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过府饮宴

第三百七十三章 过府饮宴

  从院子里面飞逃出来之后,武三思在黑暗当中狂奔,好不容易见到一匹刚才走散的军马,急急忙忙上马沿着官道一直向前奔驰。跑出去没有多久,天色突然大亮,看着曰头算时辰差不多已经到了上午的己时。梁王的脑海当中一阵眩晕,刚才明明还是子夜时分的样子,怎么就一转眼就变成白天了?

  惊慌之下,武三思慌不择路,纵马一直顺着官道跑了下去,一直跑到天色再次擦黑,远远的才看到一座城池。走近了一看吓得从马上摔落了下来一一长安城,转了一大圈之后,将自己的护卫们全都跑丢之后,他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又回到了长安城中……第二天一早,程王府中正在吃早饭的候时,程咬金笑呵呵的对着身边的众人、妖说道:“昨天晚上出了一件新鲜事,武三思那个小崽子又回来了。半天守城门的老赵来敲门,说小崽子被什么东西吓着了。

  站在城门前就是不敢进来,最后还是天黑站不住了,这才喊开的城门。

  老赵下去接人的时候,还闻到武三思身上一股尿骚味,小崽子八成是吓尿了。哈哈哈 ”

  说话的时候,程晈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吴勉、归不归二人的脸上。

  白发男人依旧没有什么特殊的表情,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黑头发的干儿子说道:“人家是女皇帝的侄子,想在哪里尿就在哪里尿。又不是尿在你这程王府上,你操的什么心?”

  程咬金哈哈一笑,说道:“那儿子我再给您老人家说点不是尿屎的事,武三思好像饿疯了,回到他家直奔厨房。吃的他们家厨子都蒙了,小崽子就守在灶台边,出来一锅吃一锅。怕他撑死管家实在没有办法最后砸了锅,才让武三思住了口。现在正满长安城的请大夫,给他开化食的药,哈哈哈哈……”

  说完这个时候,老程抓过一个肉馒头,掰开一半塞进了嘴里。一边吃着馒头一边继续说道:“早上的时候,武三思府中下了两道王命,召集长安城附近军营三千人马要护卫他前往洛阳。到底是武瞾那丫头的侄子,老程我这个双王想点一干兵马都要层层上报,最后九成还要折回来。他一个小小的梁王说召三千人就召三干,都不用喝兵部打招呼。”

  “傻弟弟,你说你一个等死的人管这个干嘛? ”这个时候,已经吃光了一大盆炖肉的百无求将肉盆放下,打了个饱嗝之后,继续说道:“你多最还剩三五十年好活,该吃点什么就吃点什么,想喝点什么就喝点什么。老子要是你,先娶百八十个老婆,把种儿留下来再说别的。”

  ”大侄子,你怎么学好了?都开始教你弟弟娶媳妇了,一娶就是百八十个的。不是跟着我们人参逛娼馆的时候,自己躲起来喝闷酒的时候了? ”小任叁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有出息了,不愧是我们人参的大侄子。”

  就在他们一桌子人、妖说说笑笑的时候,程王府的管家带进来一张名刺,恭恭敬敬的走到了程咬金的身边之后,将名刺放在自家主人的面前,说道:“梁王府的管家送来的名刺,说今晚梁王要请殿下您和吴勉、归不归两位仙长去他府中赴宴,原本梁王是要亲自来请的,不过他的身子不爽,这才让管家来请,说还请您老人家不要怪罪。”

  “他化食化干净了?还有胃口能吃下去东西?哈哈哈……”程咬金说笑的时候,目光在吴勉、归不归的脸上扫了一圈。见到自己的干爸爸微微点了点头,这才笑嘻嘻的将名刺端了起来,交还给了管家,一脸坏笑说道:“和他们家管家说,本王准时赴宴……就说老程我昨天吃多了酒,今晚我们少喝酒多吃肉……”

  看着管家离开之后,程晈金哈哈一笑,对着归不归说道:“这小崽子是要讨饶了,他知道您二位不发话,别说三干人马了。就给他三万、三十万大军出长安转一圈,最后还是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回来……”

  当天旁晚,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程咬金的马车便到了梁王府上。

  脸色蜡黄的武三思摇摇晃晃的出来迎接,程咬金哈哈一笑,拍了拍梁王的肩膀说道:“梁王,听说你前天就出城了。怎么又回来了?说,是不是心里不舍得老程我?”

  “程王说的是,三思年轻冒失,还要多多想老前辈您学习。”武三思说话的时候,偷眼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二人。见到出了他们三个人之外,身后还有百无求喝小任叁也在后面跟着,只是另外一个人参娃娃曹石头并没有跟着来。想是不打算太招摇,这个时候还是跟着广治、百疆待在程王府中。

  将他们这些人引到宴会厅,分宾主落座之后,武三思再次对着程咬金和吴勉、归不归等人、妖行礼,说道:“武三思年轻莽撞,得罪了程王以及几位仙长。还望看在武帝的面子上,放过三思这一次。回到洛阳之后,我一定向武帝奏禀,封几位仙长为国师,程王也要大大的重用。”

  “不用客气,老程我现在挺好。

  天下都舍了,长生不老的身子也不要了,什么重用还是免了吧。”程咬金哈哈一笑,端起来酒杯自己喝了一口,随后继续说道:“武帝要是怜惜我这个卖了一辈子命的老头子,就放过老程吧,把每年的双王封路给足,逢年过节多多赏赐点金子银子什么的也就足够了。”

  看到程咬金没有再出山的意思,武三思也只能顺着他的话继续客气了几句。随后酒宴开始,梁王殿下皱着眉头陪着他们吃喝起来。程咬金还频频的给武三思敬酒布菜,按着礼节,武三思不吃光喝尽的话,便是对程王极大的羞辱。无奈之下,武三思冒着吐血的危险,只能咬着牙吃喝起来。

  就在酒过三巡的时候,酒席宴间突然人影一闪,随后就见那位白头发的方士广治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现在广治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出现之后直接冲着吴勉、归不归说道:“家里闯进来了妖物,百疆重伤,曹石头被掳走……”

  “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身体瞬间在众人的面前消失。随后归不归也跟着冷笑了起来,看着张口结舌的武三思说道:“殿下好计策,不知道这样的话,你还有命离开长安城吗?”

  说罢,归不归也跟着一起消失在在了空气当中。此时,听到了百疆重伤的消息,百无求已经慌乱了,抱起来小任巻便向大门口的位置冲了出去。这时候,酒宴当中只剩下了程咬金、武三思和方士广治。

  此时的武三思已经彻底的慌乱了,他冲着程咬金摆手说道:“程王你要相信三思,此事和我无关。

  前天晚上三思被吓破了胆,这才要请几位过府饮宴。怎么可能还会出此下策?您要相信我……”

  “不是本王信不信你,是那几位仙长信不信。”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广治的护卫之下向着梁王府的大门口走去。

  等到宴会厅只剩下武三思一个人之后,他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颓废的坐在了椅子上,想着刚才窝火的事情。加上之前酒水的刺激,“哇! ”的一口将胃里的鲜血吐了出来。

  周围侍候的管家、下人们跑进来之后,武三思冲着他们摆了摆手,说道:“取纸笔来,本王要写遗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