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十三章 对比

第二十三章 对比

  广仁之前和席应真打过交道的,也是挨过嘴巴的。不过那个时候身边还没有这么人,现在这个老术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自己过去挨嘴巴。毕竟自己还是做过一任大方师的,这么羞辱还不如广孝、广义他们俩,挨了一巴掌之后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看着广仁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席应真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什么时候你开始和术士爷爷我怎么客气起来了?还要我亲自过去请吗?"“广仁不受辱……”大方师冷冷的看着大术士,背后飞出来他那两柄短剑一样的法器,随着寒光一闪,向着大术士的面前飞了出去。

  在法器飞出去的同时,广仁的身体却在原地消失。瞬间出现身后十几丈远的地方,再次出现的大方师快速的施展五行遁法,只要两柄短剑能支撑住瞬间,他便有机会从这里逃走。

  不过就在大方师的身影出现的同时,一个肉乎乎的手掌已经搭在了他的肩头。随后大术士的声音在广仁的身后响了起来:“术士爷爷明白了,你不打算要这个脸,是吧……还没等广仁明白过来,一巴掌从他的脑后探了过来。“啪!"一声打在他的右脸上,就见位这大方师被这一巴掌打的飞了起来。在空中甩过一道弧线之后,摔到在了广义、广孝二人的身边。

  原本已经飞回救主的两柄短剑在广仁被打倒的一瞬间,好像两道厉闪一样,飞到了还在半空中的广仁身边,随后“嗖”的一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吴勉脸上流露出来了羡慕的表情。

  看了的一眼躺在一起的三个广字辈方士,席应真撇了撇嘴,对着剩下呆楞在原地的方士们说道:“想挨嘴巴的就过来,怕脸疼的带着他们三个滚蛋。今天术士爷爷见到了儿子,心情好放了你们这一回。再有下一次的话,一人一个嘴巴让们你也尝尝这个滋味。"

  大术士已经拿出来大方师最新的法旨,众方士们再没有动手的理由。当下他们很是识趣的过来将广字辈的三个人抬走,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席应真笑嘻嘻的对着怀里抱着的小任叁说道,现在爸爸我对徐福的术法是佩服的,不过他教弟子就入不流了。广字辈的四大弟子加一起还不如徐福自己的一成……“老头儿,你的弟子也不咋地啊。"

  小任叁胳咯笑了几声之后,一边玩弄着席应真的胡子,一边奶声奶气的继续对着大术士说道:“我们人参说实话,老头儿你可不能生气啊。怎么说人家还有四大弟子撑场面,你的弟子也不少,比得过一个广仁吗?"“儿子你不懂,你爸爸我的弟子们有几个跟着我超过二十年的?如果有个根基好点的,让术士爷爷我手把手教上三五百年。那还了得吗?"

  百无求脸上没有一丝温怒的样子,他冲着小任叁做了一个鬼脸之后,继续说道:“最起码也要比广仁这样的高上一大截子,最起码挨得住你爸爸我一巴掌……"席应真正在对小任叁解释自己和徐福不同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说道:M大术士,你伤了我方士一门三位前辈,也不差我一个了吧?"

  席应真回头的时候,就见那个满头红发的火山站在自己身后三四丈的位置。这位方士一门最后一任大方师见到大术士转头看着自己,当下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神之后,继续说道,师尊受辱弟子还这样好端端的站着,更是奇耻大辱。大术士是火山的长辈,我不能对长辈动手。请大术士也给火山一下,火山不能看着师尊单独受辱……“单独受辱?"

  席应真回头看了 一眼已经被方士们抬起来的广义和广孝,随后又些不解的对着火山说道,你当他们俩都死了吗?术士爷爷知道你看他们也不顺眼。不过这样的事情心里盼望一下就行了,火山你怎么还能开口说出来?"火山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不过他毕竟是做过大方师的人,稳住了心神之后。想着席应真得方向走了过来:“火山身为广仁大方师的弟子,不能替师报仇,总可以和师尊一起同难……“术士爷爷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你这样主动要求挨嘴巴的。"

  席应真看了一眼火山之后,继续说道:“虽然你也叫做大方师,不过术法实在看不下去。原本是不够资格挨这一巴掌的,这次就看在你自愿与师同罪的份上,下不为例啊。"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抬手对着火山虚劈了下去。在大术士抬手的同时,一股巨大的吸力将火山吸到了席应真的身边。随着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这位以后一任大术士被打的飞了起来。落在了广仁的身边。在他晕倒的同时,脸上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一巴掌打到了火山之后,大术士这才回头看了房轩一眼。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和对小任叁的时候完全不同,厉声对着自己的后世子孙说道,看看你干的好事,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

  如果不是你,又哪来的这些事端?因为你害死了多少人?是不是想要看我和徐福老儿死斗,你才满意?你还有脸站着?跪下!"将房轩骂得狗血淋头之后,他这后世子孙已经跪在了席应真的面前。当下房轩的身体开始微微发抖,嘴里不停的说道:“是我错了……我不该给大术士带来如此麻烦……是我错了……“无用的东西!"

  席应真一脚将他踹倒,随后好像房轩是透明人一样,从他的身上跨了过去,走到了吴勉、归不归面前,说道,术士爷爷我赏罚分明,这次你们宁可违背徐福的法旨,也要过来帮我。好,这个人情术士爷爷记下了。等到……“房轩真是你的后世子孙?"没等大术士说完,吴勉已经抢先打断了他的话。原本往日这个举动说什么也要换来一巴掌的,不过吴勉、归不归刚刚帮了他如此大忙。现在翻脸甩巴掌的话说什么也早了一点。

  当下,大术士压下了这口气,对着吴勉说道:“他是我族兄的后代,论起来和术士爷爷也是一个先袓。说是我的子孙后代也不是辱没了他。

  不过他不学好,成名之后便妄杀人命。现在又和徐福那里的叛徒勾搭在一起,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族中少有可以修炼术法的族人。术士爷爷我一早便送他去轮回了。"席应真对房轩说话的态度,还不如对广仁的弟子火山。能不用说被大术士当成珍宝一般的小任叁了,如果不是知道底细,谁也不互相房轩是他的后世子孙。

  看着房轩被吓得连话都不敢说,归不归笑呵呵的过来打了圆场:“术士爷爷好久不见了,我还以为您老人家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了。人参这孩子天天在我耳边念叨您……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小任叁使了个眼色。小家伙心领神会的搂住了大术士的脖子,胳胳笑道:“可不是嘛,现在终于见到老头儿你了。

  给我们人参个面子,让房轩起来吧,他这么一直跪着我们人参心里不舒服……“看在我儿得面子上,你起来吧"席应真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房轩,看到他哆哆嗦嗦的起来之后,继续说道:"你别以为这次就算逃出生天了,如果找到了贾仲之后,证实你们俩是合谋。术士爷爷便替徐福要了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