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一章 怪客来访

第一章 怪客来访

  大唐宝应元年,河南滑县瓦岗山上。几个相貌怪异的人围在一座孤坟的周围。当中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大个子坐在坟墓的供台上,对着身边一位老成不像样子的老人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在糊弄老子?老子怎么不信程咬金那傻子肯把自己的坟头弄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方地。”

  “对嘛,我们人参也觉得别扭。”这时,黑大个肩膀上坐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娃娃跟着说道:“程大傻子不管怎么说也是当过俩王爷的,就算不进王爷规制的坟墓,进祖坟总是可以的吧?老不死的你看看周围,要什么没什么,就是这么一个孤零零的坟包……”

  “你们俩懂什么?咬金是连生死都看透了的,还看不开这点身后事吗?”说话的时候,那个老成不像样子的老头子正将一坛美酒在倒坟墓前面的地面上。看着酒水慢慢渗进了地下之后,他这才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原本这个时候你已经投了胎,坟墓什么的都是摆设。可老人家我不弄点什么出来,心里像少了么什一样。咬金啊……下辈子做人别瞎客气了,是自己的就是自己……”

  这几个人古怪的人正是吴勉、归不归几个人、妖,除了他们几个之外,还多了一个大猴子一样的孙无病。这位齐天大圣没有常性,受不了他们这边悲悲切切的样子。已经远远的蹲在一个小山包上,又些不耐烦的向着坟墓这边张望。

  这里便是大唐开国功臣程咬金的坟墓了,程咬金死后归不归亲自去安排了他投胎转世。在投胎之前,老程嘱咐自己的干爹不要为他大办身后事。当年程咬金是在瓦岗山起家的,虽然那些老兄弟们早已经离世,不过老程还是请干爸爸将自己的坟头建在瓦岗山上。也算对得起当初混世魔王的称号了……

  说起来程咬金的魂魄已经前去投胎了,在这里吊唁没有什么意义。不过二愣子百无求说什么也要来自己兄弟的坟头哭几声,看到了这里只有一个小坟包之后,百无求便以为归不归偷懒。大名鼎鼎的程咬金怎么死后连个像样的坟头都没有?

  就在归不归向着百无求解释的时候,站在一边的吴勉突然将头转到了山路路口。随后,老家伙和二愣子也同时闭上了嘴巴,一起将目光对准了白发男人目光所及的位置。

  片刻之后,一阵悉悉嗦嗦的声响传了过来。随后就见一个肥胖的年轻男人从路口的灌木丛当中走了出来,第一眼见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妖之后,胖男人条件反射的掉头就往身后跑。

  “张松,这么多年不见了,一见面你就跑是什么意思?”看到了胖男人向后跑,归不归嘿嘿一笑。在他笑声响起来的同时,老家伙的身体突然在原地消失,随后瞬间出现在胖男人的身前。

  突然出现的胖男人正是那位和方士一门、问天楼和大术士席应真都有关系的张松,算起来也有几百年没见了。只是一直和它形影不离的良知龙种饕餮和睚眦不知道哪里去了……

  此时张松已经停住了脚步,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就说今天一早老鸹在门口拉屎,是个不祥之兆。原来应在你这个老家伙的身上了,传说你都死了几次了,不是我说,你就不能真死一次让我们高兴高兴吗?”

  归不归也不着恼,老家伙只是嘿嘿一笑。随后指着面前的胖子对着一边的吴勉说道:“论起来油嘴滑舌来,天底下也没人能比得上他了。不过这次怎么只有你自己一个人出来了,你那个亲生的龙种睚眦到哪里去了?还有那个饕餮,这么多年了你们仨就好像是一母所生的三胞胎一样。冷不丁你自己出现,老人家我还有点不大适应。”

  说到一半的时候,归不归已经将目光重新转到了张松的身上。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说说吧,你自己孤身一人到这瓦岗山上,不是来找我们的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张松已经瞅见了远处坟墓前面的墓碑上,写着大德天子混世魔王程公咬金之位。看到了坟墓主人的名字之后,他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了一圈,说道:“昨夜我夜观天象,看到武曲星暗淡无光。星图直指瓦岗山,应该是有将星归天,这才前来查看。果然……”

  张松的话还没有说完,头顶上突然响起来一声炸雷。随后他被雷电打的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就在他发愣的时候,一个刻薄当中带着讥讽的声音响了起来:“果然你就被雷劈了,昨晚是阴天……想好了再说话。”

  看着浑身冒烟的张松,归不归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老家伙一阵大笑,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直到张松缓过来之后站了起来,他这才止住了笑声,对着张胖子说道:“老人家我劝你一句,想要编瞎话一次骗过我老人家和吴勉,不是容易的事情。再被识穿的话,就不是一两道雷电的事了。你是夺舍的身体,也不知道挨得住几下。”

  一个归不归已经不容易对付,现在再加上这个白头发的吴勉,张松心里明白说假话是不大好糊弄过去了。犹豫了一下之后,索性又坐到了地上,对着吴勉、归不归两个人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前几天睚眦突然和饕餮翻了脸。它们兄弟俩内讧动起了手,从地上打到了天上失去了踪影。我也是没有办法,这才到处出来寻找。想着瓦岗山是做灵山,这才上来碰碰运……”

  “你还是不打算说实话吗?”没等张松说完,天空当中又响起来雷鸣之声。远处的吴勉看了一眼张胖子,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来和他说。”

  “张松你还在卖弄心机吗?”归不归冲着满脸不解的张胖子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睚眦和饕餮虽然同为龙种,不过它们俩也分上下高低。睚眦我们都见过的,动手就是拼命。真的动手饕餮这个时候早已经没命了……张松,老人家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的,怎么也开始说这么蠢的话?看来,你真的是慌乱了……”

  说到这里,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见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能让你如此慌乱的事情不多,还牵连到了那两只龙种,不管怎么看应该都和那位大术士有关联的。张松——大术士有难……是不是?”

  最后两句话归不归突然说到了大术士席应真,让一边的小任叁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没等张松回来,小家伙已经向着归不归这边扑了过来。小家伙边跑边说道:“老不死的!你可别吓我们人参。我们家老头儿怎么了?天底下除了徐福之外,还有谁能把他怎么样了?”

  此时,张松脸上也流露出来一丝不可思议的表情,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归不归会将席应真算出来。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他们几个人已经看出来,那也省得自己继续编瞎话了……

  听到归不归算到了这里,当下张松深深的吸了口气,眼珠在眼眶了转了几圈之后,继续说道:“既然归不归你已经算出来了,那么我也不再瞒你们了——的确是大术士那里出了事情。不是我说,应真先生他老人家失踪了。我已经散出去两位龙种四下去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