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多事的一天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多事的一天

  别看程晈金一嘴一个不想活了,不过真到节骨眼上的时候,老程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原本他想着能从归不归的嘴里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就算知足了,没有想到幸福来得太快,老家伙直接点头同意了。一想到自己吃完这顿饭就要阴阳两隔了,程晈金开始有些动摇了。

  程晈金犹豫了半天之后,这才嬉皮笑脸的对着归不归说道:“爸爸,不是儿子我怕死,你说人家普通人家里办一场白事都要大操大办的。我一个堂堂的双王差哪了?您给我几天时间准备准备……”

  好好的一顿酒宴,让主人家自己给搅了。

  虽然程晈金还是极力的劝酒布菜,不过却没任还有心思喝酒了。就连最没心没肺的百无求也将自己的酒杯扣在了桌子上,看着过来敬酒的干弟弟说道:“拉倒吧,这杯酒等到你出殡的时候,老子留着在你的坟头上喝。它二姨夫的……不把你这桌子掀了,就是给傻弟弟你面子了。不喝了,任老三!走,老子陪你逛窑子去!曹石头你去不去?”

  刚刚差点被人绑走,曹石头哪里还有心思跟它们俩出去瞎混。当下小伙家一缩脖子,向着归不归的位置凑了凑,嘴里说道:“还是算了吧,当初妖王爷爷管的严,不让我们去人参瞎混。你们去玩你们的吧,给娼馆里面的姐姐们带好……”

  “毛病……”百无求撇了撇嘴之后,带着小任叁扬长而去。剩下来的人也没有心思再吃喝,草草的散了酒席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看到了长辈们都散了,程咬金叫来自己的管家,让他开始准备自己离世的东西:“没想到我爸爸答应的那么痛快,这坟地什么的要赶快准备好。老家的袓坟已经快满了,你给老程我找一个背山面水的好地方。风水不风水的无所谓,就是要住着舒服。金丝楠木的棺材要准备一口,老程我当年也是做过几天皇上的,不能亏待了自己。记得墓碑上别写他们老李家、老武家的什么狗屁双王,就写咱们的老字号一一大德天子、混世魔王……”

  程咬金正在准备自己的身后事之时,吴勉、归不归已经回到了己自的房间。只是他们俩身边一贯跟着的百无求和小任叁两只妖物百疆和曹石头,闲聊了几句之后,百疆担心正在逛窑子的百无求出什么危险,也跟着去娼馆找它弟弟去了。

  等到只剩下吴勉、归不归和曹石头之后,人参娃娃到处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偷听之后,这才咋着胆子对吴勉、归不归说道:“你们说说,想要绑我们人参的是不是冲着给吴勉的那件东西?”

  归不归嘿嘿一笑,回答道:“那可不一定,石头儿,不是老人家我说你。这么多年你跟着老疆卞狐假虎威的,一定有仨俩的仇人。谁知都是不是那个仇人趁着你落了单,开始报复你了。所以说吧,你这眼光也不能太浅,平时得饶人处且饶人……”

  “归不归!老混蛋你放屁……”听了老伙家的话,曹石头的脸色气的涨红。要不是明知道自己打不过他,现在它已经扑上去了。

  看着这个老家伙提上了裤子不认账,曹石头气的哭了出来。当下指着归不归的鼻子继续骂道:“这不是在妖山那会你哭着喊着求我们人参给你找妖王遗瞩的时候了?当初老王八蛋你是怎么说的?我们人参能找到妖王爷爷留给百无求的遗瞩,我们人参就可以继续留在王宫当中作总管。现在总管你是不认了吧?好!现在我们人参就去找百无求去,遗瞩里面的东西我们人参也是看过的……”

  看着曹石头真动了火气,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劝慰道:“老人家我跟你闹着玩,怎么闹着闹着还恼了?石头儿你放心,你们家妖王嫖院回来,老人家我便让它封你个王宫大总管的职位。这件事老人家我管定了,找到那个绑你的,老人家我给你出气。”

  “归不归这可是你说的,在敢不认的话,小心我们人参跟你拼命。”现在曹石头最大的靠山老妖王疆卞已经亡故,它再也不是那个在妖山横着走的人参娃娃了。不管怎么样,吴勉和归不归还是信得过的。当下曹石头擦了擦眼泪,缓了半天才算好了起来。

  看着曹石头不再闹起来,归不归这才回头对着吴勉说道:“有人要绑石头的事,你怎么看?”

  “用眼看”吴勉习惯性的怼了老家伙一句之后,这才说到正题:“遗瞩那件事东窗事发了。还有人对你儿子的身世感兴趣。”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那么大的一座妖山,有老疆卞生前留下来的老臣子,还有它那一堆一堆不争气的儿子。还有那些窥探王位的妖物,老人家我看都是一笔烂账。”

  “我们人参不管烂账不烂帐,只要幕后黑手一天没被挖出来,我们人参就赖在这里,一天都不离开。”曹石头非常知趣的凑到了吴勉的身边,看了一眼白发男人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当下一拍大腿,继续说道:“我们人参想起来了,上次我们人参偷着溜下妖山给你送妖王遗瞩的时候,见到了妖王爷爷的儿子疆朱。它也偷偷摸摸的往山下走,是不是它看见我们人参了……”

  “不是说百疆把疆卞的儿子们都送到四方镇了吗?这个叫疆朱的没被送走?”听到当中有牵扯到了老疆卞的败家儿子,归不归微微又些差异。

  “妖王爷爷的儿子太多了,有几个关系靠关系的,就是百疆想要动它们也要缓缓。现在虽然下来迀移令,总是有赖着不肯走的。”

  想起来王城的一摊子乱事,曹石头替百疆叹了口气,小家伙随后继续说道:“疆朱娶了前锋将军的老姑娘,凭着老丈人的关系,百疆也不能把它怎么样。不过谁也惹不起那位齐天大圣孙爷爷,搬去四方城喝风也是早晚的事。”

  “疆朱……”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不是它的人,刚才那个藏在地下的妖物,地遁之法不在它们人参娃娃之下。一个过气的太子,不可能笼络到这样的人才。”

  就在他们正在讨论那个想要绑走曹石头的人是谁地时候,大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骚乱的声音。随后管家到了门外,恭恭敬敬的说道:“几位仙长,武帝派来梁王武三思,来向几位仙长传旨。程王让小的问一句,您几位如果不想沾染他们武士门人,程王会想办法打发他的。”

  “武三思……”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笑了一下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来的还真是巧,今天怎么这么多的事……去和你们程王回,就说我们几个准备一下,这就过去……对了,去娼馆把百无求它们叫回来,就说家里出事了,指望它回来骂街呢。”

  原本吴勉不打算见这个姓武的,不过在归不归的死说活说之下,还是勉为其难的带着曹石头一并出来。到了中庭的时候,便看到程咬金正在陪着一个二三十岁,身穿杏黄王抱的男子说话:“既然陛下有意思,那么老程我一定竭尽全力一一来了,爸爸,小爷叔,老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当朝皇帝的侄子,梁王武三思……”

  见到几个人出来之后,武三思抢先过来行礼,不过归不归却看到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在曹石头的脸上停留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