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友相见

第四百二十二章 老友相见

  将水晶棺椁里面的年轻人扛在肩头之后,陆无忌转身便要顺着鬼物们冲进来的方向逃出去。吴勉已经被数不清的鬼物们团团围住,而归不归和百无求已经被鬼物们淹没。虽然在他们几个人、妖动动手便有大批的鬼物倒下,无奈这些鬼物们实在太多,只是眨眨眼的功夫,便有大批的鬼物们填补上了空缺。
  
  陆无忌占着阎君的身体,这些后来冲进来的鬼物都不知道眼前的阎君是假的。见到自己的君上之后纷纷让开了道路,陆无忌冲出来竟然没有任何单位阻挡。远处指挥的大阴司也没有下令阻拦,这妖物夺舍了妖神的身体之后,自然会将阎君的身体放回来。
  
  只要阎君能回来,一个妖神也算不得什么。
  
  眼看着扛着妖神的‘阎君’就要冲洞口冲出去的之后,它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身子向后平铺着倒在了地上。
  
  原本还被陆无忌扛在肩上的清瘦年轻人却站在了地上……年轻人咪缝着眼睛原地转了一圈,看着身边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鬼物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为何到处都是鬼物……”
  
  话说的时候,年轻人看了一眼脚下不知所措的‘阎君’ _眼。只是_眼它脸上的表情便变得复杂了起来,当下年轻人一伸手抓住了‘阎君’得衣服领子,将它直挺挺的抓了起来。
  
  脸贴着脸说道:“为什么你占了本王的身体……”
  
  这个时候,看到自家君上被人制住之后,周围的鬼物们也不管什么吴勉、归不归了,都一股脑的向着年轻人这边冲了过来。眼看着冲在最前面的鬼物就要扑到年轻人身上的时候,它突然大吼了一声:“混账!想要谋逆妖王吗? ”这一句话喊出来的同时,所有的鬼物同时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沬的抽搐起来……这一嗓子竟然有如此大的威力,年轻人自己都没有想到。它有些呆楞得看了一眼周围倒地的鬼物们之后,继续对着‘阎君’说道:“你竟然敢占本王的身体,疆卞呢?让它出来见我……”
  
  “你是亚王……”这个时候,陆无忌终于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年轻人的身体里面竟然是亚王的魂魄。
  
  想不到老疆卞是还留了这么一个后手,现在它明白为什么吴勉、归不归明知道妖神就在地下,却迟迟的不动手。
  
  说的好听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不是妖王,分明就是再等着自己来触发这个机关……当初妖山大战的时候,亚王惜败于疆卞之后。老妖王却一直都没有处死这个对手,就是为了准备把亚王的魂魄风灾妖神的身体之内。妖神的魂魄虽然被寄养在百无求的身体当中,不过就算是妖神的身体,没有里面魂魄的滋养,早晚也会衰亡。
  
  亚王的魂魄被禁锢在妖神的身体当中,只记得自己败给了疆卞之后被囚禁了起来,完全不记得是怎么被关在这个古怪的身体当中。眼前为什么又出现了一个自己的身体?这个身体当中却是另外一个人的魂魄……而且自己的本事什么时候这么强大了,它是经过了妖山、地府大战的。
  
  知道这些鬼物们的实力,虽然在自己面前不堪击一,不过它自己也没有强大到如此地步……现在自己所控制的身体又是谁的呢……“原来妖神身体里面关着的是亚王……”这个时候,没有了鬼物们的阻拦,吴勉、归不归都到了年轻人的身边。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猜到了老疆卞会在这身体里面动手脚,不过还是没有想到它会把你这样大人物的魂魄放在这身体里面……”
  
  “混账!疆卞呢?让它出来,鬼鬼祟祟的不敢见人,这样也配和本王相争妖山天下吗? ”听到了疆卞的名字之后,年轻人显得暴躁了起来。它瞪着面前的两个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妖山如何了? 一统了吗?谁是妖王……是白浊还是疆卞?”
  
  “亚王……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时候,百无求跟在归不归的身后走了出来。此时它嘴里说话的时候发出来的是那位妖帝白浊口音。身形步伐也不再是二愣子的做派,走到了年轻人的身边之后,‘百无求’继续说道:“亚王,原本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想不到时隔多年我们再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形。都是在寄人篱下,不能以本体说话。”
  
  “你是妖帝白浊……”看着面前走过来的大个子嘴里说的是自己亦敌亦友老朋友白浊的声音,年轻人也吃惊不少。当下它已经猜到了大概,叹了口气之后,说道:“本王被关在这个身体里,而你也成了这个样子。那么说起来的话,统一妖山的就是疆卞了,是吧?疆卞在哪里?本王要向这位妖王陛下贺喜……”
  
  “它也下世多年了”妖帝白浊叹了口气之后,有些怪异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继续说道:“现在掌管妖山的就是它了,也是你这身体真正的主人百无求了。说来惭愧,当年我们三个也是争夺妖王大位一辈子。想不到最后我却是以这样的形态蹭了一个妖王。”
  
  “疆卞死了……”虽然它们三个相争相斗多年,自己也被疆卞弄成了这样的德行。不过现在从白浊的嘴里听到了疆卞已经下世的消息,亚王心里还是有一些悲凉。似乎因为妖王疆卞的离世,标着了它们这个时代的结束。
  
  “是,疆卞死了,我们马上也要解脱了。” ‘百无求’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也应该早就投胎的,不过我的魂魄受了伤,脱了妖神的福气,我现在已经修养了过来,现在可以去转世投胎了。亚王,你我相斗了一辈子,现在一起去投胎,如何?你我走了之后,这两个身体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这时候,年轻人将手里的陆无忌轻轻扔到了地上。而吴勉、归不归好像没有看到一眼,记不去找它的麻烦,也不挑唆年轻人对它下手。
  
  “就算要死,我也不能死在这个皮嚢里。”年轻人微微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倒在地上的‘阎君’说道:“把我的身体还给我,我要死在自己的身体里,而不是死在这个古怪的皮嚢里面。”
  
  看到亚王要舍弃这个皮嚢,‘百无求’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亚王,你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魂魄在那个皮嚢当中吗? 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身皮嚢吗?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是疆卞用来羞辱本王的。”年轻人恨恨的说了一句,随后摊开两只手,看了看手掌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有什么特别的,这皮嚢白白嫩嫩的,看着都不像妖物的身体。上辈子本王造了什么孽,今生要被寄养在这样的……”
  
  说到一半的时候,年轻人好像想到了什么。它猛的一抬头,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当年疆卞突然异军突起,传说是得了妖神的法力。现在疆卞死了,那妖神呢?”
  
  “妖神不久在这里吗? ”这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伸手使用寒冰之法炼制出来一个一尺半左右的冰镜来,将冰镜摆在年轻人的面前,让它看到自己的相貌。随后笑咪咪的说道:“这就是妖神了,这将近两年前,亚王您就是妖神……”
  
  “本王是妖神? ”亚王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冰镜里面的自己,随后仰头对着妖帝白浊说道:“依然本王现在是神体,那白浊兄只能自己独自轮回转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