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翼而飞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不翼而飞

  “老人家我都说了,这时老疆卞死前托付我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百无求的手里接过了信纸,随后念了出来:“不归吾兄,这个说的就是你爸爸我了。吾大限将至,妖王大位将传于百无求……”

  归不归说了一大段,意思都是老疆卞生前请求归不归看在他们父子之情的份上,多多照顾以后的妖王。

  归不归说的滴水漏不,百无求难道的留了一个心眼数了老家伙一共说了多少字。说完之后,二愣子又对照信纸数了一遍字数。随后这才点了点头,说道:“这就没错了,老家伙你说的字数正好对上。你说就这么封一信,有什么好瞒着老子的?”

  “难得傻小子你还有这个心眼。”归不归说完之后,将信纸重新放在了布袋里面,随后很随意的将布袋放在了身边的桌子上,这才继续说道:“东西有了,能不能把曹石头换回来,就看那个小家伙的造化了。”

  说完之后,老家伙回头对着程咬金说道:“今晚上放你府里的人半天假,在长安城有家的就回去,每家的让他们去住客栈。你就守着老人家我,晚上一旦出事有你爷叔和哥哥出头。咬金你现在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老人家我最担心的就是你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个儿子我看得开。”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转身叫过来管家说道:“去,把府里的人都送出去,括包你在内一个不留。”

  “总要留几个人侍候殿下您和几位仙长得饮食吧?”看了一眼中堂里面的这个人、妖之后,管家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我和厨子们留下来,侍候晚饭之后,我们再走……”

  “你还好意思说厨子?”没等程咬金说话,一边的百无求张嘴对着程咬金说道:“老子我早就想说你们家厨子了,总用就那么几道菜,翻过来覆过去的做。昨晚那一席除了那盆羊羔之外,是不是和前天的一摸一样?好东西也做不出来好……让你们家废物厨子赶快走,这次走了就别回来了。兄弟,你们俩祖坟要冒青烟了,一会哥哥我给你露一手。知道龙种饕餮吗?你哥哥得自它的手艺……”

  程咬金身为王爵,饮食上也有规矩。虽然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不过越好的食材做法越单一。别说百无求了,程咬金自己能出去在外面的酒肆吃喝,也不回来吃自己家里厨子的菜。

  当下,包括管家在内程王府所有的下人都离开了这里,应归不归的要求,管家在离开的时候,从外面锁上了程王府的大门。

  现在距离子时尚早,百无求嚷嚷着去厨房张罗起来晚上的吃食。程咬金和小任叁嬉皮笑脸的过去打下手,广治送百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归不归跟着去厨房看热闹。诺大的中堂里面,只留下了吴勉坐在躺椅上,从怀里面取出来除了他自己之外,谁也看不懂的冥人志来,一页一页的翻看着。距离他两丈开外的桌子上便摆放着装在布袋当中的妖王遗嘱。

  白发男人足足在中堂当中待了两三个时辰,直到天色有些擦黑,宴厅方向传来了百无求的声音:“十六个菜三个汤,老子就问你们,服吗?傻兄弟,反正你也没有几年好活着了,把你库房里面的好酒都拿出来。这么好的菜不喝点,你对得起老子吗?小爷叔!赶快过来尝尝老子的手艺,离子时远着呢……”

  听了百无求的话之后,吴勉将手里的冥人志收了起来。随后慢悠悠的向着宴厅的方向走了过去,白发男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布袋一眼,就好像彻底忘了这件事情一样。

  就在吴勉离开中堂的一瞬间,中堂的房梁上突然出现了一丝黑色的影子。随后影子慢慢伸展,变成了一条细缝一样。随后这条细缝猛的张开,里面露出来一只漆黑的眼球。这只眼球紧紧的盯着被百无求放在桌子上的布袋,看了片刻以后,眼睛再次闭上,随后慢慢消失在了房梁之上。

  与此同时,吴勉正走在前往宴厅的走廊上。白发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自言自语的说道:“看看你能忍多久……”

  片刻之后,吴勉到了宴厅之内。此时居中的桌子上面已经摆满了百无求刚刚做好的菜肴,当初这位新妖王跟着龙种饕餮学过几天手艺。现在虽不能说有饕餮一半的本事,起码做菜要比程咬金家里的厨子好的太多了。

  “老家伙,你把那条猪腿挪过来。你也不吃吃肉喝酒,距离猪腿那么近干什么?”这时候,百无求一边将身上的围裙摘下来,一边对着身边的众人、妖说道:“尝尝老子这个妖王的手艺,不是老子说大话,你们几个这是从祖宗那一辈祖坟就开始冒青烟,才能吃到我这个妖王做的菜。老子担心你们家祖宗顶不住这么大的福气,这顿饭吃完之后都会祖坟看一眼,一旦有裂了、塌了的赶快修修……”

  “大侄子你就损吧……”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小任叁已经撕了一只腿大腿在嘴里大嚼了起来。吃的小家伙满嘴油光,边吃边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你的宝贝还在中堂里,不怕丢了吗?小心晚上来交换曹石头的‘人’过来,你什么东西都拿不出来。那些‘人’一生气,再把它炖了鸡……”

  “那就是天意了,老人家我能做的都做到了,曹石头回不来,就是它的大限到了,怨不得旁人的。”说话的时候,老家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水喝下之后,继续说道:“自从问天楼主和元昌伏罪之后,多少年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老人家我都有些配合那个掳走了曹石头的‘人’了。”

  这时候,在广治的陪同之下,程咬金抱着一个大酒坛走了进来。将酒坛打去封泥,掀开盖着的荷叶之后,一阵酒香充斥到整个宴厅。老程抱着酒坛,挨个给大辈们倒酒。他大小也是个王爵,从小到大就算是对皇帝,也没有这样过。

  当下,众人、妖除了辟谷的归不归只陪着喝了两杯酒之后,其余的人都是大吃大喝,将百无求炮制的菜肴吃的一干二净(大半都进了百无求和小任叁的嘴里)。当中很快便喝光了那坛酒,百无求亲自跟着自己的‘傻兄弟’又去库房里面抱了两坛美酒回来。

  这顿酒宴吃完之后,众人妖回到了中堂,程咬金亲自煮了茶汤给众人、妖醒酒。随后大家就带在中堂里面谈论着曹石头怎么这么倒霉,会被人抓走,继而猜想抓住它的‘人’会是谁?现在看来,和吴勉、归不归已经百无求同时有瓜葛的也只有陆无忌、归尘哥俩的。随后大家又开始预想以后抓住了这哥俩之后,会怎么样对付他们哥俩……时间慢慢的过去,转眼之后从王府外面大街上传来了更夫敲更的声音。“邦……邦……邦……”鼓打三更,已经到了子时时分……三声更锣让众人、妖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到了放着布袋的桌子上面,随后众人的目光都变得错愕了起来。就见桌子上面那只装着妖王遗嘱的布袋已经不翼而飞,刚刚吃完晚饭进来的时候,每个人、妖的都看到了布袋还在桌子上面,什么时候被‘人’拿走的,包括白发男人吴勉在哪,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