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六章 纰漏

第十六章 纰漏

  无论房轩如何解释,男人都不相信他的话。

  不过看在大术士席应真的份上,也不敢对他如何。只是不停的威逼、诱说房轩将禁术交出来。

  根据男人所说,大方师原本有固定往来陆地的弟子。不过这些弟子往来陆地的次数多了之后,便有人借陆地之势反叛宗门的事情发生。后来徐福便改了主意,他让一些精明的弟子们轮流往来陆地。他和贾仲还有其他几个弟子都是往来陆地办事的方士之一。

  贾仲和其他人不同,他刚刚回到陆地便来了房轩这里。除了大术士这个后世子孙之外,贾仲再没有可以托付藏匿禁术的人。而男人和其他的方士早来了陆地几十年,已经发展出来自己的根基。当中大部分人已经开始授徒传艺,有了自己的门人弟子。

  而昨天偷袭房轩、张松和饕餮的刺客也是他们这些人,原本以为吴勉、归不归离开之后,剩下的几个人和龙种便是砧板上待宰的羔羊。只要抢先出手制住了唯一一个还算有点威胁的饕餮,剩下的房轩、张松便只能由们他摆布了。

  虽然因为席应真的缘故,他们不敢动房轩,不过另外一个胖子就两说了。到时候当着房轩的面,将张松大卸八块不怕他不说将禁术藏在什么事地方了。如果不是吴勉看到不对及时回来,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得到贾仲拜托房轩收藏的禁术了。

  不过任凭男人怎么恐吓、诱说,房轩都是一个回答:“你们搞错了,贾仲是害我的人。怎么可能把那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保管?他不怕我了拿禁术交给大术士吗?不怕我用禁术向徐福大方师交换活命吗?"虽然房轩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过男人就是不信他的话。这时,又有一个身穿方士服饰的人出现在了房轩的面前。他对着之前假扮屋主得男人说道:“蒋合先,你那一套不管用了。

  还是我来吧……既然他这么嘴硬就是不肯说话的,那么我每问一句没有回答的话,便要割了他一块皮肉。不用担心东窗事发被席应真知道,现在我们都是格杀令上的人,他就算死了,那位大术士也会把黑锅扣在我们老师尊头上的。"说话的时候,后来出现的男人走到了房轩的身边,他的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柄短剑。

  将剑刃横在房轩的小指上,说道:“我问第一句,贾仲的东西被你藏在什么地方了?"“听我说,你真的找错人了……贾仲失踪了,你们要的禁术一定在他自己的身上。"房轩满脸惊恐的看着架在自己手上的短剑,随后继续对着后来出现的男人说道,你信我……如果你伤了我,大术士一定饶不了你们……“啊!"的一声惨叫,男人手上的短剑下压,将手指齐根切了下来。鲜血当场便涌了出来,不过断指的并不是房轩,而是手握短剑的男人。断指的还是他自己握着短剑的那只手,他自己都想不明白,剑刃明明是架在房轩手上的,为什么断指的会是自己。

  就在断指落在地上的时候,空气当中响起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说你们着的什么急?原本老人家我还想再听两句的,不过既然你要动手,我老人家总不能看着大术士的后世子孙倒霉吧?"说话的时候,归不归那老成不像样子的身体出现在了房轩的身边。断指男人忍住了剧痛窜到了同伴的身边,这个老家伙虽然难缠,不过他和蒋合先联手的话,胜负还在未知之间。

  不过断指男人心里还是很诧异,当下忍不住开口说道:"你中了九日醉,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已经醉倒了吗?谁给你的解药……“还以为你们俩见到了我老人家,第一个反应是马上逃走的。看来现在已经没什么人怕老人家我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也好,用你们俩去换席应真那个爸爸的人情。知道了有你们俩的存在,大术士还不知道会怎么感谢老人家我呢。

  刚才你们的话我老人家都听到了,房轩这孩子就是被你们用来挡枪的……有你们俩在,大术士也不需要和徐福多啰嗦了……不要想施展遁法了,你们俩真以为老人家我是一个人来的吗?"归不归说话的时候,蒋合先正在暗中施展五行遁法。老家伙说到最后的时候,他也发现了这里被下了禁制,遁法已经行不通了。见到此处已经被下了禁制,蒋合先便动了夺路而逃的心思,只要跳到河中还是有机会逃走的。

  不过他这个心思刚刚出现,旁边的大门已经被人推开,那个满头白发的年轻人站在门外。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两个人之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还想要我等多久?你想在这条船上过年吗?"见到吴勉出现之后,两个人心里明白逃走的希望算是彻底的破灭了。不过明明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蒋合先亲眼看着他们吃了混有九日醉的猪腿,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幻术、障眼法了……

  蒋合先的心本来就是一直悬着的,现在被吴勉、归不归拆穿,他反而平静了许多。当下自嘲的笑了一下之后,对着笑咪咪的归不归说道,那么说起来我们都是中了吴勉先生的幻术了,难怪他是徐福大方师看重的人。输在吴勉先生的手里也是不冤,不过我还有件事情不明白。昨晚到底是哪里出现的破绽?会被你们几位看出来。看在我们俩马上就要成为阶下囚的份上,还请归先生解答。

  是半夜送猪腿太突兀了吗?"“你相好的知道家里来客人了,送点肉食找机会和你说两句情话,也能说的过去。"现在孙无病和百无求它们俩就守在外面,除非徐福、席应真这样的数一数二得大人物到,否则这两个人断无逃走的可能。当下归不归索性直接说了出来,不过你和赵寡妇比就差的太远了,傍晚的时候老人家我散了一把金稞子,二十六个金稞子她一个都没有拉下来。临走还带上了粪桶,就说天黑了一个乡下老头的眼神不济,也不至于二十二个金稞子你只捡起来十七个。

  那可是金子,你只摸了一圈未免也太大方了一点。"听着归不归的话,蒋合先回想当时的情景,自己确实少捡了几个金稞子。想不到这个老家伙时时刻刻都在算计,连扔出去多少金稞子,他都算的一清二楚。这样的人是自己的对手,那如何可能不败……

  就在这个时候,断指男人突然将双手放在了胸口。蒋合先见到之后马上制止了他,住手!不可能了……“我们还有一拼之力!"断指男人明显不想这样就放弃,他本来就是格杀令名单上的人物,现在弄不好要被吴勉、归不归送回到徐福的身边。

  想到大方师得责罚,他便不寒而栗起来。当下说什么也要拼一把,仗着自己修炼过禁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没有什么一拼之力,我们败了,认命吧……“蒋合先将自己的身体挡在断指男人得身前,拦住了他的禁术的方向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原本就是我们的错,回到大方师那里领罪吧。我是主谋你只是从恶还有逃生的机会。"看到自己禁术的方向被阻拦之后,断指男人也只能无奈的放在了手,随后看着归不归说道:“你们看着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