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三封信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三封信

  整张信纸上面除了这五个字之外,什么都没有。归不归看完之后,将信纸递给了吴勉。白发男人只是扫了一眼并没有接过去,随后老家伙又给了广治和程咬金分别看了一眼。

  “就五个字,这是什么意思?”程咬金眯缝着眼睛看了自己的干爸爸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就算绑票也要说怎么赎人,这上面到好,什么都没有。”

  “就是这个意思了,告诉我们曹石头在它们的手上,却不说在哪里,如何还回来。”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那块石头总是平安无事……”

  “那可不一定啊。”这时候,小任叁接话继续说道:“今天是一张写了五个字的信纸,谁知道明天会不会给一根曹石头的手指,明天给它的一只耳朵,后天是半拉膀子。老不死的,土匪绑票不都是这么干的吗?它们绑的可是人参娃娃,谁知道那些人会不会从曹石头身上割点什么下来,先给自己补补。”

  知道了曹石头没有事情之后,归不归又恢复到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任叁说道:“那你就小看绑了曹石头的‘人’了,现在形势对它们有利,何苦要把我们逼急了呢?到时候鱼死网破,吃亏的是它们。”

  这时候,百无求又跟着说了一句:“那么现在怎么办?信纸上面什么都没有,想要交赎金都找不到门路。”

  归不归嘿嘿一笑,只回答了一个字:“等……”

  又过了三天,傍晚的时候,程王府的管家找到了自家的老爷,从袖子里面摸出来一封书信,陪着笑脸递了上去,说道:“这是早上去买菜的宋嫂篮子里面发现的,信压在菜底下。宋嫂又不识字,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这封信就被她拿去引火了。”

  程咬金拿出来信函只看了一眼,随后转身对着管家说道:“去,把我家里的那些大辈都请过来,就说第二封信到了。请他们到中堂来……”

  除了程咬金的大辈之外,百疆和广治听到了消息之后也跟着一起来到了中堂当中。还是归不归第一个接过了信,打来之后当着众人、妖的面念道:“吴勉、归不归你们几个,看在我们人参当初在妖王爷爷那里说过你们好话的份上,拉我们人参一把,把上次我们人参交给吴勉的东西准备好,过几天有人回来拿。我们人参在这里吃得好喝的好,你们不用惦记,不过那件东西不能耽搁,关系到我们人参小命的。”信里写的完全是曹石头口气的大白话,只是写信的自给工整了许多,一看就不是识字不对的人参娃娃所写。

  念完之后,归不归将信纸交给了广治和百疆他们几个。大妖看完了信之后,瞅了老家伙一眼,说道:“你不是说曹石头没将先妖王的遗嘱给你吗?这又怎么说?”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这信上那一句话提到遗嘱了?吴勉,你和他们说说曹石头给你什么了。”

  “那只人参娃娃给我的,正是疆卞给百无求的遗嘱……”吴勉十分不配合的拆了老家伙的台,就在归不归肠子都悔青的时候,白发男人指着他继续说道:“要的话,问这个老家伙要,我给他了……”

  这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老家伙的身上。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无奈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说道:“你说的是那个啊……老人家我想起来了,那不是老疆卞给老人家我的遗嘱吗?就是一封信,里面说让我老人家好好照顾新妖王。妖山上出事的话帮着管管……那明明是给我老人家的遗嘱,怎么说成是给傻小子的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一个劲的冲着吴勉眨眼睛,示意他行行好不要再胡说八道了。百疆不信归不归的话,当下看着吴勉说道:“归不归说得是真的吗?”

  吴勉用他特有的眼神看了大妖一眼,回答道:“写遗嘱的不是我,遗嘱也不是交给我的,你问我真不真?我和你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对吴勉这古怪脾气,就连这位大妖也是无可奈何。不过见到白发男人没有驳斥老家伙,就当他默认了。当下,百疆再次对着归不归说道:“那么先妖王给你的遗嘱呢?在哪里?拿出来交换曹石头吧。”

  “到时候自然是要拿出来的,遗嘱就在老人家我的身上。”归不归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随后继续说道:“不过现在不是拿出来的时候,等到要交换曹石头的时候,老人家我自然会交出去的。”

  遗嘱是给归不归的这件事,百疆一百二十个不相信。不过现在他们毕竟还是坐在同一条船上,又不能和吴勉、归不归翻脸。再说百疆心里也担心老疆卞在遗嘱当中提到百无求另外一段身世,对那一段隐晦的记忆,百疆也不想再提起来。

  最后大妖索性装起糊涂来,现在妖山的大局已定,只要曹石头能平安回来,其他的都不重要。

  原本以为马上第三封信便要送过来,没有想到的是,一晃十多天过去却始终不见第三封信送过来。就在众人、妖开始心焦,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天午饭刚过,管家指使手下打扫宴会厅的时候,突然在归不归座位上发现了一封信。

  这封信是被压在酒壶下面的,吴勉、归不归刚刚用完午饭离开不久,就在大修士的桌子上发现了这个。管家不敢怠慢,小跑着送到了正在中堂陪着大辈们喝茶聊天的程咬金。

  听说是在自己府中,还是归不归的座位上发现了一封信之后,程咬金自己都感觉到十分诧异。当下吩咐当天所有在众人离开宴会厅之后,留在里面打扫的下人都集中起来,不查清这封信是怎么到的酒桌上,这些人便都不可以离开。

  “拉倒吧,别难为这些人了,这是人家在立威,就是让我们找不到信是怎么留下的。能从下人们山上查出来的话,曹石头也不会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被带走了。”归不归制止了程咬金的同时,已经打开了信封,再次当着身边几个人、妖的面,念道:“今晚子时,取……”

  整张信纸上面还只是五个字,不过字迹一看便是手法老道之人所写,写的苍劲有力,不输于当时的书法大家。

  “三封信三个人写的,子时来取,不说怎么取,如何取……”归不归将信纸传递下去之后,继续说道:“第三封信不是曹石头所写,也不是它的口气,这就有意思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小小的布袋,将布袋放在了身边的茶几上之后,说道:“这就是要换曹石头的那件东西了,不知道你们谁有兴趣看一眼吗?”

  归不归早有准备,不过将布袋拿出来之后,却没有人敢过来拿。里面的东西吴勉看过自然不会再看第二遍,广治是个明泽保身的,和他无关的事情此人很少参与。就连百疆也没有过去看一眼的意思,它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无动于衷的躺在自己的躺椅上。

  这时候,百无求不管三七二十一径自走了过来。二愣子不管那一套,直接打开布袋,从里面拿出几张写满了字的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之后,说道:“你们谁给念念,老子好像不大不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