,经常只能睡一两个时辰。而且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的声音,他便立马会醒过来,这样醒过来之后便再难入睡。

  不过昨天晚上刚刚吃过晚饭他便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倒在床上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这么多年的失眠症怎么说好就好了?

  归不归又询问了其他一些伙计,基本上和掌柜的一样,天黑之后困意便上来了。早上起来负责开门的小伙计都没有起来,倒粪桶的伙计回来说,整个并州城都乱了套。有几家酒肆昨晚竟然都忘了关张,老板和伙计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好在灶火不旺自己就熄灭了,要不然的话或许会酿成火灾。

  听了这些人的话之后,老家伙冲着吴勉嘿嘿一笑,说道:“好好的一座并州城这是怎么了?这么多人都好像睡不醒了……”

  吴勉没有回话,一旁的百无求却忍不住说道:“老家伙,整整一座城的人都会迷糊了,这里面没有什么鬼名堂,老子我都信不。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是谁在施展术法迷晕了这一城的人吗?谁又那么大的本事?”

  “光靠术法的话,谁也没有这个本事,不过如果有人在使用阵法的话,那就不一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像这样可以引人昏睡的阵法虽然少见,不过并不是没有。方士一门有这样的阵法,还有当初几个大的修道门派也能干出来……”

  "我们术士也可以w席应真接话说了一句,看到自己开口之后归不归便闭上了嘴巴,当下大术士便继续说道:〃这个也算不上多高深的阵法,差一点的用助眠药草做引,腾雾充斥其城来控制城中百姓的睡眠。不过昨晚明显不是这一派的所为。”

  说到这里,大术士转头对着房轩说道:"当初术士爷爷教授你阵法的时候,我们术士本门的催眠之术是如何的?你说说看,看看当年术士爷爷心费费力教你的东西,是不是教到狗肚子里去了。”

  席应真对自己的这个后世子孙从来没有好脸,不过房轩也已经适应了。他还是陪着笑脸说道:“大术士教授的术法、阵法我是不敢忘的。如果是术士想要催眠这一城的百姓,会在城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位埋下阵引,居中用丹炉催发催眠的符文,四方位的阵引共鸣之后大阵即成"背的倒是一字不差,做起来却不像人样!”虽然房轩按着大术士的要求说出来了阵法,不过席应真对他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房轩却一点不满的表情都不敢有,当下陪着笑脸退了下去。看着他退下了之后,席应真还是满脸的不高兴。看他的样子可能随时都会过去揍房轩一顿似的。

  "原本术士一门的催眠阵法和方士的完全不一样,能在四方位上埋下阵引,这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托您老人家的福,我也算是开了眼界了……”看到席应的真样子,归不归说话引开了大术士的注意力。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继续对着席应真说道:"您老人家见多识广,您来看,昨晚这并州城是哪种阵法所致?”

  “现在天光已经大亮,阵法留下来的痕迹早已经烟消云撒。想要知道哪一派的阵法,那就要亲自去看看了。”说完这句话之后,席应真转脸笑呵呵的对着小任叁说道:"我的儿,陪着爸爸我出去走走。回来之后我让饕餮给你做好吃的,再给你找几坛美酒送菜,如何?”

  原本小任叁也没有打算休息,顺着席应真的话说道:“我们人参可是看老头儿你的面子,这一路上人困马乏的,换作是那个老不死的话,我们人参说什么也要睡饱了再说话。”

  席应真哈哈大笑了一阵,抱起来小任卷便向着外面走。他这么一走,众人、妖只能在后面跟随。走了几步之后,大术士回头看了跟在后面的房轩一眼,说道:"旁人跟来也到罢了,你跟来想要做什么?你此生再无修炼术法的可能,就算是这样的阵法,也需要术法来催动。你和饕餮留下,它来准备美食,你给他帮厨去吧……”

  让饕餮留下来做饭这倒没有什么,它原本就好这一□。不过留下来房轩帮厨,这就多少有些在羞辱他了。不过房轩还是没有任何怨言,当下心甘情愿的留下来给饕餮打下手。

  从商铺出来以后,席应真辨明了方位。随后他走在前面,带着这些人、妖来到了一间没有人居住的民居当中。随后在院子里面挖出来一个小小的陶瓮,当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的面,席应真亲自打烂了陶瓮,露出来里面装着的一些好像骨灰一样的粉末。

  “没错了,是我们术士的人做的。"席应真只看了一眼地上的粉末之后,便对着怀里抱着的小任叁说道,我的儿,以后你再看到这样的阵法,便是咱们术士门中人做的无疑。这是朱雀位,里面原本装着作为阵引的貘骨。因为阵法启用之后貘骨已经化成了粉末。”

  “老头儿,这看着也没有什么难的啊,谁敢都可以,怎么就说一定是咱们术士做的? ”小任叁看着一地的粉末,抓了抓它的小脑袋之后,继续说道:“就不能是外人,比方说老不死的学会了这个,他也照葫芦画瓢也来这么一下,那老不死的又和咱们术士有什么关系?”

  听着小任叁一口一个咱们术士,好像这个小家伙已经成了术士一样。惹得席应真哈哈大笑,笑过之后大术士解释道,你看到的只是皮毛,剩下还有青龙、玄武和白虎三个方位的阵引各不相同。而且居中之位的阵但还需要术士的术法、口诀来催动阵法,归不归的方术马马虎虎,术士没人教他的话,死了他也学不会。”

  这时,归不归也凑趣的说道:“还是您老人家了解我,这是术士的高深术法,虽然一道通百道通,不过隔行如隔山,没有人传授的话,这么样阵法老人家我还是摆弄不了。""算你识趣”席应真哈哈一笑之后,抱着小任叁出了民居。随后指着东南方向说道:“那里就是居中的阵但了,走,爸爸我带着你开开眼界去。归不归这次你们占了这个小家伙的光了,要不然的话,术士的阵法你们到死都想不明白。比起来术法方士、术士各有干秋。不过比起来阵发来,你们方士那点--白头发的,你到哪里去?老家伙,他什么意思……”

  席应真正在吹嘘术士的阵法有多玄妙的时候,吴勉已经转身向着泗水号的商铺走了过去。当下归不归急忙过来补救,老家伙陪着笑脸说道:“大概是惦记上饕餮烹制的美食了,别看他人前人后好像不尽人间烟火似的。其实他就是脸皮薄,人多的时候去抢饕餮的美食拉不下脸。现在回去还能多吃一点,吴勉就是这个毛病……”

  虽然知道归不归是胡说八道,不过总算是给了自己台阶。席应真老早心里也看吴勉不顺眼,不过看在小任叁的面子上,加上这个白头发的男人时常帮着自己以前的弟子们。心里想要给他一巴掌,却没有抬手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