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七章 禁术

第十七章 禁术

  归不归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原本以为还需要费些手脚才能把这两个人制住。他们俩毕竟是徐福大方师的弟子,而且还修炼过用格杀令换来的禁术。现在说放弃就放弃了,这未免有些太简单了。

  当下,归不归将二人的术法封印,随后命令船家将船只靠岸。除了这两个方士之外,船上还有七八个二人的弟子。这些弟子们看到师尊已经束手就擒,他们也不敢反抗,都被归不归关在一个船舱当中。对这些刚刚入流的小修士,归不归也懒得去封印他们的术法。

  这个时候房轩才看清楚自己竟然一直都在一艘大船上,此时岸边上已经停靠了归不归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说起来这还是昨晚那五架马车当中被百无求劫回来的三架,毕竟这样的穷乡僻壤实在不好去置办马车。

  趁着船只靠岸的时候,归不归又问出来断指男人的姓名。他叫做韩中仙,和装扮成屋主的蒋合先,和贾仲都是徐福大方师在海上收下的弟子。

  韩中仙和蒋合先都是遭遇海难的水手,因为有些天赋便被大方师收为弟子。

  而贾仲则是最早跟随徐福出海的童男童女的后代,他的母父早已记亡故,贾仲生下的时候便跟在徐福的身边,直到父母双亡之后,才被大方师指派跟着广义学艺。不过名义上他还是徐福的弟子,而且在跟随大方师漂流海上的众多弟子当中,徐福也对这个从小跟在自己身边的贾仲格外刮目相看。想不到这次盛怒之下,还将他的名字也列于格杀令之上。

  打听清楚这几个人的来历之后,船只也停靠在了岸边。随后他们都被安置在了马车上面,蒋合先和韩中仙和吴勉、归不归他们坐在一架马车上。他们剩下的弟子们都和张松、孙无病看管着,这些弟子怎么处置也要看那位海外大方师的意思了,当下,归不归吩咐马车向着泉州的码头行驶。

  此地距离泉州并不远,差不多三、四天的路程便可以到达。马车行驶之后不久便遇到了泗水号的商队,归不归特意的让他们派快马前往泉州码头,让码头管事前提准备好出海的事宜。

  看到了大势已去,蒋合先、韩中仙二人也不说话。两个人都有些萎靡的蜷缩在了车厢里,在吴勉和归不归的看管之下,除非徐福大方师或者席应真那样的人物赶到。要不然的话别想从他们的手上逃走。

  马车行驶了大半天之后,归不归和二愣子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随后百无求有意无意的加了几鞭子,他们这架带头的马车加快了速度。看到和后面的马车拉开了距离之后,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对着身边的两个人说道:“你们俩也不用害怕,说起来老人家我和你们也算是半个同门。这次见到了徐福那个老家伙,说不得也要说说你们的好话。之前有大术士垫了底,八成也能说下来你们俩的活命。大不了方士不做了,把术法还给大方师,你们俩到回陆地种地去。起码也能再活几十年……”

  听了归不归的话,韩中仙的眼前一亮。正在哀求这个老家伙多说几句好说的时候,却被身边正在闭目养神的蒋合先抢先说道:“那就多谢归先生了,不过先生这样相助我们二人,不会没有什么说法吧?”

  “小家伙你是个懂事的人,老人家我了前半句,你就明白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两架马车。见到他们那些人还没有跟上来,这才继续说道:“我老人家刚才在船上听到你们俩说禁术,心里不免有些好奇。天下的禁术多了,不知道你们几个偷着修炼什么禁术,惹得徐福那个老家伙如此的震怒?老人家我也曾跟随他几年,向这样成串发出格杀令的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听到¥归不归向他们俩打听禁术的事情,原本已经看到了希望的韩中仙眼神再次暗淡了下来。

  而蒋合先将眼睛睁开,看着归不归微微一笑,说道:“修炼禁术已经是死罪,我们俩还是伏法的好。这禁术提起来名字便是罪过,为了归先生好,还是不要再打听了吧。”

  两个人的反应有些出乎归不归的意料,这一路上老家伙也想到了几个可以让他们身死的禁术。

  不过像这次这样,连大术士的面子都不给的情况还是少见。以往徐福都是礼让席应真三分的,像这次这样去杀人家的后世子孙的情况,归不归都想不到是什么禁术能让徐福翻脸。

  “是徐福在海上无聊所创的禁术吧……”这个时候,坐在车厢另外一侧的吴勉合上了手里的冥人志。看了一眼对面听了他的话,脸色有些变化的两个方士之后。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不过创出来禁术之后他就后悔了,却不舍得把禁术毁掉。后来就便宜了你们几个,我说的对吗?”

  蒋、韩二人虽然知道自己此去海上见师尊必死无疑,不过他们俩心里还是不愿得罪徐福。这禁术的确和吴勉所说的一样,原本是大方师为了对付海眼当中喷发出来的妖物、鬼物所创出来的。

  不过却发现这禁术的威力虽然惊人,不过却需要活人性命做媒。

  大方师便想要毁掉禁术,不过心里又舍不得禁术得威力,也许自己还有机会想到其他的媒介,当下将禁术封存了起来。堂堂徐福大方师会创出来这样的禁术,说出来便是对大方师不敬,蒋、韩二人就算是死,也不会说出来禁术的来历。

  现在听到吴勉说出来禁术的来历,韩中仙便不由自主的替自己师尊辩解道:“你在胡说什么?

  大方师是何等样人,怎么可能创出来禁术?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瞎说,死罪我们领了,你不要给大方师身上泼脏水……”

  “韩中仙,你不要说了……”这时候蒋合先打断了他的话,冲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说道:“我们修炼的禁术是上古时期,蚩尤所创的合乐法。修炼合乐法便是大罪,事到如今我们不敢苟活……”

  “合乐法?当年广孝也修炼过的。不过你们那位老师尊只是断了他十年的修为,现在他还活蹦乱跳的。你们却要去伏法……”归不归嘿嘿一笑的同时,心里已经坐实了刚刚吴勉所说的话。看来一切的根源就在徐福自己身上……听到自己编的谎话被归不归当场拆穿,蒋合先也不争辩,继续闭上了眼睛。就连韩中仙也不在说话,将目光转到了车厢外面。看样子是想在还活着的时候,多看看这世上的风景。等到归不归再问他们有没有同伴流窜,这二人也不搭话。

  在天黑之前,马车行驶到了一座县城当中。

  原本他们这些人想要去客栈休息的,不过泗水号已经在商队快马那里得到了消息。这里商铺的管事已经带人在城门前迎接了他们这些人,随后将他们带到了泗水号商铺的后院。这里已经收拾干净,就等着他们这些人住下来了。

  看到后院厢房收拾的也算干净,归不归也没有推辞。当下他们这些人、妖都住在了厢房当中,韩中仙、蒋合先二人事关房轩的生死,着两个人和吴勉、归不归他们住在一起。孙无病帮着张松、饕餮去看着其余的那些弟子们。

  吃过了泗水号商铺准备的晚饭之后,他们这些人早早的休息去了。明天还要早早出发,蒋合先、韩中仙二人也豁出去了。吃饱暍足之后便呼呼大睡了起来,一直睡到了子时,一抹月光顺着敞开的窗户照射在了这儿人的脸上。原本还在熟睡的蒋合先突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