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三十七章 驻颜

第四百三十七章 驻颜

  看到自己的贵妃出来之后,李隆基亲自站了起来。拉着这胖贵妃的手,来到了程咬金和吴勉、归不归等大修士的面前,说道:“朕于爱妃引荐,这位便是双王殿下程咬金了。程王身后的便是传说当中的几位大修士了,爱妃的心愿今日或许就要如愿了。”
  
  听到皇帝说到那几个怪人便是传说中长生不老的大修士,胖贵妃马上来了兴趣,在几个宫女的搀扶之下对着吴勉、归不归行了大礼。见到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还好,看见他们身后还站着一只一人多高的大猴子,开始她还被吓了一跳。不过想到他们都是世外仙人,或许这大猴子是他们豢养的仙宠、坐骑也有可能。这才见怪不怪的继续行礼……
  
  站起来之后说道:“早就听说几位活神仙了,想不到今天才有机会相见。实不相瞒,玉环待字闺中之时,在广孝大师的门下也学过几天方术。今日见到几位大修士,在方术一道还有不解之处,还要请几位大修士赐教。”
  
  “娘娘原来也是同道中人……”归不归站起身来还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娘娘不要轻信外界对我等的传言,我等就是几个小修士而已,实在不敢当神仙二字。而且术法一道变化万千,我们几个也只是窥探了门径,娘娘若是要修炼术法,老人家我推荐方士一门两位大方师广仁、火山二人。他们俩已经到了大圆满境界,一定可以为娘娘答疑解惑。”
  
  听到归不归一口回绝了自己,胖贵妃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皇帝之后,继续说道:“大修士不要客气,玉环并非是要学习什么改天换地的大术法,只是想修炼一些驻颜的法子。玉环不求长生,只求不老……”
  
  听到了胖贵妃想要修炼驻颜的术法,归不归的脸上露出来古怪的表情。随后老家伙嘬了嘬牙花子,随后继续说道:“娘娘您看看老人家我这长相,就知道驻颜一道我老人家并不精通了。不过那位广孝和尚纵横数个朝代,还是壮年的模样。娘娘要学驻颜,应该找他才对。”
  
  胖贵妃就是在广孝那里学不到驻颜的术法,在皇帝的嘴里听说了这几位奇人的事迹。原本以为这几位高人可以替自己答疑解惑的,没有想到却被归不归一口回绝。至于这个老家伙说的什么不精通驻颜一道,贵妃打死都不相信。一年之前宫中大闹鬼物,就是他们几个解决的。相比较那样的大术法,驻颜一道简直不堪一提。
  
  看到自己爱妃面露不悦之色,皇帝急忙打了个圆场:“现在不说这个,几位大修士都是刚刚回到京城,就被朕请过来了。今天我们只是畅饮,其他的时候以后再说。不可以扫了几位大修士的酒兴。”
  
  这个时候,安禄山也笑呵呵的离开了座位,走到了比他还要小二十岁的胖贵妃面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因为他实在太过胖重,这一跪震得旁边桌子上杯盘乱颤。
  
  这位三镇节度使哈哈一笑,对着胖贵妃磕起头来:“孩儿见过娘亲,愿娘亲青春永驻,福寿绵长。这次儿子进京的匆忙,没有准备什么值钱的礼物,只有一百颗东珠孝敬娘亲。还请娘亲不见怪罪孩儿太寒酸,李猪儿,还不快快讲我的给你奶奶的礼物拿出来吗……
  
  说话的时候,安禄山的身后走出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厮。从身后的包裹里面取出来两个精致的锦盒,当着众人的面将锦盒打开。就见两个锦盒里面满满都是拇指大小的东珠,这样的东珠一颗都是传世珍宝,别何况两个箱子里面足足有一百颗。
  
  见到了东珠之后,胖贵妃的脸色这才算缓和了一些。当下抱起来一个锦盒,拨弄了一下里面的东珠,咯咯一笑,说道:”难为我儿还惦记着,陛下,看这孩子这么孝顺,您也要多加赏赐才对。”
  
  “儿子孝敬娘亲还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禄山朕还有大用,就算赏赐也不急于与这一时。”说完之后,皇帝宣布酒宴开始,随后和吴勉、归不归等人、妖开始吃喝起来。
  
  因为自己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那位胖贵妃对吴勉、归不归等人、妖也开始冷谈了下来。她只是和皇帝、安禄山说笑,只是勉强应付着陪同李隆基过来敬了一次酒,随后便在不理会这边的人、妖。
  
  相比胖贵妃,那个半妖胡人安禄山倒是八面玲珑。他将皇帝、贵妃哄的哈哈打笑不算,还时常来吴勉、归不归这边敬酒。百无求和他对脾气,虽然归不归和程咬金都说这个半妖不是好人,不过两杯酒下肚之后,二愣子也不管不顾了,竟然和安禄山一起脱掉了上衣,一起在酒桌之上跳起舞来。
  
  别看安禄山三百多斤的重量,不过跳起胡人的舞蹈来不停的原地转圈。谁看到都不会相信这会是一个三百多斤的胖子跳的舞蹈,看着安禄山不停的转圈,百无求的酒劲上面在桌子上不停的翻起跟头来。二愣子的体型高大却灵巧的很,看的皇帝、贵妃都拍着巴掌叫好。
  
  眼看着快到了子时酒宴才算结束,皇帝、贵妃和安禄山无不喝的酩酊大醉。李隆基和胖贵妃二人被搀扶回了寝宫,安禄山已经走不了,被抬回到了他的节度使行馆。只有程咬金、吴勉和归不归他们好端端的沿着原路回到了程王府中。
  
  再回去的路上,出了一身大汗已经醒酒的百无求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那个大胖娘们儿要学驻颜的术法,你教她就得了。那点术法对你来说算个屁?你看看她知道你不肯教之后差点翻了脸,大胖脸都快赶上驴脸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傻小子你没有她说的吗?这位贵妃娘娘曾在广孝的门下学过术法。驻颜之术的确不算什么,不过广孝和尚都能放弃这么好巴结皇帝的机会,他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他都不教,老人家我更加不会裹这个乱子。”
  
  听到了老家伙的话,一边的小任叁想起来一段陈年往事。小家伙奶声奶气的说道:“老不死的,你是担心这个大胖娘们儿变成下一个小武曌吗?你说说他们老李家怎么尽干一些牝鸡司晨的事儿?”
  
  “天底下一个武则天就够了,出不了第二个。”此时,一边的吴勉突然说了一句。不过他还是老毛病,说了上半句之后便闭上了嘴巴。同车的几个人、妖一直等着他的下半句,可吴勉却将头扭到了一边,好像刚才的话就不是他说的一样。
  
  最后还是程咬金哈哈一笑,化解了又些尴尬的气氛:“依着老程我来看,这位杨贵妃最多也就是个红颜祸水。武曌那次还是所有的变局都乱到了一起,最后才让她捡了个便宜。那样的乱局,之后都不会再看到了。”
  
  说话的时候,马车已经停在了他程王府的门口。就在众人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程王府的管家小跑从里面出来。对着众人、妖见礼之后,对着自家主人说道:“殿下,那位广孝和尚在府中等候多时了。他说有要事求见您和几位仙长……”
  
  “广孝来了?”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眼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黑头发得男人说道:“这么多年在一个长安城里,都不来往。偏偏这个时候来拜访,这个和尚还真是不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