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张 失踪

第二张 失踪

  按着张松所说,那位大术士席应真在唐初的时候便找到了张松他们几个。那位大术士本来就有吃弟子的习惯,之前最多也就是吃个十年八年就要离开。不过这次他被张松身边跟着的饕餮厨艺所折服,竟然一待就是上百年。
  
  张松也巴不得这位昔日的师尊多留一些时日,他当初因为阵法所致无法转世轮回,靠着夺舍才一直活到现在的。这些年来带着两只龙种到处游荡,也找到了一些关于轮回的高深典籍。只是张松的能力所限,无法按着典籍去修炼。而两只龙种又因为种族的关系,无法在这上面帮助他。就在这个时候大术士到了,张松便把转世轮回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昔曰师尊的身上了。
  
  为了把席应真留下来,张松也算是想尽了办法。他让饕餮花心思的在大术士的面前卖弄手艺,除了当时流行的胡食煮烤之外,饕餮又创造出来许多新式菜肴,吃的大术士不亦乐乎。为了这口吃喝,席应真甚至连娼馆都不怎么去了。天天端着碗筷等着饕餮给他烹制各色美食……这样的曰子一晃就是百多年,这当中席应真也看过张松找到有关轮回转世的典籍。不过根据大术士的见解,张胖子的魂魄当中还有当年阵法留下的印记。想要转世轮回的话,先首要除去这不得转世轮回印记。这个外力无法相助,只有他慢慢的磨掉印记,才有可能重新轮回。
  
  不过大术士也拍了胸脯:“胖子你放心,你一天没有轮回转世,术士爷爷就在你身边待一天。有术士爷爷我在这里,什么夺舍啊,有仇家找你报仇啊都包在我的身上了。够意思吧?当初收了那么多的弟子,就你一个让术士爷爷这么操心……饕餮啊,中午吃什么?术士爷爷我可是看见螃蟹了……”
  
  在席应真的指点之下,这百多年以来,张松一点一点磨掉了自己魂魄上面的印记。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就在半个月之前,那位大术士突然心神不宁起来。张松看出来席应真的变化,想要开口询问。大术士却突然变得暴躁了起来,将张胖子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后,当天晚上不辞而别。
  
  张松的心智不亚于归不归,他看出来席应真必定发生了什么变故。让能大术士发生如此变化的一定不是小事,虽然说席应真是陆上术法第一人,不过一旦有人对他下套,这位大术士也未必不会吃亏。
  
  张胖子担心自己昔日师尊有什么危险,当下让两只龙种去寻找大术士的下落。没曾想席应真没有找回来,反而将它们俩也搭出去了。
  
  一连半个月两只龙种音讯全无,无奈之下他只能自己出来寻找。
  
  当初席应真曾经提过几句瓦岗山,张松便打算过来碰碰运气,没有想到在山上竟然遇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这几个人、妖。
  
  听完了张松的话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是巧遇我们的,张松你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相信吗?”
  
  这时候,一边已经开始失了方寸的小任叁盯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想说们我家老头儿就是被这个胖子弄死了,你们可要给他报仇啊……我们家席应真老头儿死的冤啊……他可是个好人,不就是爱嫖个娼,吃点好的暍点好的,没事喜欢扇人嘴巴子……那也没有死的罪过啊……张松!我们人参和你拼了……”
  
  说话的时候,小任巻便跳起来冲张松扑了过去。就在小家伙窜到半空中的时候,被身边的吴勉一把抱住。白发男人有些无奈的对着已经炸毛的人参娃娃说道:“你就不能盼着那个老头儿点好吗?老家伙,你来说吧。”
  
  归不归也没有想到小任叁会想的那么拧,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老人家我的意思是张松是在学广仁、火山他们俩,说是巧遇,其实他早就知道我们的行踪。
  
  前面那一段是真的,席应真那个爸爸应该是犯了脾气走了。他担心大术士出事,便想把我们几个一起拉下水。现在明白了吗?”
  
  “我就说瞒不住他们几个吧?你非要卖弄那点小聪明……”归不归语音刚刚落地的同时,一个矮胖的男人突然从乎出现在了张松的身后。来者正是张松嘴里去找席应真一起失踪的龙种饕餮。
  
  看到饕餮现身,张松苦笑了一声,说道:“你不出来的话,我的话便还能圆下去。现在好了,只能说实话了……归不归,说起来我刚才话有一大半是真的。席应真大术士确实已经失踪了,当初我也担心他会出事,便让睚眦跟着去看看。结果把它也陪进去了,原本我打算去东海去找徐福帮忙的。不过路过山下的时候,饕餮发现了你们的气息。这才想着上来请你们帮忙的,担心我说话你们不信,这才绕了个圈,可惜这个圈没有绕好……”
  
  “这就差不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吴勉和他怀里的小任叁。又看了一眼已经向着他们这边走过来的孙无病,心里盘算着事情的利弊之后。这才继续说道:“大术士也不是外人,我们家人参还要和他论个干亲。
  
  他的事情我们帮一下也不是不行,不过张松你说话可不要说一句藏半句的。一旦有什么事情也是都要算在你头上的……”
  
  “应真先生无故失踪,眶眦去找未回我张松敢对天发誓这都是真的。”张胖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以大术士的本事,原本我也不不在意。不过后来眶眦去找未归,我便又些感觉到不对劲了。不是我说,这么多年以来,眶眦从来没有这样过。”
  
  这时候,饕餮也跟着一起说道:“这个我提张松证明,现在眶眦已经没有音讯十天了。
  
  这样的事情,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
  
  “那我老人家就信龙种的话,单单是你张松说的,老人家我起码要拦腰先砍去一半。”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已经将小任叁放到地上的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还是不信大术士会无缘无故的说走就走,就算你后来让睚眦去找,起码也有一个找的所在吧?”
  
  “大术士突然离开,这个现在我还想不通。”张松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是我说,那天早上的时候应真先生还是好好的。和饕餮商量晚上弄一只小猪烧烤了吃,没有想到中午他老人家就突然翻了脸。一开始大术士还只是又些恍惚,我刚刚问了两句,他老人家便掀了桌子。要不是饕餮拦住,他的巴掌就打过来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术士这样。
  
  说到这里的时候,张松顿了一下。表情又些怪异的看了一眼吴勉和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当初大术士来我们这里的时候,曾经掰断了眶眦的一颗牙齿。他老人家一直将牙齿带在身上,睚眦这才知道他在哪里。当初说是在并州的一座县城当中,我才让眶眦跟着去看看的。等到睚眦遁去之后便一直没有再回来……”
  
  “并州? ”归不归又些异样的看了看张松,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张松,你还记得大术士是那里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