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九章 舍人情的大术士

第九章 舍人情的大术士

  这年轻人是谁到现在房轩都不知道,只看到他亲手交绐了贾仲一张绢帛。贾仲看到了绢帛上面的内容之后,脸色瞬间变得死灰,竟然当场晕倒在地。年轻人也不说话,只是叹了口气之后便起身离开。

  房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教过来家人帮忙将贾仲唤醒。趁着他还没有醒过来的档口,房轩将掉在地上的绢帛捡了起来。看到上面用小篆写着:宗门不幸,妖孽频出。徐福愧对历代大方师托付当罪己罚过。今有方士叛逆多人叛出宗门,徐福行大方师令--命门中海陆方士追责屠黯、黄巢、贾仲……等方士叛逆一十九人。方士之外房轩、孙成仙二人,此二十—人诡计多端,未防群贼反噬,方士门人无需捉拿,只管诛灭……绢帛的左下角是大方师徐福的印信。

  看到了绢帛上面的内容之后,房轩脑中一阵的眩晕。他知道自己惹了天大的货,当下也顾不得去找贾仲询问了,直接取出来当年自己老袓宗留下来的法器。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和大术士说了。

  等到他关闭了法器之后,再想找贾仲询问到底出了事情,自己这小小人物怎么会惹到了徐福大方师那样神仙一般人的物。回到贾仲晕倒的地方,才发现那个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向家人打听之后,才知道就在刚才自己用法器联络老袓宗的时候,贾仲已经清醒了过来。明白过来之后的他有些失态的在自己家人面前大哭了一场,哭完之后已经施展了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己被徐福大方师盯上,贾仲是逃不了干系的。现在这个人消失见不房轩便更加说不清楚了,没过多久那位大术士席应真便用传音之法找到了他。将自己的后辈大骂了一顿之后,大术士让房轩马上离家去往并州。

  在那里找个地方躲起来,等着席应真过去汇房轩虽然不是并州人,不过当初他在并州拜在席应真门下的。但是后来术法被废之后这小两百年一直没有回去,现在老袓宗发话了,房轩也顾不上理会家里的十几个老婆,自己改变了装束,骑着快马赶到了并州。

  房轩到了并州的时候天色正赶上大考之期,客栈被赶考的秀才们挤满。无奈之下他只能去并州城的寺庙凑合了一晚,随后便见到了赶到并州城的老袓宗。在席应真的询问之下,他将自己和贾仲的关联原原本本的对着席应真说了一遍。

  席应真听完之后,直接就是一个嘴巴。

  随后指着自己的后辈骂道:“你是傻子吗?

  你的慧根是术士爷爷我亲手毁的,如果能恢复的话,一百多前年我便亲手恢复了,还用等到徐福的徒子徒孙吗?你被那个姓贾的耍了!他一定是做了什么事情担心被徐福责罚,这才把你一起拉下手,以为那个大方师会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这样一来他便也有了逃生的机会。现在好了,你这个傻子陪着他一起死吧!”

  想起来自己用贾仲的法门修炼,却始终没有什么成效,房轩这才明白自己是被贾仲愚弄了。现在看起来事情便是出在贾仲修炼术法消耗的那些活人了,开始的死囚是自己绐他找来的,后来他去抓活人,房轩看在恢复慧根的份上,也睁一眼闭一眼张作没看到。现在想起来的确是贾仲绐自己招灾了。

  现在虽然搞清楚出了事情,不过房轩的生死依旧是未知之数。席应真原本想着去找贾仲,将他和房轩一起带到徐福的面前对峙。自己的后世子孙的确有错,不过还不到徐福要用格杀令的程度。只要说清楚这件事情,那个老家伙再绐自己几分面子,把房轩的名字从格杀令上除去,让自己带回去责罚也就过去了。

  不过贾仲此时却好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样,任凭席应真想尽了办法也找不到这个人。看着并州周围已经开始出现了方士的踪影,席应真无奈之下只能舍下一张老脸,自己去找徐福说清楚。

  只是带着房轩在身边有些麻烦,而且一旦和徐福谈崩了这孩子也就不用想回来了。

  当下席应真便将房轩留在了并州城的娼馆当中,这还是大术士常年嫖院的经验,把人藏在娼馆当中,远比藏在客栈、民居要安全的多。

  说完了自己的事情之后,房轩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想不到因为我这件事,还连累了族中的老袓。现在弄的要在这里藏身,这次我就算不死,老袓也在徐福面前抬不起头了。”

  “那你就死去啊!在这里说什么便宜话?

  席应真那个老头也是猪油蒙了心,你这样的孙沬子还留在干什么?徐福不是下了格杀令了吗?直接弄死也好卖绐他一个人情”百无求的眼睛当场便瞪了起来,二愣子听到房轩去绐贾仲寻找死囚,又默认他用人命修炼术法的时候,百无求的眼神已经不对了。它的性子耿直,最见不得有谁用牺牲别人的来成全自己。

  被黑大个一顿骂,房轩低着头不敢搭话,归不归看到之后嘿嘿一笑,冲着百无求摆了摆手,说道:“傻小子,你以为席应真那个爸爸会饶了他吗?能躲过大方师的格杀令,也未必能躲开自家袓宗的处罚。或许现在死在方士手里反而更好一点。”

  “归先生说得好……”归不归的话音刚落,一个熟悉的声音便在空气当中响了起来。

  随后这屋子里外面响起来同样一个人的声音:“既然这样的话,还是把这个人的生死交绐大方师吧。我带他去见大方师,是生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说话的时候,房间的大门打开,见过不久的广信已经在此出现在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面前。他借用了徐福的术法,就连归不归和百无求都没有发觉什么时候门外已经站了一个人。

  看到了广信之后,归不归笑着揺了揺头,对着门□的白发人说道:“是广孝告诉你的吧?那个和尚猜到了并州城一定有事情。

  挨着我们几个又做不了什么事情,这才把你搬出来的。这纵横捭阖的手段,比较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归先生不要管广孝了,还是先将此人交绐我吧。”广信说话的时候,看了脸色死灰的房轩一眼。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广信可以保证此人在见到大方师之前的性命无忧,说起来我这也已经违背了大方师的法旨。事情过后广信还要在大方师驾前领罪。”

  拉倒吧,你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说都行。”别看刚才百无求冲着房轩骂了 一通,不过广信出现之后,二愣子马上便分清了里外。将身子挡在了房轩身前之后,它继续说道:“不过你来的晚了,大术士席应真已经把你的活干了。现在他去找徐福了,反正这个姓房的生死徐福说的算,那你就等等,可能这个时候徐福已经把房轩的活命要下来了。

  你也省得走这一趟了……”

  “那么归先生你的意思呢? ”广信没理会百无求,将目光对准了归不归。微微一笑之后,说道:“你也要广信在这里等着大术士吗?你也不打算尊大方师的法旨了?”

  “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是不是也要绐大术士一点面子?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大术士、大方师也能齐名的,说不定一会大术士就赶过来了,到时候带着大方师新的法旨,你说老人家我尊还是不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