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九章 百无求一声吼

第十九章 百无求一声吼

  庐江王完全不把自己当做外人,他让手下小太监代替泗水号的伙计将饕餮做好的菜肴直接拿到他的面前。随后又有李建的亲随将临江王随行带的好酒端了过来,打开封泥之后。将美酒分装在六个锡酒壶当中,留下来两壶美酒之后,将其与的似乎美酒去招待吴勉、归不归这些老神仙。

  看着庐江王收下斟酒布菜的样子,归不归一阵恍惚:这到底谁是主人,谁是客人?

  庐江王的眼里只有吴勉、归不归几位有名的老神仙,剩下例如张松、房轩只是点头示意便算过去了。另外的蒋合先、韩中仙二人因为明显是被人看押,他则连搭理都不搭理。

  原本韩、蒋二人都是回到徐福那里领死的,他们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现在看到被一个什么庐江王小看,当下韩中仙的脸色便变得难看了起来。就在饕餮最后一道菜做好,被小太监端到庐江王面前的时候,韩中仙抓起来桌子上剔肉用的短刀对着那位胖王爷甩了过去。

  这短刀是饕餮身随携带的餐具,就算没有术法的平常人投掷也有杀伤力。眼看着短刀飞到庐江王的眼前,站在李建身后一名五十来岁的亲随突然对着半空中的短刀虚点了一下。就在这个动作做出来的同时,那柄短刀上面突然火光一现,瞬间被烧成了铁水落在庐江王身前的餐桌上。

  “两位大修士,你们的朋友太放肆了吧? ”老亲随在庐江王面前卖弄了一手之后,得意洋洋的将胸膛垫了起来。随后指着动手的韩中仙说道:“此人是两位大修士的朋友,他要谋逆庐江王殿下。只怕你们二人也脱不了干系吧?”

  “原来庐江王殿下的身边还藏着这样的高手……”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位高手误会了,那位韩先生和庐江王殿下一样,都是来这用饭的。说实话,老人家我也是两天之前才认识的这位韩先生。他谋逆殿下的罪名,可不要连坐到我人老家得头上。”

  原本中年修士只是想在庐江王的面前卖弄一下,没想到归不归这样的大人物竟然服了软。当下他以为这个老家伙只是徒有虚名,其实并没有什么本事。当下索性在自己主人面前卖弄到底了……当下,中年修士也不向李建请示,自己身子一闪已经到了韩中仙的面前。抬起胳膊抓住了这谋逆之人的衣服领子,回头扔到了庐江王的随从那里。说道:“绑了!回去之后严刑拷打,看看背后有没有什么主使之人……”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中年修士还不忘向着吴勉、归不归的位置看了一眼。目光当中还带着挑衅的味道,他看的两个人还到罢了,坐在归不归身边的百无求不干了。二愣子啪! 一声,一巴掌啪在桌子上,将一张桌子打得粉碎。嘴里同时对着中年修士大吼了 一声:“狗仗人势的你在说谁?”

  这一嗓子出吼去之后,中年修士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浪冲着自己迎面扑来。他来不及躲闪直接被气浪掀翻,随后两只耳朵嗡嗡作响,两股暖流从耳朵眼里面流淌了出来。此时他除了嗡嗡声之外,其他人再说话只能看到对方的嘴巴动,却什么都听不到了。

  中年修士竟然被这一嗓子振聋了,除了他之外,术法被封印住的蒋合先也倒在了地上。只是他提前两只手捂住了耳朵,虽然也被这一嗓子震的心惊胆颤,不过好歹没有什么伤害。其与的好像庐江王和他带来的仪仗们都被震的两只手捂住了耳朵,好在他们没有面对百无求这一声,虽然听着好像耳膜爆裂一样,不过耳朵里嗡嗡声响了一会之后,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老仙长息怒,张远奎是毛遂自荐来我府上的。来了也没有多久,我和他也不熟,张远奎自作主张绝非李建的本意……”李建明白过来之后,在身边太监的搀扶之下,连连向着归不归赔罪。

  “殿下这是说的什么话?明明是小儿惊扰了殿下……”将庐江王搀扶起来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同样被震倒在地的韩中仙之后,继续对着李建说道:“这位修士也是为了护卫殿下,他是没有过错的。这都是老人家我管教不严。”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亲自站起来,将满脸惊恐之色的修士张远奎搀扶了起来。随后冲着他嘿嘿一笑,说道:“小儿无理,还请张修士不要怪罪。老人家我请你赔礼了……”

  “你说什么梨?大修士你太客气了,我不吃梨。大修士您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爹妈死的早,从小就不会说话……”这个叫做张延奎的修士几乎将耳朵贴到了归不归的嘴边,也还是什么都听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什么破梨的,现在他被百无求这一手吓得心惊胆颤。再也不敢招惹这父子俩,只是陪着笑脸不停的说着软话。

  扶着了张远奎的同时,归不归已经知道了他的深浅。当下嘿嘿一笑之后,不再理会这个修士,转头对着李建说道:“殿下,我们这些人还要出海拜见徐福大方师,如果殿下不介意的话,我们这就要启程了。”

  “李建相送诸位仙长……李建相送……”庐江王松了口气之后,命令自己的随从前去帮着他们收拾。随后又拿出来几担土产,送到了泗水号的马车上,说道:“这是一些乡野之间的吃食,几位仙长留着路上解闷用。刚才张远奎得罪仙长的地方,前往不要算在李建的身上。”

  看着这位王爵诚惶诚恐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客气了几句之后,这才带着人继续向前赶路。等到身后庐江王的仪仗无影无踪之后,坐在他身边的小任叁突然开口说道:“老不死的,刚才那些人当中会不会混着有想要救走他们俩的人?

  我们人参看着那个张远奎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蒋、韩二人说道:“里面有没有什么人想要救走他们两位的,老人家我不知道,不过那位张远奎修士却是不够资格救走蒋、韩两位方士的。他的修为太低,如果不是韩方士的术法被老人家我封住的话。一个手指头便可以要了那人的性命。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

  韩中仙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虎落平阳而已,可惜此生没有报仇的机会了……”说完之后,他不甘心的叹了口气。

  坐在韩中仙旁边的蒋合先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看不透,我们这是去领死的,你不要再有执念。见到大方师之后,我会领罪再想办法替你脱罪。如果你还有此想法的话,那么脱罪之后且不是还要再犯罪孽吗?”

  被蒋合先说了一顿之后,韩中仙低头不再说话。当下归不归看着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心里隐隐感觉到那里有些不对劲。不过凭着老家伙的心智,也想不到问题出现那里。

  刚才看到庐江王的时候,归不归也以为他仪仗当中混着想要救走韩、蒋二人的方士。不过除了张远奎出了个丑之外,再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庐江王贪吃在长安城是出了名的,刚才也符合他的做派。那么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就在归不归眯缝着眼睛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马车上传来饕餮的话:“是封肉啊,这个庐江王也真是会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