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后悔

第三百九十二章 后悔

  “呦,这不是阿倍阁下吗?那阵妖风把你吹到本王我这里了? ”看到了拦住马车的是朝衡之后,程咬金阴阳怪气的上下打量了倭国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这是做什么?这是要回倭国,盘缠不够就来本王我的车前碰一下,打算挣点回我国的盘缠?那个谁,抓一把铜子给阿倍先生。可怜见的……”

  此时的倭国人脸色已经惨白,当下他一把拉住了程咬金的车门,惊慌失措的说道:“程王殿下不要玩笑,朝衡的性命危在旦夕,如果殿下不救我,朝衡便只有死路一条……”

  “大街上这么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有什么话上来说,傻小子委屈你到前面坐。”看到倭国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将自己的便宜儿子赶到了前面的车夫做的位置之后,让倭国人坐到了自己的旁边。

  程咬金虽然颇有些不以为然,不过老家伙既然已经决定的事情,他这个双王也不敢反对。

  朝衡了进马车之后,还是又些惊恐的向外看了一眼。见到车窗外面没有什么异动之后,这才开口说道:“多谢程王殿下,几位大修士的救命之恩……”

  虽然默许了这个倭国人上车,不过程咬金嘴上还是要表示一下自己的不满:“先别着急谢,说说到底什么回事。本王的能耐有限,如果阿倍阁下惹得乱子太大,还请先生下车,不要给小王招惹杀身之祸。”

  倭国人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双王殿下,那天他过府拜访的时候程咬金对自己还是很客气的,这么今天就变了脸?就因为自己揭露了李和中是韩贵人奸夫的事情?

  这不是为臣子应做该的事情吗?

  “阿倍先生不要听咬金胡说,刚才老人家我说了他几句,这孩子脸上又些挂不住,阿倍先生你来的不是时候。”归不归嘿嘿一笑,替程咬金遮了过去。随后老家伙和颜悦色的对着倭国人继续说道:“看在空海和尚的面子,能帮到阿倍先生的我们几个一定尽力而为。不过老人家我也要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倭国人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说道:“怪就要怪朝衡我一时多嘴,惹下了塌天大祸……”

  刚才朝衡在皇宫当中卖弄炫技,直接说出来了昨晚是有人假扮厉鬼,之后又揭穿了宫中道人李和中便是奸夫的实情。原本想着在大唐皇帝的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而李隆基的表现也似乎真对这个倭国人青眼有加。朝衡心里还在盘算着过几天皇帝会颁下圣旨,给自己一个封赏,也好住堵他的嘴巴,不要将这一段宫廷秘闻传播出去。

  不过就在他跟着广孝和尚从皇宫里面走出来的时候,那位空海大师都盛赞不已的高僧却对他露出来了奇怪的表情。随后,广孝和尚直接对着倭国人说道:“恭喜阿倍先生了,今日只因,必有他日之果。

  如果先生侥幸能过得了眼下这一难关,日后必然可以成为一代人杰。

  只是眼下便有刀山火海,先生你一定要小心了。一时大意小心万劫不复……”

  “大师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皇帝陛下会对朝衡不利吗?”倭国人又些心虚的最又看了一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之后,这才压低了声音,继续对着广孝和尚说道:“朝衡也知道刚才又些卖弄了,不过您和程王殿下都在宫殿之内。托您和程王殿下的福,皇帝陛下总不能只对朝衡下手吧?”

  “阿倍先生的华语说得很好,可惜见识还是浅薄了一点。”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以为刚才在宫殿里只有你一个人看出来昨晚的厉鬼是有人假扮的吗?和尚我早就发现厉鬼有诈了,鬼物和术法和尚还是能分清楚的。不止是我,就连那位双王程咬金也看出来了端倪。你说到寝宫当中的事情,已经揪出来李和中前后两次,他的表情没有一丝惊讶……”

  说到这里,广孝和尚再次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这件事最少三个人看出来了端倪,和尚我不说,程咬金也不说。朝衡先生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时候,倭国人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回答道:“此事只能皇帝自己察觉,不能由外人评说……不过刚才大师您和程王殿下都在宫殿当中,就算有人要一一灭口,也不会单单对着朝衡下手吧?”

  “这就是你第二个不知了”广孝看了开始慌张起来的倭国人,顿了_下之后,再次说道:“你不知道靠山有多重要,广孝虽然只是一个和尚,不过历经几朝不倒。和尚不敢说术法通玄,起码皇帝不敢动我,术法便是和尚的靠山。程咬金和我不同,他的背后是吴勉、归不归等大修士,更深一层还有妖族的势力。

  皇帝忌惮程咬金背后的靠山,也不敢动他。那么和尚我再来问你,阿倍先生你的靠山是什么?你们那个所谓的日出之国吗?”

  看到朝衡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广孝和尚又是一笑,拍了拍倭国人的肩膀之后,他继续说道:“和尚和程王有这样的靠山,尚且没有在皇帝面前卖弄,阿倍先生你孤零零的一个人,皇帝灭了你的口,顺便也点拨和尚和程王,这样的事情做做又有何妨?”

  此时,朝衡的脸上已经流下了冷汗,他想了半响之后,才回答道:“皇帝陛下刚才说了,他连宫女都能赦免,又怎么会难为我一个外国使臣?”

  “皇帝说的话也可以当真吗?”

  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阿倍先生你真是天真,天底下最不可信的人便是君王……”

  此时朝衡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当下他一把拉住了和尚的胳膊,说道:“大师救我……朝衡愿拜在大师门下,请师父做朝衡的靠山。”

  “你倒是先学先用”广孝微微一摆手,便从倭国人的手里挣脱了出来。随后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找错人了,现在阿倍先生你是惹祸的根苗,和尚我又怎么敢把你带回庙里?和尚虽然不怕皇帝,不过天下的僧侣干千万万,他们总是怕皇帝迁怒的。拜师这件事情请恕和尚不敢从命 ”

  看到了倭国人手足无措的样子,广孝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和尚这条路虽然堵死了,不过还有一条路,阿倍先生如果走好了,就算皇帝也要忌惮你几分了。”

  “朝衡刚刚在宫殿里好像得罪了程王,现在去求程王的话,他会搭救我吗? ”倭国人犹豫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程王似乎对我有些成见,或许这条路也是四路。”

  “你不试试,如何知道这条路是生是死? ”广孝和尚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他们几个人不比和尚,没有那么多牵挂的东西。有了他们这个靠山,就算皇帝对阿倍先生也是无可奈何。”

  听了广孝的话,倭国人这才一路向着程王府跑了过去。在半路上见到了程咬金的马车,当下也顾不得许多,直接扑倒了马车上。

  听说是广孝和尚的举荐,归不归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和坐在对面不言不语的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说道:“广孝和尚真是高看我们了,不过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我们去招惹皇帝呢?朝衡,我们几个可没有得罪皇帝的理由啊,咬金这双王爵来之不易,老人家我还要靠他来光宗耀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