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章 吊唁

第三百七十章 吊唁

  “程王真的故去了? ”武三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缓了半天这才明白过来。当下急忙回到了府上换了一身素服,随后匆匆忙忙的到了程王府上。

  远远便见到程王府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房顶和围墙上已经裹上了白绸。门口挤满了来吊唁的人,虽然武周迁都洛阳,不过大半的官员在长安城中都有房产。今天一大早,程王府十几个管家一家一家的送信。得知这样的消息,那些高官留守在长安城的家眷们,纷纷派出男丁前来代表家主吊唁。

  见到了梁王的马车到了之后,堵在程王府前的众人纷纷让出一条道路。武三思看到这个阵势不再有怀疑,当下假模假样的哭了几声,:“程王你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走了……我出京的时候陛下还盛赞你是武周的上国柱,怎么三日未见程王老干岁就离世了……我要禀奏武皇,加封程老干岁身后荣……”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在中堂当中一口朱漆金丝楠木棺材里面,身穿特制双王抱蟒的程晈金坐在当中,正在用筷子扒拉着摆在棺材前的贡品。嘴里还在数落身边的管家不会办事:“你看看你们这差事办的,本王眼看着就是要走的人了。你们还怎么糊弄我?点心是咸的!上供的这几道菜倒没放盐?

  本王就不明白了,是不是以为我快走了就好欺负了?”

  这管家也是平素被程咬金骂皮了的,嬉皮笑脸的回复说道:“这就是冤枉我们小的了,您这席白事包给了长安城最有名的杠房白事刘家。人家是正经按着亲王的规格给您老置办的,您老是双王奉,人家在规格上还给您往上提了半级。不过谁家办白事也没有事主自己从棺材里面爬起来己自寻摸吃食的……”

  “就你话多,小心本王让你小子去下面陪我一一梁王来的早啊,老程我这里不方便,就不让你进来坐坐了。”说到一半的时候,程咬金突然看到了正在发愣的武三思,老程哈哈一笑,对着梁王招了招手,继续说道:“一回等老程我走了之后的,还劳烦梁王再哭两声。一笔写不出俩武字来,梁王你哭了就等于陛下还记的老程我那一点小小的功劳。”

  “程王您这是什么套路?三思我怎么有些看不懂?”武三思没敢靠前,只是站在中堂之前,对着里面停靠的棺材继续说道:“程王您如果是在玩笑的话,那么三思就回去了。洛阳城陛下还在等着三思回去交旨。”

  说这话的时候,武三思的语气已经冷了下来。当初程咬金曾经这么闹过一次,想不到这次更绝连葬礼都办出来了。看来他是铁了心不尊圣旨了,想到程咬金将自己当作猴耍,武三思的心里便勃然大怒。

  “谁拿这个开玩笑? ”程咬金哈哈笑一之后,表情变得肃穆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梁王你稍等一下,等到这大殡出了,你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个时候,百无求带着小任叁蹦蹦跳跳的从后堂走了出来。这两只妖物好像没有看到武三思一样,直接进了停放着棺材的中堂当中。

  小任巻顺着供桌爬到了棺材头上,坐在棺材梆上对着里面的程咬金说道:“别说这棺材看着还挺气派,程大傻子咱们俩挤挤,我们人参试试躺在里面什么感觉……”

  说话的时候小任巻已经跳进了棺材里,躺在程咬金身边之后,继续说道:“还是你们当王的会享受,这么宽敞都够住下一家三口了。”

  “三叔您不知道,别看宽敞一会倒进来陪葬的玩意儿就满了。老程我这辈子还攒了点喜欢的小玩意儿,一会管家一件一件的摆进来就差不多了。”程咬金将小任巻抱起来,送给了外面站在的百无求之后,继续冲着自己的干哥哥说道:“无求哥哥,兄弟我着就要先走一步了。

  弟弟我在下面占着好地方,等着你和咱爸爸手拉手下来,下辈子你们俩做兄弟,弟弟我做你们的邻居……”

  “一边去,你爸爸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要他的命是那么容易的事吗?你该投胎就投你的。不用惦记我们俩。”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古怪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继续说道:“老子看着这口棺材都眼馋,什么时候能和那个老家伙一起躺在里面……”

  听着两只妖物的话,又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意思。原本打定了主意要走的武三思还是决定留下来在看看,不过这场面看着古怪、可笑。

  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又过了半响,百疆、广治等人、妖也穿了素服到了中堂,连泗水号在长安城几家商铺的管事,也纷纷代表刘喜、孙小川两位东家将拍金送到。武三思越看越不像是假的,如果棺材里面的那大个子能躺在里面的话,那就真正的跳不出来毛病了。

  眼看着就要到了午时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二人才带着曹石头从里面走了出来。人参娃娃的手里端了一个托盘,里面是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药味说不出来的恶臭,熏得外面这些人作呕。

  吴勉出来之后,便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归不归自己带着曹石头走到了棺材前,将托盘里面的汤药端了起来,送到程咬金手中说道:“咬金呐,这就是你要的东西了。老人家我是炼制出来了,喝不喝在你……”

  程咬金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汤药,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冲着归不归说道:“辛苦爸爸了,儿子一定喝光了,不能辜负您老人家的一片心,归不归顺势给了程咬金一个小嘴巴,瞪起来眼睛说道:“呸!老人家我是这个心意吗?我的心意是你不喝……程咬金你能不辜负吗?”

  “您费了这么大的气力,炮制出来的汤药,儿子我怎么能不喝?”

  程咬金嬉皮笑脸的回了一句之后,从棺材里面站了起来。举药碗对着下面看直眼的人们说道:“多谢各位赏脸来送老程我这最后一程,原本我也准备了几句话,不过想想还是不说的好。要说的话都在这碗汤药里面了,咱们下辈子见……”

  说完之后,程咬金将手里的汤药一饮而尽,顺手打碎了药碗。最后仰身倒在了棺材里。准备好哭丧的下人们马上扯开嗓子哭了起来,随后招来的和尚老道进场坐在东西两地开始念起来各自往生的经文来。

  武三思这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双王程咬金是自杀。不过好端端怎么这么想不开,他自己就是双王的身份,身后还有几位活神仙罩着。就连武帝也要忌惮他三分,如果是他武三思的话,早就带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去洛阳城争王位了。怎么说死就死了?

  这个时候,来吊唁的人开始陆陆续续走到中堂前,对着里面停靠的棺材行礼。因为程咬金的年纪、爵位都太大,按着规矩吊唁的这些人不磕满九个头就不算完。百无求、小任叁作为死者的长辈,大马金刀的坐在棺材前,一并接受这些人的大礼。

  武三思不敢得罪这几个活神仙,当下也凑过去行礼。死者为大就算他是王爵的身份也躲不开要磕几个头,就在他跪在棺材前准备行礼的时候,就见棺材里面的程咬金直挺挺的坐了起来。对着坐在一边的归不归说道:“爸爸一一这事不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