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四章 夜食

第十四章 夜食

  带上了张松、房轩和饕餮之后,他们这一行人继续向前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吴勉出现的缘故,这一路上再没有遇到什么异常的事情。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村落。

  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张松叫开了村落当中最大的一户人家。张胖子也不废话,直接掏出来一贯铜钱来,和此间的主人商量他们这些人在这里暂住一晚。说好了这一贯只是定钱,明早离开的时候还有赏钱。

  虽然房屋的主人是村里面的大户,可是当地贫瘠,也少见成贯串起来的铜钱。听说明天还有赏钱,当下喜笑颜开的将这些人请了进来,还将自己的房间让了出来。请吴勉、张松这些人在里面休息。

  看着来借宿的人多,此间主人原本想多让出几间房子来。不过刚才被劫杀之后惊魂未定,张松、房轩都不敢离开吴勉身边。当下他们这些人都挤在了一间屋子里,这么多人、妖在聚本来就不大的屋子里,基本上也不用睡觉了。各人找了各自得位置坐下,等着挨到天亮之后再继续出发。

  此时,此间主人为了多挣点赏钱,拉上了老婆、儿媳在灶下忙活张罗吃食。听着院子里面切菜炖煮的声音,百无求咽了口唾沬,回头看了正在调理伤口的张松他们说道:“动你们的人是什么来头?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怎么连饕餮都伤到了?就说它是个厨子,好歹也挂着龙种的名字吧。

  撒泡尿的功夫你们就都趴下了,它这个龙种是花钱买的?”

  “呸!妖物,龙种也是你可以糟蹋的吗? ”听到百无求言语当中不恭敬,饕餮的脸上有些难看起来。这时,张松过来岔开了话题:“不是我说,人家是有备而来。他们几个先是有一个人露头冲着我和房先生下手,等到饕餮转身搭救我们的时候,剩下的五个人这才突然出现,一起对着饕餮的背后难发。当时那场面你们是没看到,别说它饕餮了。就是你们广仁、火山那样的大方师也难免着道。如果不是吴勉先生来得及时,现在我们已经身首异处了。”

  听到张松还不忘去拍吴勉的马屁,归不归便嘿嘿一笑,老家伙坐在床上,对着张松他们三个说道:“现在看起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动手的如果是奔着格杀令去的,不应该这么鬼鬼崇崇。也不会冒然对着龙种下手,看起来这当中还是有什么老人家我不知道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的的目光在张松和房轩的脸上来回转了一圈。就在他要继续说几句的时候,突然听到院子外面响起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随后此间的主人跑过去开门,片刻之后他关上了大门,对着厨下正忙着做饭的婆娘和儿媳说道:“不用杀鸡了,赵寡妇送来了个猪腿。们你收拾收拾,给老爷们送上去。可惜家里没有什么好酒,可惜了这么好的猪腿……”

  此时已经紧接深夜,村里的人大半都已经睡去,怎么会还有来送猪腿的?老家伙听着蹊跷,开窗对着外面问道:“老兄弟,你们这里倒是民风质朴啊。听说你们家留了客,这么晚了还有人送肉待客。”

  窗外响起来此间主人的声音:“这位老爷您不知道,傍晚的时候,我们前村的赵寡妇发了大财。说有几个有钱没地方花的败家子给了她一大把金子,赵寡妇回来之后就开始杀猪,说让村子里面的人都沾沾喜气。前年她家塌了房,是我带着人给修起来的。赵寡妇念着我的好,这才来送了只猪腿。猪是晚上刚刚杀的,请老爷们尝尝鲜。”

  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厨下便又响起来他婆娘的声音:“念着你的好?他们家塌了房全村男人都去修了,怎么单单就念你的好?別以为你们俩的那点破事别人不知道。这么多年了,你们俩明里暗里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主人被自己婆娘说的脸上挂不住,冲到了厨房当中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片刻之后女人哭闹的声音响了起来,当下她儿子、儿媳一起过来劝,这才止住了哭声。主人走过来道歉,归不归倒是不在意,当下从怀里又摸出来一大把金稞子,顺着窗户撒了出去,随后笑嘻嘻的说道:“不能让她赵寡妇一个人发财,这是老人家我赏的。老兄弟你老了还要指望老婆侍候,赵寡妇再好也就是一只猪腿,还能指望她侍候你吃暍拉撒吗?”

  外面的主人急忙将金稞子都捡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今晚会发这么一笔横财。刚才送猪腿给这些客人们吃,他心里还有些舍不得,现在这么多的金稞子,够他吃十辈的猪腿了。捡完了金稞子之后,他又对着房里面的客人们磕了几个响头,这才喜笑颜开的离开。

  一只猪腿炖煮了小半个时辰才端了上来,主人为了巴结他们还是杀了家里下蛋的母鸡。又让婆娘炒了几个菜,配着十几个麦饼一起端了上来:“几位老爷,小地方没有什么好东西,老爷们凑合着吃暍。我们这里没有买酒的地方,只能委屈老爷们干吃了。老爷们可千万不要怪罪。”

  看着这些吃食满满的堆了一大桌子,归不归又摸出来几个金稞子丟给了主人,说道:“难为你们了,明早我们走的时候还有赏钱。不早了,老兄弟你们去休息吧。吃完了我们也要休息了。

  剩盘子剩碗明早你们再来收拾……”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伸手撕下来一块熟肉在嘴里嚼着。虽然远不如饕餮的手艺,不过这种穷乡僻壤的大晚上的还有肉吃,已经算是难得了。至于口味什么的便不能奢求了,看着百无求动了手,其他的人、妖也分分吃起来。就连辟谷的归不归也凑趣的吃了几口顺眼的菜肴。

  看着客人们吃的畅快,主人这才退了出去。

  退到院子里面之后,还能听到屋里那几个有钱人的对话:“大侄子你差不多就行了,多吃点麦饼,你这么敞开了吃肉谁受的了……把筷子放下!肉都被你吃光了……你还敢拿麦饼蘸肉汤!把肉盆放下……”

  “任老三你一边去,你一个人参吃什么肉,你们人参不是应该吃肥料的吗?在敢抢肉老子就把你扔进那个泼妇的大粪桶里……这么吃着吃着还困了……你们把肉汤留着,老子眯一会,起来让他们给老子下面条……伴着肉汤吃……”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的呼噜声已经响了起来。

  随后其他人的声音也都停了下来,房间里面的呼嚕声此起彼伏,他们都睡了过去。

  此时,正准备叫老头子回去睡觉的婆娘从屋里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的老伴一阵冷笑,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忍不住对着他说道:“当家的你怎么了?是不是老爷们又给了赏钱,你打算去找赵寡妇……”

  妇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她男人突然冲着她一挥手,一阵凉意袭来,妇人的人头竟然从脖子上面滚落了下来。随后这户人家得大门突然打开,几个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人走到了主人儿子、儿媳的房间,片刻之后他走出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飘出来一股血腥的气味……主人指着吴勉、归不归所在的房间,对着人影们说道:“都在里面,只要房轩,不要惊动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