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皇城之外

第三百九十四章 皇城之外

  接下来的几天,长安城都传来夜间有鬼物出现的事情。不好在程王府的人事先做了准备,不是提前将闹鬼所在地域的民居租下来,便是利用归不归事先施展手段迷晕了周围居住的百姓,故而虽然这几次闹鬼的声势太大上许多,却没有像之前几次那样,造成什么大的恐慌。

  程王府内,每天早上归不归、程咬金等人都在地图上算着引接地点向皇宫的推进速度。算着不久之后,皇宫那里就要闹起来了。

  “爸爸,今天晚上就要轮到皇宫东门的玄武大街了。算着明天皇宫就要热闹起来,真的不用进宫和皇帝透漏一下吗?让他在有个准备也好。”看着地图上的位置已经到了皇宫边缘,程咬金扭脸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都是吓一跳,不过有准备的没准备的不可是一码事。前几天可是有吓死人的先例,要是不说一声的话,一旦皇帝被吓出来个好歹的。也是麻烦……”

  “那你就小看当今这位陛下了”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少年之时便参与了推倒武周的神龙革命,之后帮着他父亲绊倒了韦后一族,接下来后掀翻了太平公主。

  这一步一步走过来可是比见鬼什么的要精彩多了。”

  说到这里,老家伙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好像别人都不存在的吴勉一眼。看到白发男人没有什么话要说,这才继续说道:“现在你打草惊了蛇,幕后那位不再动手引鬼,那些孤魂野鬼怨气加深续继游荡在京城之内,可不是什么好事。”

  “老不死的,这几天听你说话的口气,这些孤魂野鬼的数量可是不小。就咱们几个能不能对付得了?”

  这个时候,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凑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小家伙看了看桌子上面的地图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人参可不是说你们不行,不过要是当中要是有百八十个漏网之鱼的,那丟的可是你老不死归不归的人。”

  “谁说老人家我要亲自下场了?

  这件事自由解决之人,什么时候轮得着我老人家? ”这个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小任巻眨了眨眼,随后继续说道:“人参你也说是孤魂野鬼的,那自然是下面的阴司鬼差来管。这次正好和它们缓和一下关系,当初在妖山上结下的子梁太深,一点一点的化解吧。”

  “老子就说老家伙你怎么不着急不上火的,原来已经想好了对策。”

  这时候,百无求也凑了过来。这位新妖王看了一眼自己压根看不懂的地图之后,继续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不过明天皇宫里面就要热闹起来了,现在临时去找,一旦人家不给你面子,老家伙你这张老脸往哪放?”

  “这个傻小子你不用担心,你爸爸我昨天已经联络了长安城里面的阴司,就等着今天晚上它们的回话了。”归不归嘿嘿_笑之后,继续说道:“将天下的孤魂野鬼带到地府,算清功过之后安排它们转世投胎,这原本就是阴司鬼差的应尽之职。算起来这次阴司要欠我老人家一个大大的人情。等着晚上看吧……”

  由于这一天晚引接的地点就在皇宫附近,那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民居,出了各部的衙门之外,便是御林军的军营。程咬金、归不归不用像之前几天那样的忙碌,当下,他们这几个人、妖早早的用完了晚饭之后,便到了玄武大街的所在,等着那些孤魂野鬼按着引接的路线到达这里。只要过了今晚,明天就要等着阴司鬼差的人前来收拾残局。

  天色彻底黑下来,还没有到子时引接的时辰。吴勉、贵不贵他们几个找了一个酒肆。提前让老板准备了一桌子的酒菜,隐去了身上的气息之后,开始边吃喝边等着归魂野鬼聚齐,顺便也等着阴司鬼差的人出现。

  眼看着就快到子时的时候,在酒肆不远处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团黑影。片刻之后,几个人影从黑影里面走了出来。为首的人影看着眼熟,正是当年陆无忌大闹长安那次出现过的阴司正堂。

  这位阴司正堂似乎又些怨气,出现之后,便唠唠叨叨的对着身边的阴司发着牢骚“这次又是吴勉、归不归他们几个惹出来的事端,什么引接符引鬼的,本司怎么不信那样的符文会这么随随便便的写在大街上?”

  “正堂大人说的即是,归不归那只老狐狸什么时候说过真话,这次把您老人家哄骗过来,不知道再打什么鬼算盘。”旁边的阴司过来凑趣的继续说道:“如果这次还是那只老狐狸在哄骗正堂大人您,回去之后您便在阎君面前告他一状。就算是长生不老又怎么样?谁知道那个老家伙什么时候不走运……”

  这名小阴司的话还没有说完,旁边另外一名阴司已经看到了墙壁上面画着的引接符文。当下它急忙将画着引接符文的砖石抠了下来,恭恭敬敬的送到了自己长官的面前:“大人请看,这是卑职在旁边的民居里面发现的。像是引接符文……”

  “这还是真的……”阴司正堂看了_眼砖石上面的符文之后,皱了皱眉头,随后厉声说道:“谁是长安城的阴司?滚出来自己看看,自己的衙门口着火了,还是隔壁邻居告诉你的。谁是长安城的阴司?还要本司去看花名册吗?”

  “卑职李凤翔正是长安城的班值阴司……”刚才一个劲在凑趣的阴司苦着脸走了出来,低头站在阴司正堂的面前继续说道:“卑职一直按着阴司的规矩,每日检查长安城的孤魂野鬼,并没有发现有归不归所说的事情发生。想来是那只老狐狸自己画上去的,大人您是知道的,当年引接符泄漏……”

  “放你姥姥的屁! ”这个时候,百无求再也忍不住,一脚踹开了酒肆的大门,随后站在大门口对着对面的阴司鬼差骂道:“瞎了你们的死母狗眼,自己的屎拉在裤兜子里,说是别人蹭在你身上的!还要脸吗?

  看什么看?那个什么倒霉正堂的,说的就是你!没见过老子这么正经的妖王吗?”

  “本司说谁怎么眼熟呢?原来是妖王陛下……”阴司正堂冷笑了一声,它们地府和妖山势不两立。平常不见面还要骂几句闲街,现在看到了这位妖山最大的首领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气。当下它冲着百无求开口说道:“阴司当中还没有遇事隐瞒不报的,想来这件事是妖王你所捏造的,想要看我们阴司的笑话……”

  “去你二姨夫的!你算是什么葱姜蒜?老子看你的笑话才叫笑话。”

  百无求冲到了阴司正堂的面前,还没等它反应过来,伸手一把揪住了它的衣服领子。抬手就是一嘴巴:“老子现在就弄死你,看看你手下的阴司是不是隐瞒不报……”

  阴司正堂完全没有想到这位妖王和以前的疆卞风格大大的不同,说打就打当自己是什么了。挣脱了几下没有挣脱出来,便对着自己的手下喊道:“你们都是瞎子吗?以为本司被它打死,这阴司正堂的位置就是你们得了?还不动手拿下这贼妖王吗?”

  就在众阴司一哄而上,准备和妖王比划两下的时候。突然从四面八方的民居当中,走出来无数的孤魂野鬼。这些魂魄的目光呆滞,好像被什么看不到的绳子牵引住一样,慢悠悠的向着它们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