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惊走

第三百七十一章 惊走

  程咬金从棺材里面坐起来的时候,武三思正跪在棺材前面行礼。被突然坐起来的程咬金吓了一哆嗦,当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现在的程咬金身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原本的白须白发的漆黑,散落的披在肩上,外表看上去好像年轻了二三十岁一样。只不过老程看不到自己身上的变化,看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这汤药也不管用嘛,不是儿子我说您老人家。您这药方是不是有假……”

  如果还是刚才那个白须白发的程咬金,大家伙还不至于如何惊吓。老程不正经惯了,大不了是哈哈一笑的事,谁也不会和他双王殿下一般见识。不过现在他的白发突然间变黑,谁心里也没底,这位双王殿下是不是死后又死后又后悔了?

  “汤药没假,你已经不是原先的身体了。”归不归掏出来事先准备好的铜镜,走到了棺材前,递给了程咬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又变回了十几年前的那个瓦岗山四当家了,长生不老的身体没了,谁也没说你马上就会离世。”

  “这话怎么说的,老程我该叫的亲朋好友都叫上了。说好是来送老程我最后一程的,现在没死成,人家该送的帛金都送到了……他们不会说我这个双王殿下诈死骗钱的吧?”说话的时候,程咬金的脸色变得纠结了起来。犹豫了半天之后他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要不然儿子我现场抹个脖子?您老人家看还来得及吗……”

  一听到程王要在现场自杀,这些来吊唁的人们便急忙过来劝阻。说什么人活着比什么都强,送出去的帛金就当给程王换件衣裳、买双鞋穿了。其中武三思也跟着劝慰了几句:“程王您是国家栋梁,程王活着是陛下之福,是大周之福,也是天下之福……”

  “那就依着诸位新朋好友的意思,老程我这次就不死了。”程咬金倒是好说话,在管家的搀扶之下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随后站在中堂门前继续对着众人说道:“不过也不能让大家白跑一场,这样,今天就是算老程我过生日了。那个谁,去把挽联白绸子什么的都扯下来,去写几个寿字贴上……别问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再问本王就死一个给你看看……”

  原本一个有些悲伤的事情最后以闹剧收场,好在老程的脸皮够厚,原本应该躺在棺材里的人,最后穿着寿衣抱着酒坛子挨桌子劝酒,就连百无求这样厚脸皮的妖物都做不到。

  看着分外活跃的程咬金,武三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民之欲为官,官之欲为帝,帝之欲便是长生不老了。当初让出天下,现在连长生不老都放弃了。这个人真的是一点欲望都没有了吗……”

  “他的欲是为民,一个不做帝王、没有长生不老之身的百姓。”这个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出现在了武三思的背后。看了有些惊愕的梁王一眼,嘿嘿一笑,继续说道:“人不可无欲,无欲者无生。不知道梁王殿下的欲又在哪里?”

  说到这里,归不归嘿嘿笑一,随后继续说道:“刚才殿下亲口说的官之欲为帝,梁王殿下年纪轻轻便坐到了王爵高位。现在武帝当政,所生的都是前朝皇帝之子。想要大周世世代代延续下去,自然不会再立他们为帝。梁王殿下是武氏一族的杰出子弟,弄不好日后便是接掌大周天下的储君了。”

  听了归不过的话,武三思的冷汗瞬间便流淌了下来。缓了半晌之后,这才说道:“老神仙玩笑了,三思怎么敢窥视皇位,这样的念头连想都不曾想过。如果三思妄动过这样的念头,愿天打雷劈,永世不得翻身……”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殿下别着急发毒誓嘛,现在没想过,说不定以后找到了什么帮手,就可以想想了。比方说老人家我那傻儿子百无求,它管束天下群妖当中或许就有一个两个可以帮着你得到皇位的。”

  武三思听了之后摇了摇头,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外族尚且信不过,又怎么信得过妖族。动用妖族无异与虎谋皮,与其结盟妖族,三思宁可放弃王位,回到老家做一个踏踏实实的农人。程王殿下连长生不老都能放弃,三思连一个小小的王爵都割舍不了吗?”

  “殿下不要急,老人家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担心你们武周大好的河山,再落入他人之手。”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点手叫过来曹石头,随后指着跑过来的人参娃娃对着武三思继续说道:“如果殿下什么时候想开了,老人家我便介绍这孩子给你。不要小看它,这孩子可是妖山上王宫的大总管。整个妖山它可是一妖之下万妖之上……”

  说完之后,归不归抱起来这个小家伙,向着吴勉那边走去。走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之后,回身对着武三思一顿指指点点。吴勉目光随着归不归的指尖看了这位梁王一眼,随后两个人凑在一起说着什么,边说边往武三思这边看。白发男人脸上还是不是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里待不下去了,被这两个人怎么看着,武三思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喝到嘴里的酒好像白开水一样的没滋没味,随后他实在受不了二人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当下起身向已经喝到醉态萌发的程咬金告辞,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程王的府邸。

  回到了自己的府上之后,武三思马上命人准备车辆。长安城待不下去了,还是早早回到神都洛阳的好。

  就在下人们匆匆忙忙准备马车、行李的时候,从武三思的脚底下传来一个声音:“你要回洛阳?这可和我们当初说好的不一样……曹石头还没有抓到,你回去了我们的计划便被打乱,我们又要如何收场?”

  “归不归和吴勉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武三思的声音有些紧张,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刚才归不归几次三番有话来套我,他已经开始怀疑我和曹石头的事情有关了。我如果在帮你,只会让事情更糟!我们之间的盟约就此作罢,我现在回洛阳,曹石头的事情你们再想办法吧。”

  “归不归开始怀疑你了?你说说经过……”听完武三思的讲述之后,声音沉默了半晌之后,再次响了起来:“那个老家伙只是在诈你而已,如果他真有什么真凭实据的话,还会放你走吗?你现在走了才是漏出马脚。”

  “顾不得了!我不是你们这些修士,我的命还要留着以后做皇帝……”武三思没有任何退让余地的继续说道:“就算漏出马脚又如何?我和你们断了联系,就算他归不归又能把我怎么样?我是天子近人,没有真凭实据他能奈我何?”

  说话的时候,武三思看到了自己的马车已经搭好,随后不再理会自己脚下的声音。直接冲到了马车上,吩咐车夫赶紧驾车出城,行李什么的也不要了,只让护卫们带上银钱就好。

  看着武三思坐上了马车之后,便开始向城外飞奔,地下又传来另外一个声音:“这个人太怕死了,靠不住还是除了吧……”

  第一个声音回答道:“留着他以后会有用处的,武周的皇位最后或许会落到此人的身上,留着他,兴许日后还有大用处。怕死最好不过,起码知道他还有一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