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又见遣唐使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又见遣唐使

  “好好的不待在洛阳,回来做什么?”程咬金对李显迁都的消息颇为不满,原本长安城内他老程就是土皇帝,现在真正的皇帝回来,这十几年的好日子就算结束了。
  
  “这里原本就是他们老李家的京城,现在武周结束了,人家老李家的人当然要回来看着祖业了。” 一边的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几十年了,也没有看到陆无忌再出现。原本想着归尘已经归了尘,它缓过来之后变回来报仇,想不到这小子是倒能忍,一直忍到现在。”
  
  这么多年吴勉、归不归一直待在长安,就是担心自己一走,陆无忌回来用程咬金撒气。反正老程已经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陪着他到传世投胎也不过几十年的光景。这些人这才一直留在长安城,这是当中归不归在自己便宜儿子的陪伴之下,回去了老家伙的洞府,重新布置了看家的阵法,这才安心回来继续陪着自己的干儿子。
  
  陆无忌一直没有露头不算,就连广仁、火山师徒俩也好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样。难得这十几年没人过来捣乱,这日子过的也算是舒心。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被皇帝迀都的消息打乱了,几天之后,新皇帝的圣旨到了,命程咬金为迎驾大总管,负责宫皇的修葺已经迎接圣驾的一切事宜。原本这也算是极大的肥差,算事李显给程爷爷的一点见面礼。不过老程现在是连长生不老之身都能放弃的人,还有泗水号每年的孝敬,又怎么会看上这些身外之物。
  
  程咬金照例称病推辞,皇帝无奈之下只能另外选派他人。半年后之,皇帝的御驾开始从洛阳城回到了旧都长安。谁也没有想到,在回来的路上这位新皇帝竟然旧疾复发一命呜呼。
  
  李显的皇后韦氏打算学自己的婆婆,老公死了却秘不发丧。
  
  只说皇帝偶染风寒不见外官,私底下却用自己老公的名义连发数道圣旨。封了自己的父亲韦玄贞为王,加封了骠骑大将军。让他率领十万人马前来护驾。
  
  不过武则天从古至今只出了一个,她也是借了占袓的势,又谋划了多年才一朝称帝的。韦氏匆忙之间自然错漏百出,很快便被随驾的相王李旦、李隆基父子发现了端倪。
  
  趁着韦玄贞大军尚未赶到之前,相王父子突然发难。带着御林军闯到了皇帝大帐当中,发现了已经发臭李显的尸体。随后,这父子俩将害死皇帝的黑锅扣在了皇后韦氏的头上。将韦氏杀死在皇帝的御帐当中,随后又借李显的玉玺下了几道圣旨,免除了骠骑大将军韦玄贞的一切官职。将其关押在他自己的军营当中,随后传旨的官员又将其暗杀在囚牢当中。
  
  洛阳出来的时候,皇帝还是李显,谁也没有想到在半路上已经换成了他兄弟李旦。回到了长安城之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李旦即皇帝位,册封这些立下最大功劳的儿子李隆基为皇太子。
  
  消息传到了程咬金的府中,老程哈哈一笑,说道:“现在老程我能笑话笑话他们老李家的人了,等着有朝一日下去见到了李渊、李世民他们爷俩,老程我要问问他们俩都是怎么教的孩子?
  
  天下让儿媳妇窜了,然后儿子们又打的好像一锅热窑似的。”
  
  “傻兄弟,这天下再怎么争,也是他们老李家的家务事,和你姓程的有什么关系?”这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看了一眼程咬金之后,又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说起来妖王现在是姓百的,在外面逛了这么多年。等着送了程咬金下去之后,差不多也要回去看看了吧?”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妖族可不是他们姓李、姓武的,老疆卞做了千年的妖王,惹事的不少,成事的也只有最后它最得意的儿子疆盟了。傻小子你又没有儿子,怕什么?”
  
  “不是儿子的事……呸!关儿子什么事了,老子怎么说也是妖王,回去到自己的王国享享福……”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程咬金的管家进来,在自己主人得耳边说了几句什么。看的妖王陛下皱起了眉头,对着自己的‘傻弟弟’说道:“你们还有什么背人的话?怎么,兄弟你打算娶个小的,不想让我们知道?以为这样就没人笑话你了?”
  
  “哈哈哈……老程我可不好这一口。”程咬金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又出大事了,咱们这新皇帝决定要禅位给太子李隆基,想不到啊,武瞾死后,这皇位兜了一大圈,最后落到了李隆基的手里。当初老程我还在长安城见到过那个小家伙,想不到当初一个吃奶的孩子,会有这么大的城府。”
  
  李旦称帝之后不久,看到自己这儿子开始结党,交集各路的重臣。为了避免皇位之争在他们父子俩身上重现,索性将皇位传给了太子。说起来李隆基在武则天退位,和自己称帝都是立下过最大功劳的。算着这皇位也是他自己一手争下来的。
  
  武则天退位之后,直到李隆基登基称帝,才算将天下稳定了下来。新皇帝登基之后,对程咬金这位历经几代皇帝的老王礼遇有加。知道现在这位双王府里还住着几位老神仙,也不过来打扰。只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总是送上一份厚重的礼物。颁下有关程咬金的圣旨之时,也从不直呼他的性命,每每都是在双王之后加上一个殿下。大唐开国以来,老程也算是得皇帝礼遇的第一人了。
  
  李隆基经营了几年之后,武瞾登基之后便不再往来的各国使臣也纷纷露了面。许久不见倭国派来的遣唐使也出现在了长安城的大街上,加上跟着泗水号商队进入长安的波斯商人,以及来自天竺各国前来传教的僧侣。自打刘邦将国都建在长安城以来,吴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里这么热闹的。
  
  一天下午,在酒肆饮酒回来的百无求、小任叁嘻嘻哈哈回到了程王府中。小家伙笑嘻嘻的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知道我们人参刚才在酒肆当中看见谁了吗? 一个来自倭国的遣唐使。一串名字叫做阿倍仲麻吕什么,说在倭国他们叫做日本的一间寺庙里,跟着一个叫空海的和尚学的唐语。空海!你们还记得那个小和尚吗?当年被陆无忌追的到处跑的小和尚……”
  
  看着小任叁说起来没完没了,百无求忍不住抢话说道:“老子替你来说,这个叫做阿倍仲麻吕的还有个唐人名字叫做朝衡。
  
  他说空海小和尚现在在日本了不得了,是他们那里皇上家里的常客,还在倭国开宗立派,周围小国都派人前去听他讲经。它二姨夫的,不是当年那个跟在我们身后,吓的直哆嗦的小和尚了。“难怪昨天礼部侍郎来送秋敬的时候,说又来了一波遣唐使,他们礼部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这时候,程咬金说了一句。看到百无求住了口,他这才继续说道:“不过听说这几年从倭国来的船只多遇风浪,一连沉了三拨遣唐使了,这个阿倍仲麻吕能活着达到长安也算是不容易了。”
  
  这个时候,小任畚再次说道:“可不是吗?朝衡现在可是长安城的大红人,他说的一口好唐语,他还带了一个侄子叫做清明什么的,听说也是一个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