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五十二章 放得下

第四百五十二章 放得下

  自打有倭国使臣往来中土以来,这些倭国使者便对大唐的建筑、医疗等各方面都赶到莫大的兴趣。相比较大唐的盛世,当时的倭国远远不如。早在遣唐使前身遣隋使时期,便向当时的隋文帝杨坚请示过,请皇帝陛下开恩,派出建筑工匠,农户、医师等人去往倭国,教授倭国人建造房屋、耕种织造以及治病之法。

  不过当时大隋刚刚建国不久,正在忙着东挡西杀。哪里有闲心去理会这个弹丸小国,当着使臣的面便驳了倭国使臣的请求。一顿呻哧之后将倭国使臣赶了出去,之后李唐代替了大隋,遣唐使也再次提起大唐派出工匠、农户以及医师援助倭国。不过当时李渊、李世民两代皇帝都和隋文帝一个脾气,接连驳了遣唐使们的请求,后来几乎成了惯例,后面几位皇位一遇到这样的请求立即驳斥。

  见到正式请求没戏之后,遣唐使想了别的办法。接下来几次遣唐使当中混进了大量的倭国医师、画师、乐手和建造、船舶等工匠,还有不少的木工、铸工和锻工等人。经常一次遣唐使当中,这些人就占了大半。

  原本想着这些人在倭国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匠,只要看到了大唐,看几眼房屋的建造、锻造的手艺便能知道当中的门道。到时候再花钱请来几个有名的医师来倭国,也能教授倭国的医师。

  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遣唐使到了大唐之后竟然改了规矩,只有正副遣唐使和有限的几个随从可以进入长安,剩下的人都被固定在泉州附近的一个小县城当中。县城有官兵把守,不许这些人擅自离开。

  接下来的几波遣唐使也都是这样的遭遇,就算稍有松动,那些工匠们接触到当地的匠人才发现还有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当地百姓的泉州方言完全不是他们所学的长安官话,听着就好像是另外一个国家的语言一样。

  这样折腾了几次无果之后,倭国的天皇还是决定从唐国引进一批匠人,就这样,跟在空海和尚门下学习大唐问话的阿倍仲麻吕这才显露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个倭国人也是救了自己的性命。既然他要的也不过分,皇帝下旨为表天朝上国的慈爱之心,在各地挑选各种工匠,跟随归国的遣唐使去往倭国。教授他们各种各样大唐的农耕、建筑、医学以及器乐。

  当下阿倍仲麻吕激动的跪在地上,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看着这个倭国人竟然隐隐抽泣起来,皇帝还有些不可思议。这点小小的恩德至于这么大的反应吗?他也想不到倭国人为了这一天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当天晚上,在倭国遣唐使的驿馆当中,举办了盛大的酒会。几乎所有的倭国人都载歌载舞,这些人喝的酩酊大醉。就连一向很有节制的阿倍仲麻吕都喝的微醺,酒宴散后,他在侄子安倍晴明的搀扶之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

  就在打开房门的一刹那,这叔侄俩同时看到了坐在窗边,慢悠悠翻看着手里小册子的白发男人。看清了这个男人是谁之后,安倍晴明大叫了一声,随后从怀里抽出来一柄明晃晃的短刃倭刀挡在了自己叔叔的身前。用倭国话示意自己的叔叔赶紧离开,他来断后……

  “我不喜欢有人拿刀对着我……”吴勉说话的时候,对着安倍晴明的方向挥了挥手,一股强大的劲风便将他吹飞了出去。撞到了墙壁上之后,被紧紧的贴着上面动弹不得。

  将安倍晴明制住之后,白发男人继续将目光对准了手里的小册子。一边看书一边好像自言自语的说道:“现在是不是后悔了?昨晚不应该只用一个山鬼,那个时候的我,说不定你还有一点机会。”

  “不要难为他了,事情我是主谋。吴勉先生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这件时候也应该对吴勉先生说明白了。”看到了安倍晴明在吴勉面前没有丝毫还手之力,阿倍仲麻吕身上的酒意瞬间荡然无存。他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错,大唐皇帝陛下和贵妃的确是我让晴明带走的。在书房攻击你的山鬼是清明在大唐找到的世鬼,死在监狱的也是倭国人,他叫河源信玄。和清明一样,也是一个阴阳师……

  假的皇帝是八年年前跟随遣唐使进入大唐的倭国人,叫做芦屋一。当初又上一任遣唐使画了陛下的画像,在倭国百万人当中选出来这个和陛下一摸一样的人。这八年时间他什么都不做,只在模仿陛下的一举一动。八年的时间就是为了今天的几个时辰,从一开始他便是注定要牺牲了的。不过有件事情要向吴勉先生说明,死在寝宫的两个宫女原本就是寿王殿下派到陛下身边的刺客。当然,我杀她们俩也是担心她们先下手,坏了我的大事……”

  说到这里阿倍仲麻吕顿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自己说的差不多了。停住了口等着吴勉的处置,没有想到白发男人没有要他停口的意思。他一边继续看书,一边好像和自己说话一样的说道:“继续说,你还有话没说完……”

  阿倍仲麻吕苦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吴勉先生想知道的是,宰相大人和节度使大人是如何参与进来的……杨国忠大人是无心插柳,我需要一个朝中重臣带陛下回宫,没有人比宰相大人更加合适的了。

  不过安禄山大人则是和我合谋,我还要一个揪出来假皇帝的人。节度使大人是个聪明人,我便索性和盘托出。他也需要一个立下救驾大功的机会。什么斧劈二帝,什么大佛寺私语都是演出来的。”

  说话的时候,阿倍仲麻吕对着吴勉的位置跪了下去,随后他慢慢的解开了身上的上衣,拿起来安倍晴明丢在地上的短刀,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小腹。深深吸了口气之后,倭国人再次说道:“掳走皇帝是死罪。阿倍仲麻吕应该为自己的罪孽偿命,只不过还希望吴勉先生能看早倭国数百万无辜百姓的份上,不要说破……阿倍仲麻吕谢过吴勉先生了!”

  说话的时候,倭国人举着手里的短刀对着自己的小腹猛刺了下去。不过就在短刀刺进他身体的一瞬间,阿倍仲麻吕却感觉到自己的手里一空。再抬头的时候,坐在床边的吴勉已经没有了踪影。

  就在阿倍仲麻吕发愣的时候,一个带着棱角的声音说道:“现在的倭国人都怎么了?要不拿刀对着别人,要不拿刀对着自己……”

  片刻之后,吴勉出现在了在程咬金的王府之内。此时,归不归已经站在他的身前等着这个白发男人。看到了吴勉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原本还以为你会带着倭国人的脑袋回来……怎么样?我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倭国人什么都算到了,有他国百姓当着在前面,你下不了杀……”

  “往前一步”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面无表情的说出来这四个字。老家伙没有听明白白发男人是什么意思,条件反射的向着白发男人的位置走了过去。就在他这一步落地的时候,天空当中突然响起来一个炸雷。

  就在归不归抬头看天的时候,手腕突然一紧,被白发男人紧紧的抓住。与此同时,天空当中又响起来一道炸雷。老家伙明白了吴勉的意思,想要运功抵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术法已经被一股古怪的力量锁住无法施展。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橘红色的闪电打在了老家伙的头上,归不归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阿倍仲麻吕逃过了一劫之后,心里知道侥幸。从此之后再不和朝中官员往来,因为有了救驾的功劳,皇帝又下了特旨,他虽然作为倭国人不过可以特列,阿倍仲麻吕可以在大唐境内到处游览,不过还是不可以回到他自己的故国。

  虽然不可以回国,倭国人还是和李白等人结伴游历大唐境内的名山大川。因为皇帝的禁令当中并不涉及他的侄子安倍晴明,两年之后,安倍晴明被阿倍仲麻吕送回了倭国。凭着他这几年在大佛寺中跟着空海和尚学习的风水之术,成为了前无古人的阴阳师……

  再说另外几个人,皇帝虽然安然回宫,不过宰相和节度使的恩怨反而更加大了起来。担心安禄山没有得到封公报复自己,等到这位三镇节度使回到自己的驻地之后。杨国忠天天在皇帝的面前打安禄山的报告,李隆基虽然在二人当中和着稀泥,不过他们俩的恩怨太深。终于到了无法弥补的程度……

  皇帝被掳走之后的第五个年头,杨国忠的话终于得到了验证。三镇节度使安禄山突然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造反,多年没有打过仗的唐军一触即溃。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便攻占了东都洛阳,随后集中兵力继续向着长安的进发。

  见到这个昔日的干儿子带着大队人马气势汹汹的杀过来,皇帝也只能放弃了长安,带着自己的贵妃在大队御林军的护卫之下,向着四川蜀地逃窜。看在爱妃的面子上,他并没有追究宰相杨国忠的责任。

  得到了皇帝支持的杨国忠在逃亡的路上,继续欺压身边的将官。让护驾逃亡的御林军上下军官无一不是怒不可遏,这股怒气在逃到马嵬驿的时候到达了顶点。御林军开始向皇帝摊派,如果不杀死宰相和贵妃的话,他们将效仿安禄山造反。

  此时的李隆基再也得罪不起这些官兵,当下只能下旨杀死了杨国忠和杨玉环兄妹俩。御林军见到罪大恶极的人已经死了之后,这才放弃了兵变,继续护送皇帝赶往蜀地避难。

  与此同时,安禄山的大军攻克了长安城。按着胡人的习惯,攻克了城池之后一定要屠城三天表示奖励的。没有想到刚刚破城安禄山的命令便到了:不许屠城,不许无辜杀戮百姓。尤其是城中程王府所处的街道,更加不许这些胡兵虎将随便进入。

  安禄山入城的当天晚上,就当他在李隆基的寝宫睡觉之时,突然感觉到一阵的凉意。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不在皇宫的寝宫当中,变成了城外的一座乱坟岗。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这么干的……

  惊慌失措的安禄山急忙逃到了洛阳城,原本他还想在长安城称帝的。现在只能迁都到了洛阳之后,匆匆忙忙的称了帝。就是这样,安禄山依旧不敢去找程王府的麻烦,还派人每天都将吃喝和平日用的损耗品送到程王府中。只不过程王府里面一直没有什么回应……

  这一仗一打便是十几年,最后安禄山自己都死了之后多年。唐军才在叛军手中收复了失地,天下再次回到了李家人的手上。

  此时李隆基已经退位,将皇位禅让给了自己的儿子李亨。他自己成为了太上皇,没有了自己宠爱的贵妃,回到长安之后李隆基变得郁郁寡欢。没过几年也死在了皇宫当中……

  李唐再次夺回长安之后,新皇帝李亨便多少对程王府的几个人又些怠慢。当初他们父子匆忙离开长安的时候,曾经写了书信请程王府的几位活神仙施展术法将安禄山等贼兵统统杀光。没有想到这几位老神仙跟着没有搭理,新皇帝心里虽然恼恨,不过还不敢得罪他们这几位活神仙。借口刚刚复国百废待兴,虽然没有免除程咬金的双王王爵,不过从那一天起,不在给程双王俸禄。

  虽然这点钱在受了泗水号供奉的程咬金眼里算不了什么,不过这实在有些侮辱人了。百无求准备好了要带着程王府的家人,扛着一百挑大粪去皇宫骂街。不过被已经白发苍苍的程咬金拦住:“哥哥,兄弟我心领了。不过骂街这事还是算了,大不了老程我这个双王不做了。江山让给他们老李家,现在他们对我这样。老程我早就不想干了……”

  第二天一早,程咬金便交上了辞王本,新皇帝李亨一点挽留的意思都没有,直接准了老程的辞王本章。

  做了这么多年的王爵,今天终于无官一身轻了。原本应该和吴勉、归不归一起出去转转了,不过放弃了长生不老之身的后果显了出来。扣除当年长生不老的那些年,现在的程咬金已经一百多岁了。

  毕竟还是叫了自己多年的爸爸,虽然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归不归也想办法让老程多活几年,守着一个人参娃娃在身边,怎么可能看着程咬金慢慢老去。当下老家伙没事便剪了小任叁几根头发,随后用热水泡了之后,让老程喝下给他再添几年的阳寿。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服用过长生不老药的原因,人参娃娃的效力竟然在在归不归的身上大打折扣。过了百岁的生日之后,程咬金的身体也开始一天比一天的变差。

  等到皇帝李亨死后,他的儿子李豫登基。就在新皇帝登基的当天,程咬金的寿命也到了尽头……

  一天前程咬金便什么都吃不下了,就在外面敲敲打打放鞭炮庆祝新君登基的时候,程咬金将府中所有人都叫到了自己的身边。将自己的家产分成几份让下人们分了之后,这才散了哭哭啼啼的下人们。对着归不归笑了一下,喘着粗气说道:“爸爸……这次儿子恐怕是不行了……儿子临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个心愿……”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伸出来一只手抓住了百无求,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归不归。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当初我和你结拜的……时候,你是叫他……爸爸的,老程我爹死的早,借你的光……又有了一个爸爸。看在兄弟我就要走了的份上……你还是再认他做爸爸吧……要不然兄弟我走了……哥哥你被人欺负了,家里没有大人……不行啊……”

  这个时候百无求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他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继续说道:“别说这个……别说了,这还不是你小子自己作的吗?好好的非哭着喊着不想活了……作吧,你就作吧……”

  “快点……我坚持不了多久了……快点……”程咬金紧紧的抓住了百无求和归不归的手,拉着他们俩往一起凑。

  看着程咬金吃力的样子,百无求一跺脚,说道:“就不是认个爹吗?老子听你的……老家伙!从现在起老子又是你儿子了!记得回去看看你们家祖坟,是不是炸了……”

  “这样不就好了吗……那个谁,开席……开席”听到了百无求重新认回了归不归,程咬金瞬间好像变了个人一样。虽然还是需要下人们搀扶,不过却也不是那个随时都要离世的样子。

  这个时候,已经准备好的下人将各色菜肴都端了上来。这巨大的落差看得百无求眼睛发直,明白过来之后对着回光返照一样的程咬金说道:“小子你是故意装死的吧?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你哥哥我?刚才老子差一点就和你一起去了?好玩吗?你都是快要死的人——呸呸呸……”

  “哥哥你说的没错,看在老程我就在走的份上,你可要对兄弟我好点……”说话的时候,程咬金少有的坐到了主位,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能在最后的时候看见你们爷俩和好如初,老程我去哪都认了。哥哥,等到兄弟我真走了,你可要守着咱爸爸,咱爷叔,咱三叔……”

  没等他的话说完,程咬金直接打断了他兄弟的话,说道:“老子就知道!认回来老家伙,就又认回来这么多的大辈。兄弟,老子看你这意思,在活个十年八年都没有问题……”

  程咬金听着哈哈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吴勉说道:“爷叔,怎么多年一直靠您关照。老程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挂念我们哥俩的,我这心里一直有句心里话要想说说。大家虽然都是亲戚,不过好歹没有那么亲。要不您看看有空的时候,给我哥哥找个奶奶?”

  说到这里,看到吴勉眼角一抽一抽的样子,程咬金哈哈一笑,做了个鬼脸之后继续对着小任叁说道:“三叔,咱们爷俩喝一杯。干了……老程我也有句话和你说说,你和我不一样,不能一直这样了。现在家里这些人当中,你就是爸爸、爷叔他们的软肋。一旦你被人制住,就算制住他们俩了。不能偷懒了……”

  小任叁将自己杯里的酒喝了之后,奶声奶气的说道:“顾好你自己吧,既然缓过来了,就好好养养身子。小程你这个人不错,就是有点不知道好歹。长生不老的身体说不要就不要了,难怪你和你哥哥是亲哥俩……”

  程咬金哈哈笑了一声,又对孙无病说了几句。最后在对着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归不归说了一句:“爸爸,老子的亲爹死的早,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占你的便宜。说句实话,儿子我没有占够……等我走了,就剩下你和我哥哥了……可惜了,明明我先走一步,在下面却等不到你们……”

  听到程咬金的话说了一半,百无求叹了口气,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说两句得了,来,哥哥抱着你回去躺着……兄弟……我的傻弟弟……”

  过来要将程咬金抱回床上的时候,才发现老程已经没有了气息。当下百无求忍不住的哇哇大哭了起来……

  此时,程王府外的大街上,一名太监在御林军的护卫下,扯着嗓子喊道:“皇帝驾崩了……全国服丧……国哀……”


耳东水寿 说:

隋唐以程咬金开始,又以程咬金结束,本来还要写的黄巢因为牵连后面两宋的故事,被挪到了下一个朝代来讲。今天开始,隋唐的故事便结束了。

接下来又到了道歉的时间了,一个朝代写完,我又要休息几天了,一个礼拜之后,咱们回来讲讲两宋的故事,顺便说一下,两宋开始,我们也开始试试一天四更的节奏。算是补上以前的更新,两宋的开篇是许久不见的大术士,和那个不争气的弟子张松.......一个礼拜之后再见,

下一卷:http://mianzhuan.wddsnxn.org/22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