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骨相

第四百三十八章 骨相

  程咬金带着吴勉、归不归等人进府之后,便看到一个身穿破旧僧衣的和尚端坐在中堂当中。见到了众人回来之后,和尚微笑着站了起来,走到了中堂大门口,对着众人、妖说道:“和尚我明明是个客人的,现在怎么好像是客人在迎接主人?真是罪过……罪过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和尚,你我本在一个长安城里住着,十几年未见。今天这么晚了你突然跑过来。让老人家我的心里很是不安啊。”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广孝和尚的注意力已经转到了吴勉的身上。这个男人头发变黑的消息他已经听们人们回来禀告了,不过吴勉和归不归都属于老谋深算之人,谁知道他是不是染黑了头发,拿自己作饵等着钓大鱼呢?不过现在和尚心里已经肯定吴勉是到了衰弱期,现在动手解决了吴勉的话,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过等到他看到了吴勉身后的百无求和孙无病的时候,他那一点小心思又烟消云散了。加上一个比他还要术法精深的归不归,三个顶尖的修士、大妖守着他。比他白发的时候也轻松不了多少。
  
  打消了动吴勉的心思之后,广孝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冲着归不归说道:“傍晚的时候,宫里有几个太监去和尚庙里听晚课。课后说了你们几位回来,又被皇帝召见的事件。和尚想着你们既然去了皇宫,说不定那位杨贵妃会来求你们驻颜之法。担心归师兄口快答应,这才过府前来提醒一下。万万不可教授这位贵妃娘娘养颜驻容之术。”
  
  听到广孝说的和老家伙猜测的一样,百无求忍不住开口问道:“不就是一个胖娘们儿吗?就是贵妃又怎么样?哪怕她是皇后,该教训的时候老子也不会和她客气。真敢来找老子我傻兄弟的事。老子就要问她——扛不扛揍吧……”
  
  听着百无求不得其法,广孝和尚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归师兄应该没有看过贵妃的骨像了,是吧?如果有机会再见杨贵妃的话,归师兄一定要看看娘娘的骨相。就会明白和尚我今晚前来的用意了。”
  
  这个时候,小任叁忍不住凑了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骨相?老不死的你们这些方士、修士的不是一直都摸骨看相的吗?怎么又开始兴看骨相了?面相我们人参知道,不过这个骨相应该怎么看?”
  
  “用他们和尚的话来说,骨相就是透过红粉看骷髅。”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转头对着广孝说道:“不过一般只有破了相的人才看骨相,那位贵妃娘娘好端端的。看什么骨相?”
  
  “杨贵妃的面相特殊,她的相在肉中。不去红粉是看不到本相的。”广孝和尚说到这里的时候,从怀里摸出来一张绢帛。在众人、妖面前打开绢帛,显露出来上面所画的女人头像。看着眉目鼻眼依稀有几分胖贵妃的模样。
  
  看这画像当中的女人,广孝再次开口说道:“几年前杨贵妃尚未进宫的时候,跟着和尚修炼过几天的术法。一开始和尚走了眼,以为看到的就是她的本相。没曾想后来感觉到杨贵妃的面相和后来受到的恩宠对不上,这才重新看了娘娘的骨相。归师兄,这个骨相是和尚偷偷画的,看着眼熟吧?”
  
  “这是祸国之相……”归不归看着画像上面的女人,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好,起码不是褒姒、妲己那样的亡国之相。要不然的话这世道刚刚平定几年,天下又要变成乱世了。”
  
  “难得归师兄你还这么想的开。”广孝说话的时候,又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纸条。纸条上面写着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将纸条递给了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再看看这个,归师兄能不能再笑出来?”
  
  “这是一个人的……”归不归看到了纸条上面的生辰八字之后,又看了一眼桌子上面那个女人面部画像。老家伙竟然叹了口气,回头看着程咬金说道:“咬金呐,现在老人家我都替你后悔,不应该把江山交给他们老李家。李唐的国运脉略实在太乱了。”
  
  “老人家您这话什么意思?不会真的又要再出一个武曌吧?”听了归不归的话,程咬金开始没底了。武则天过世之后这才没有几年,不会真的让小任叁说准了,又来一个女皇帝吧?
  
  归不归摇了摇头,说道:“还不如再出一个武则天,武曌那丫头是李唐内乱,不祸及天下。可是这个面相再配上后面的生辰八字,则是天下大乱。李唐就算保得住,也是江河日下之照了。”
  
  程咬金想了一下之后,对着程咬金继续说道:“好在老程我已经放弃了长生不老之身,再过二年我一闭眼,这江山是不是老李家做也无关紧要了。眼不见心不烦吧,幸亏老程我的气性不大,他们老李家的破事,能把我气的从棺材里面爬出来。”
  
  程咬金说完之后,广孝和尚接着说道:“这就是和尚半夜前来告知归师兄不要教授贵妃驻颜之法的目地了,贵妃的骨相是迷惑人心之相。这样已经非同小可,如果她再学会驻颜之法的话。那天下大乱,倒霉的就是黎民百姓了。”
  
  说话的时候,广孝已经讲绢帛和纸条都收了起来。随后他告辞就要离开,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当世的高僧。程咬金送他向着大门口走去的时候,广孝突然又想到了什么,站在大门口回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和尚差点忘了说,那位广治方士最近在长安城很吃香。这件事程王也是知道的,有空的话让他和你们说说……”
  
  说完之后,和尚在大门口对吴勉、归不归等人、妖行了佛礼。随后这才转身离开了这座程王的府邸,看着广孝远去的背影,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这个和尚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来黎民百姓了?他不是盼着国运乱点的吗?乱了他才可以从中取利。”
  
  “和尚这次的确又些古怪。”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次我们只要不教授那贵妃驻颜之法就好,只要再过两年她人老珠黄的时候,皇帝看不上眼或许就能破了她这祸国之相。”
  
  “老家伙,你回想一下她现在什么样子?就她那身板皇帝都能看上眼,就再老一点又算什么?”百无求难得说几句动脑筋的话,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说说,那个胖娘们儿会不会和安禄山有一腿?不是老子脏心,你们人世间这样的脏事可是不少。”
  
  “难得傻小子你开始动脑子了,不过这事你还是想左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动:“安禄山你也见过了,那么胖大的身体贵妃娘娘怎么看得上眼?胖子最看不上眼的就是胖子,他们俩在一起,李隆基随便想想都放心。”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正走回来的程咬金。嘿嘿一笑以后,继续说道:“咬金呐,怎么我们走的这段日子里,广治很出风头吗?”
  
  “这事老程我本打算明天再说的”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您问了,那老程我就说说。最近一段日子里广治在京城里很是招摇,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堆的达官贵人跟在广治的身后。除了广治之外,还有那个倭国人叫做阿倍仲麻吕的,他在京城也开始出风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