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十章 障眼法

第十章 障眼法

  “归先生你既然这么说的话,那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广信现在脸上的表情像极了他上一世的邱芳,一句话说完的同时,他的身体突然在原地消失。跟着一起消失的还有被百无求挡在身后的房轩,广信什么时候动的手,如何动的手一边的归不归和百无求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

  发现房轩跟着广信一起消失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瞬间流露出来惊恐的表情。刚才如果广信想要他们几个性命的话,现在自己可能已经和百无求手拉手在奈何桥排队等着喝汤了。

  “人呢?姓房的哪去了?”这时候百无求也发现了身后少了一个人,只是它还没有反应过来人是怎么不见的。二愣子还以为房轩趁乱自己躲在了房间的什么地方……就在广信、房轩消失之后的一瞬间,众人、妖的头顶上突然发出一阵巨响。随后娼馆的房顶出现了一个大窟窿,吓得屋子里面的李半山躲到了床底。那位月兰姑娘看到房轩失踪之后,正在到处寻找,正巧被一块砖石打中了额头晕倒在地。

  窿窟出现的同时,两个人影顺着窟窿掉落了下来。这时候,归不归、百无求他们几个才看清掉下来的正是刚才消失不见的方士广信和房轩。

  此时房轩已经失去了知觉,倒在广信的脚边一动不动。而那位白发方士在半空中已经转变了身形,稳稳的站在地面上之后,抬头看着上面的窟窿,说道:“吴勉先生也要凑这个热闹吗?你们都当方大师的法旨是什么?”

  “我又不是方士,也没做过徐福得弟子,凭什么要尊他的法旨? ”这时,窟窿外面终于响起来那熟悉的刻薄声音。随着一阵讥讽的笑声过后,吴勉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刚才是徐福教你的手段?障眼法还说的过去……”

  “吴勉先生以为是障眼法?”广信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么你再看看,这个是不是障眼法……”最后一句话出口的同时,他的人再次消失在归不归和百无求的面前。和刚才一样,老家伙还是看不出来广信的手段。

  广信消失的同一时间,他刚才所在位置的上方伴随着一阵巨响,突然闪过一串火花。随后一阵冲击力将这间屋子的四面墙壁轰倒,随后半座娼馆都因为这股力量轰然倒塌。好在刚才百无求、小任叁大闹娼馆的时候,大部分的姑娘和龟公都逃到了面外。看到李半山北他们抓到了月兰的房间,以为正在严刑拷打,怕惹火烧身都躲在了外面,故而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亡。

  “这个也叫做障眼法吗?”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广信已经站在了倒塌的废墟上。另外一个白发男人出现在了他对面十几丈的位置,这男人单手举着一根石精大棍,写着眼睛看了广信一眼,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说道:“障眼法就是障眼法,就算你把整个并州城都拆了,刚才也是障眼法。”

  白发男人身后又出现了个一人多高的大猴子,它又些紧张盯着男人手里的大棍,说道:“这棍子跟着老孙几百年了,你用归用,千万别硬碰硬……这棍子不是你之前用的贪狼,要顺着劲儿扫,别硬砸……”

  “嗯,我知道了……”白发男人答应了一声,随后身体突然在原地消失,瞬间出现在广信的头顶,单手举着大棍对着白发方士的脑袋硬砸了下去。此时广信的手里已经凭空出现了一柄长剑,他反手举着长剑迎向头顶的大棍。这柄长剑是徐福赐绐他的,专破石精大棍这样的法器。只要撩到必定可以将大棍一分为二,看的后面的大猴子都闭上了眼睛,等着看一会自己的大棍变成两根短棒。

  它心里已经毁青了肠子,刚才就不应该将自己的家伙借绐这个白头发的男人。

  眼看着剑、棍就要接触到的时候,窜到广信头顶上的吴勉再次消失。与此同时白发方士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身子倒着飞了出去。在他飞出去的同时,吴勉凭空出现在了广信刚刚所在的位置。看着倒在地上的白发方士说道:“比起障眼法、幻术来,你还差得远……”

  “我这不是障眼法!”广信终于被吴勉激怒,自己刚刚施展的是徐福大方师亲自传授的术法。这样让广信引以为傲的术法被这个白发男人三番四次说成障眼法,让他怎么能不恼怒。

  “障眼法被拆穿了,就要杀人灭口吗? ”吴勉冷笑了一声,随后举着大棍对着广信继续说道:“是不是你也打算在格杀令上面也加上我的名字,就因为说破了你们师徒的障眼法?”

  “岂有此理!我让你看看这到底是不是障眼法……”广信大吼了 _声之后,身体再次消失。因为前世和吴勉、归不归这些人、妖有些交情,他并没有下杀手。不过现在被吴勉连续不断的障眼法彻底激怒,当下也不管什么了,施展全力向着吴勉冲了过去。

  随后在废墟上不断响起来一阵一阵的巨响和火花闪过,伴随着巨响的偶尔还有吴勉那独特的语调:“你在徐福身边待着这么久,只学到这点障眼法?他没说后悔收你做弟子吗?”

  这时候,百无求已经拉着归不归爬了出来。他们爹俩躲到了相对安全一点的位置,看着徐福当中不断闪过的火花。二愣子说道:“老家伙,你叔叔的话怎么多了。不是老子背后说他,以前三棍子都打不出来个屁的主,现在说起来没完没了。不过他不能换个词说说吗? 一口一个障眼法的,老子听的都腻了。”

  听着百无求改不了口,还是把他和吴勉当成一家人,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说道:“那是你还不了解你小爷叔,他不是话少,是懒得说废话。如果当年能说话烦死姬牢、元昌他们的话,你小爷叔能在他们的耳边说上三年。”

  看到百无求并不反感小爷叔三个字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现在的广信虽然是邱芳的转世,不过这一世他毕竟还是李玄霸的底子。之前身为大唐的赵王,后来又在徐福的身边学艺百年,除了一个平辈的广义之外,剩下的虽然都是同门,却都被他低了半辈。少的是修士之间临敌的经验,虽然借了徐福那个老东西的术法,不过只要让他乱了心神,就算再精妙的术法也会大打折扣……”

  归不归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随后他们脚下的地面都跟着颤抖了起来,就在远处的百姓已经嚷嚷起来地震了的时候。广信突然凭空出现,随后一翻白眼,吐着白沬在地上抽搐了起来。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白发男人也出现在了广信身边不远的地方。此时的吴勉全身上下已经都被汗水湿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看着还在地面上抽搐的广信,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这才是徐福借出去的术法……”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倒在地上的广信已经睁开了眼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对账单吴勉大声吼道:“你说!这是不是障眼法?"听到广信到了这个程度还在纠结这个,远处的归不归都不由自主的苦笑了一声。原本以为这个时候吴勉应该绐个甜枣了,没曾想这个白发男人一巴掌打到底了: “嗯,不是障眼法,是幻术?徐福没空教你,是广义代师传义的?广义在糊弄你……”

  “好!你好……”广信一股气上来,竟然眼前一黑晕倒了过去。

  远处的百无求看到广信被气晕过去之后,揺了揺头对归不归说道:“老子才看出来,你叔叔就不是什么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