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章 意外

第三百八十章 意外

  见到了布袋消失之后,反应最大是百无求了。这位新妖王明白过来之后,围着那张桌子来回转了一圈之后,说道:“怎么回事?刚刚那布口袋明明就在这里的,老子一直叮着呢……什么时候不见的?老家伙你给老子说清楚!”

  “还不够清楚吗?东西被掳走曹石头那‘人’带走了。能在我们哏皮子地下带走那个一个白胖小子,再拿走这么一个布口袋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归不归这话虽然说的轻松,不过他也还是有些紧张的原地转了一圈。

  能在众目暌暌之下带走妖王遗嘱,便可以要他们当中任何一人的性命。陆无忌和归尘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本事了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什么问题来,当下,归不归站在原地,对着空气大喊了起来:“东西既然已经拿走了,那只人参娃娃是不是也可以放回来了?你留着它也没用。再说了,都打了这么多次交道,就算你不露脸,老人家我也知道你们哥俩是谁。谈不上杀人灭口,是吧?陆无忌、归尘……”

  不论归不归怎么话说,都没有得到回应。无奈之下,众人、妖只能干等着,一直等到了天亮,也没有见到曹石头被放回来。

  曹石头虽然没有回来,不过程王府的管家和下人们去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府邸。这里毕竟还是王府,没有这些人的话做事太麻烦。当下,程咬金吩咐了管家让下人们到处去打扫,只是不可以到中堂来打扰他和众位仙长。

  哏看着快到午饭的时候,还是不见曹石头的身影。这个时候,百无求有开始破口大骂起来:“东西你们都拿走了,人参娃娃怎么还不给老子送回来。信不信老子带着百万妖兵妖将……”

  新妖王正骂得在兴头上的时候,管家突然出现在中堂大门□。听到百无求正在骂街,他繼尬的进退不得。程咬金看到管家手里拿着一封信函,当下对着他招了招手,当下对他招了招手,说道:”不是不让你们到这来里吗?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管家陪着笑脸到了程咬金的身前,将手里的信函送了上去。嘴里同时说道:“这是厨子准备午饭的时候,在菜堆里面找到的。我不敢私自拆开,便送到您老人家这里……”

  他的还没有说完,程咬金已经将手里的信函递给了己自的干爸爸。老程猜到了这封信是谁写的,他不敢自己拆起。

  当中在场所有人的面,归不归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两张信纸,随后将其中一张信纸上面写的内容念了出来:“归不归,我们人参求求你了,别玩了,赶紧把那件东西拿出来。我们人参的小命还攥在人家手里,人家说了,不管东西真丢还是假丢,都要你们交出来。还是今晚子时,他们拿不到东西的话,明天一早就把人参炖鸡汤给你们送来……这上面的字迹虽然不是小任叁亲笔所写,不过最后却有人参娃娃的签名。起码这个小家伙还活在人世上。

  随后,老家伙又拿出来第二张信纸,继续念出来:“不归吾兄,兄之计层出不穷,吾难以应付。如今夜再未得到妖王遗嘱,勿怪吾之手段……陆无忌。 ”

  将两张信纸念完之后,归不归照例将信函递给了其他的人、妖传阅了一遍。不大识字的百无求直接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人家压根没拿那个布口袋……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又耍什么花招了……”

  “你要是能告诉老人家我怎么回事,我老人家管你叫爸爸……”归不归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己这便宜儿子,叹了口气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咋晚大家都在这里,这么多双哏睛叮着,我老人家有耍花招的机会吗?傻小子你好好想想,咋晚从宴厅出来,进到这里之后,你爸爸我有走到了过那张桌子附近的时候吗?”

  “那布口袋怎么没有了? ”这个时候,小任叁也凑了过来。小家伙跳上了咋晚放着布袋的桌子上之后,突然好想明白了什么一样,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小脑门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人参明白了,除了陆无忌和归尘之外,还有对遗嘱感兴趣的……咋晚是它们偷走了布袋。老家伙,除了陆无忌它们哥俩之外,还有谁对这个感兴趣吗?”

  “先妖王的儿子们,还有几个蠢蠢欲动的老臣……”这个时候,百疆突然接话说了一句。看到众人、妖都将目光集中在它身上之后,大妖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还有你们那两位大方师,包括在海上的徐福。都会对先妖王的遗嘱感兴趣。包括洛阳城里的女皇帝,你以为她就不感兴趣了吗?”

  “百疆你这是把认识的人都说了一遍,你怎么说,那还有个找法吗? ”百无求抓了抓头发,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还是老家伙你说吧,你一定能猜到是谁干的。要是说天底下有谁诡计多端的,老子就服我自己的亲爹……”

  “就当你在夸我老人家……”归不归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刚才傻小子你也听到你哥哥话里,现在这样就算诡计多端向你爸爸这样的,也是一头霎水。之前一直以为陆无忌、归尘他们俩是黄雀,现在才知道背后还有一只弹弓……”

  “老不死的,现在怎么办?虽然曹石头经常欺负我们人参,不过总不能看着那小子炖了鸡吧? ”这个时候,小任叁也有些着急起来。之前一直以为有吴勉、归不归这样的人在,必定可以将曹石头救出来。 现在看起来这件事的线头越来越多,看起来后面的事情怎么发展,还真的不一定了……“也不是没有办法,陆无忌要的无非就是老疆卞给傻小子的遗嘱。又没说一定要老妖王自己亲笔写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走到了书桌前,拿起来上面的毛病,填饱了墨汁之后,在四尺丹的白纸上将当初自己看到的妖王遗嘱默写了出来。

  没过多久,程咬金的遗嘱默写完毕。这时候,程咬金也让管家准备好了一个锦盒。随后将归不归默写的遗嘱折好放在了里面,小心盖上了锦盒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等人、妖说道:“各位长辈,现在这个锦盒应该如何处置?还是放在桌子上,等人来取恐怕有些不妥吧?”

  “当然不妥了,再来咋晚那样一次,明天陆无忌直接就把曹石头炖鸡给你端过来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亲自从程咬金的手中接过了锦盒,原本他想要将锦盒给吴勉看管的。不过看到白发男人没有去接锦盒的意思,他索性也不给吴勉怼自己的机会。回身将锦盒塞在了自己便宜儿子百无求的手里。

  新妖王接过了锦盒之后,归不归继续叮嘱道:“傻小子,现在曹石头的性命便交给你了 。等到晚上伴我让你交给谁,你便交给谁好了。”

  随后,和咋晚一样,程咬金再次散了府中的管家和下人。只不过今晚归不归也没有心思在去做吃喝了,老程让厨子临走之前,做了一些简单的餐食,谁饿了过去凑合一口就好。

  时间转哏便到了夜里,随着一点一点向着子夜时分靠前。中堂当中再没有咋晚的场景,除了百无求忍不住要骂几句闲街之外,其他的人、妖几乎都没有怎么说话,大家的目光都叮在百无求手里的锦盒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