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四章 昏睡之城

第二十四章 昏睡之城

  原本一场大战,因为大术士的到来而烟消云散。不过在之前的打斗当中,好端端的一座客梭也被毁掉了大半。归不归拿出来随身带着的金子来,赔偿了客栈老板,随后在泗水号管事的安排之下,住到了当地另外的一座客栈当中。

  一切都安排好之后,天色已经大亮。因为席应真讨来了徐福的第二道法旨,房轩也不用去海上找徐福对峙了。当下饕餮借用了客栈的厨房烹煮早饭,趁着早饭还没有做好的空档,在归不归的示意之下,小任叁软磨硬泡的让老术士说出来了他去见徐福的经过。

  和大部分人想的都不一样,席应真说失去求徐福,见面之后却没有半点求人的意思。大术士见到大方师之后,只说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是如何受他弟子的欺负。广仁、火山当年堵着自己弟子百里熙的门喊打喊杀,大术士的弟子也多有伤亡在广仁等人的手上。方士欺负术士这么多年了,他这次前来是向徐福大方师要个说法的。

  徐福算到了席应真是为了房轩求情而来的,不过也没有想到这位大术士的求情会这么特殊。

  哑然失笑之后,还是大方师主动说出来自己或许是冤枉了房轩。现在贾仲和其他的弟子们互相勾连,可能他们是想将房轩拉下水,然后用房轩背后的席应真来制衡自己。竟毕房轩的慧根都已经断了,想要修炼禁术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下,徐福大方师亲自又为下席应真写下了第二道法旨。让那些正在陆地上的方士们不要难为房轩,一切事情能抓到贾仲之后再做打算。大术士也没有想到徐福这个老家伙会这么给自己面子,当时还以为这是方士一门的什么阴谋。不过回来这一路上他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来放了自己这后世子孙,会有什么阴谋。

  回来之后,席应真直接去了并州的娼馆。不过此时娼馆已经移为了平地,他多方打听才知道房轩已经被吴勉、归不归他们发现。有小任叁这层关系,大术士倒是不怕他们用的房轩去讨好大方师。只不过自己那后世子孙毕竟是在格杀令上挂号的,现在露了头恐怕已经引起来方士们的骚动。

  当下,席应真沿着吴勉、归不归的路线一路追了过来。当中又听着张松也搅和了来进,不过听到这个胖子的名字之后,大术士的心变放了下来。有他和归不归这两只狐狸守着房轩,想必也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一路追下来之后,在这里遇到了他们这些人已经和方士们动了手。

  听席应真说完之后,张松终于忍不住对着自己昔曰的师尊说道:“老人家,您自己回来了,那么眶眦呢?您把它派到什么地方了?这么多天差不多也应该回来了吧?”

  “眶眦不是跟着你吗?术士爷爷刚才就想问你,张松你身边的两个龙种怎么少了一个? ”席应真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难不成那只龙种终于认出来你不是它娘了?”

  张松讲自己担心大术士安慰,请睚眦去护卫他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后苦着脸说道:“原本我以为它一直跟在您老人家得身边,现在您回来了,它却不见了踪影……我和饕餮都在这里,它又从来没有自己去出过这么久。能去哪了呢?”

  “术士爷爷我还用小小的眶眦护卫?”席应真当下也皱起来了眉头,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在张松这里蹭饭。在已经和两只龙种混熟了,现在听到张松所说担心自己的安危,让眶眦追过去护卫,大术士的心里隐隐又些不安起来。

  睚眦是被张松派到了并州,不过那只龙种自己会躲避百姓。现在就算回去询问,也不会有人发现它的下落。不过现在除了去并州寻找线索之外,也在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反正相比较眶眦,贾仲更加难找,当下席应真便要带着张松、房轩一起回到并州去寻找眶眦的下落。

  原本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也要离开了,不过席应真这么多年没见到小任叁,不舍得放它离开。当下和归不归商量他们跟着自己前往并州,只要找到了眶眦之后,吴勉、归不归要离开自己绝不阻拦。

  程咬金离世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也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当下就当卖给大术士一个人情,当天下午,他们这些人、妖乘坐泗水号准备下来的马车,开始二次向着并州城的方向进发。

  他们所在之地距离并州并不算远,快马加鞭之下,又施展了一点点术法招来了风力相助。第二天深夜时分,他们这些人、妖终于赶到了并州城下。此时城门早已经关闭,按着席应真的性子已经砸开城门进去(房轩不能施展穿墙之术)了。

  不过在归不归和张松这一老一胖两条狐狸的劝解之下,大术士还是和他们一起,在城外搭了几个帐篷。等到明天一早城门打开之后,在进城寻找眶眦的踪影。

  没有想到的是,等到第二天天光大亮之后,城门口已经聚满了要进城的百姓,却始终不见看守城门的兵丁下来开门。

  眼看着都快过了卯时,睡眼惺忪的兵丁们这才将城门打开,放了门口聚集的百姓进城。有经常往来并州已经和看城门兵丁混熟了的商人,半开玩笑的对着开门的兵丁说道:“张头,往常寅时就打开城门了,今天怎么开门开的这么晚?不是城里除了什么事情吧?”

  “能出什么事情?也就是前几天城里李半山的娼馆塌了,算是点大事。”被叫做张头的兵丁打着哈欠,继续说道:“不过昨晚是又些怪,我们看城门的二百多人昨晚都睡的过头了。如果不是你们大喊大叫的,我们丘副将现在还在睡觉……”

  “二百多人都睡过头了? ”那客商还是又些不信,就算昨天他们被抓了公差出大力去了,也不可能二百多人都睡过了头。

  就在他们俩闲聊的时候,吴勉、席应真的车队浩浩荡荡进了并州城。想不到进来之后看到整个并州城里都冷冷清清的,上次他们来到并州城的时候,这里还是往来商贩熙熙攘攘的。这才几天不见怎么到处都是荒凉景象……不过他们这些人都想错了,就在他们进城之后不久。就见到开始有打着哈欠的商铺伙计开门做生意,这些原本最勤快的伙计们都是一脸疲惫的样子。看着他们和守城门兵丁一样没有睡醒的样子,吴勉这些人这才隐隐感觉到哪里出现了问题。看着这还是几天之前的并州,不过怎么看都觉得又些別扭。

  就连泗水号在并州城的商铺,此时也才开始打开门做生意。车队在这里停好,马车夫进去通禀之后不久,便看到此地的管事一溜小跑到了门口。由于他跑的匆忙,身上有扣子没有系好这位管事都没有发觉。

  看到管事出来迎接,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们这座并州城这是怎么了?看城门的兵丁没起来,整个一条大街的商户、百姓都起晚了。你们全城的人这几天都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些人都被充军了。”

  管事陪着笑脸说道:“小的也不知道,昨天好好的,前天好好的……就是今天怎么都起不来了,小的在并州城经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怪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