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五章 藏身之所

第三百七十五章 藏身之所

  “傻弟弟你这是知道了什么……”百无求看了程咬金一眼之后,又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越看这傻小子越像你……”

  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让他说,老人家我也想听听咬金看出来什么了……”

  程咬金也没有客气,继续说道:“其实这事也不难猜,虽然抓到了曹石头,不过它们却不敢把那孩子送回到妖山。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就近找一处所在,先把要问的事情问出来,然后再办后面的事情。各位想想看,天下这么大,人参娃娃会被它们关在哪里?”

  说话的时候,老程古怪的冲着自己的干爸爸笑了一下。随后也不能别人的回答,他自己先把答案说了出来:“现在皇上公的变成了母的,京城也迁到洛阳去了。这安长城里还有比旧朝皇宫更大、更稳妥的地方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大门外跑过去一匹快马停下。从马上跳下来两个人,一个是程咬金的护卫队长,另外一个身穿太监的服饰。两个人也被满院子的妖物死尸们吓了一跳,程咬金到看两个人之后,哈哈一笑,说道:“别怕,这些不关你们的事。就说本王问的……”

  “是……”太监对着程晈金行了礼之后,继续说道:“程王你猜的没错,从七八天之前,皇宫宫殿里面便有异常的事情发生。一开始还只是半夜有一些异常的声音发出来,后来我手下的小太监动不动便看到有模模糊糊的人影。程王您也知道,皇宫这样的地方,神神鬼鬼的事情多,一开始我也没有放在信上。后来事情越闹越大,前天晚上有一队巡逻的小太监未归,昨天找了 一天,最后在景德宫的枯井里面找到了一堆死人骨头,和那五个小太监的衣服。骨头上面都是牙印……”

  说到这里的时候,太监自己想起当时的场面,还是不由自主的吓了一哆嗦。缓过来一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已经让内廷的小太监们都搬了出来,刚才赵大人找到我,传了殿下您的王旨。我便再次乍着胆子去了内廷,那里果然人影晃动……怎么看里面的都不像是人,里面还有好浓的血腥味,还能听到有‘人’受伤的惨叫声。”

  “嗯王那就没错了,长安城不会再有第二波妖物了。”程咬金说话的时候,让跑回来的管家送了太监一大块马蹄金,算起来这坯是泗水号送给他的帛金。看着太监将马蹄金收起来之后,程咬金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先回去,皇宫是不能住了。先把你的人都带出来,等到明天天亮之后,本王派人将你们送到洛阳去。你们都是残疾人,去别的地方也不合适。”

  太监听了之后差点哭出来,当下干恩万谢的离开了程王府。看着太监被护卫队长带回去之后,百无求当下急忙说道:“既然知道了它们就在皇宫里,那还等什么?去皇宫干它们啊!把曹石头救出来,虽然那个小东西和老子的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不过看在老妖王的面子上,还是救出来的好。等一下,傻弟弟你早就看出来了……”

  “也就刚刚的事,从武三思那个小崽子府里出来的时候,老程我让人去找了留守在皇宫中的太监,果然被你弟弟蒙中了。”程晈金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曹石头的事情哥哥你放心,那个小家伙也是个鬼灵精。它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不能说的话说了那就是死……”

  和程咬金猜的一样,现在的曹石头被绑在皇宮内廷当中一间宫殿的房梁上。就好像当初吴勉第一次见到小任叁的那次一样,曹石头被五花大绑之后,离地三尺吊在了房梁上。一群妖物围在小家伙的周围,是不是便用皮鞭在小家伙身上留下—道血痕。

  “石头,现在不是先妖王的那会了,没人再保你。如果你不说疆卞的遗瞩里面写了什么,我就送你去下面找疆卞团聚。”坐在曹石头面前的一只妖物一直在威逼人参娃娃说出来遗瞩的内容。不过曹石头知道自己不说还有一线生机,说了便一定是个死。当下小家伙打定了主意,任凭这些妖物如何恐吓,它都打定了主意,哭哭啼啼的晈定了牙关,只说它们误会了,老妖王压根就没有给过什么遗瞩……“一定要我把话挑明,是吧?”

  这时候,从曹石头的脚下,钻出来一只身穿黒色长抱的妖物来。人参娃娃认得它,正是老疆卞留在世上儿子们之一的太子疆朱。当初疆朱也差一点跟着老疆卞一起活埋,后来是百无求下了恩旨,疆朱这才留了一条活命,想不到它活下来之后,转眼便対它的恩人下手。

  看着曹石头不言不语,当下疆朱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当初就是在这里,吴勉和归不归二人做扣,他装做被归不归打败。利用百疆带这妖兵妖将为百无求解围的时候,施展遁法到了妖山脚下和你见面,从你手里拿走了那封遗嘱。对不对?”

  这几句话说出来,吊在半空中的曹石头这才看了疆朱一眼,说道:“疆朱太子,当年你私自勾结外臣,妖王爷爷闹着要杀你,是我们人参给你讲的情。这才饶了你一命,现在怎么不认账了吗?”

  “我只要遗嘱,拿到了遗嘱之后,我再认当年的那笔账也不迟……”

  说到这里的时候,疆朱冷冷的一笑,随后对着这些妖物们说道:“如果这只人参还是什么都不说的话,你们就把它的四肢都砍下来,留着给你们小的添上干八百年的寿数。只要留着它的身子和头,我可以问话就好。”

  疆朱说到这里的时候,他身后的一只高大的妖物抽出一柄明晃晃的妖刀,对着曹石头的脑袋就要砍过去。曹石头吓的哇哇大叫起来:“老不死的,你们还能不能赶过来了?再晚来一步的话,我们人参就只能栽在地里种起来了。”

  听到了曹石头的大喊大叫之后,正在等着看这个人参娃娃被砍断四肢的疆朱突然大叫了一声,拦住了刽子手的身前,身子跳了起来,在曹石头的脸上抹了一把,等到它的手拿开之后。便看到这个人参娃娃变了一张脸孔——小任叁的面孔……“它不是曹石头!中计……”疆朱大骇之下,急忙就要从地下遁走。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你不是想知道曹石头究竟给了我什么吗?的确是老疆卞遗嘱。你不想看看吗?”

  这句话说完之后,已经钴进地下一半的疆朱突然被卡在了当中,随后浄扎着从地面上爬了出来。

  明白自己不可能在使用遁法之后,疆朱冷笑着说道:“好计策,你们知道我会趁着武三思晚宴的时候,调虎离山去抢曹石头,这才提前换好了人参娃娃,让任畚来代替它。然后它再想办法给你们通风报信,我就在这皇宫当中……”

  “迭个你还真就冤枉我们了,也不是你想的那回事。”这时候,归不归也跟着凭空出现在了吴勉的身边。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以为拿到了遗嘱之后,便可以将百无求从妖王大位上撵下来吗?先问问老人家我答不答应。”

  说话的时候,宫殿的大门打开,百无求、百疆和广治三个人、妖站在门口。归不归看到自己便宜儿子出现之后,这才笑着说道:“你也问问这傻小子答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