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传话

第三百六十一章 传话

  “一座岛困住了两个大方师,老家伙你说那俩孩子敢不和我打招呼吗? ”徐福的神识慢慢走过来之后,冲着‘百无求’微微一笑,说道:“陛下,我们又见面了……诶?是白浊阁下……”

  虽然只是徐福的神识,广仁、火山也是恭恭敬敬的凑了过来。跪在地上对他行了大礼,神识好像没有看到他们俩一样,径自的从两位大方师的身边走过,到了 ‘百无求’的面前,说道:“听陆地上的孩子们说,阁下最近经常出来透透气。

  是睡醒了吗?还是打算觉得养熟了这个皮嚢,可以自己用了?”

  ‘百无求’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徐福的神识说道:“大方师不要玩笑,当初我是借了这皮嚢躲灾的。

  好不容易魂魄差不多复原,可以去投胎转世了,又怎么会赖在这里不走?”

  说到这里的时候,‘百无求’顿了下一,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只是我走之后,还希望大方师能善待百无求。毕竟它不同一般的妖族……”

  “这个阁下就找错人了……”徐福的神识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冲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努了努嘴,继续说道:“我想要善待也插不上手,现在百无求就是那个老家伙的心尖。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这个老家伙吗?善待他的儿子?别开玩笑了。”

  说完之后,徐福看了正在冲他陪笑点头的归不归一眼。随后向前几步,对着倒在地上的光芒说道:“锋度的尸骨你用了这么久,也应该让出来了……”

  听到了广仁、火山和‘百无求’对这个人的称呼,藏在避世仙缘谷里面的李念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吴勉、‘百无求’这一人一妖他已经应付不了来,更别说这位传说中的大方师了。不过他还保留最后一丝幻想,想着用避世仙缘谷作为条件,向徐福交换自己保命的代价。

  “避世仙缘谷原本就是我家传的至宝,大方师想要,那 ”李念的话还没有说完,徐福已经伸手进入到了那一片暗淡下来的光芒当中,随后在一阵惨叫声当中,将李念从里面拖了出来。随后反手将他仍在半空当中。

  伴随着惨叫声,李念身体再次着起来了大火。还没有等到他落地,身体已经燃烧成了灰烬。徐福随便的挥动了一下手臂,一股清风将漫天的骨灰吹散。这位大方师随后对着地上的光芒虚抓了一把,光芒缓缓的飞了起来,飞到了他的手中后之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件避世仙缘谷之前让众人吃尽了苦头,如果不是因为吴勉有种子的力量还可以克制,后来另外一个‘百无求’知道它的破结。恐怕他们这些人根本坚持不到徐福神识的到来,可现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这神识竟然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李念抽离了出来。神识如此,徐福的本体那还了得吗?

  收起来避世仙缘谷之后,神识这才回头看了广仁和火山一眼。继续说道:“真是他的好弟子、好徒孙,知道了避世仙缘谷的下落竟然不告知他,自己就来取宝,还将吴勉、归不归诸公一并牵扯进来。你们明明知道避世仙缘谷事关术士马玉,还敢这么莽撞……当初他是怎么瞎了眼,选了广仁来做大方师。

  你们俩都是做过大方师的人,眼界还赶不上刘喜、孙小川这样的市井商贩……”

  “大方师赎罪……广仁大方师想着与大方师多年未见,想要带一件礼物。正巧知道了南山岛和峰峦宗的事情……”看到自己的师尊被骂得连头都不敢抬,一边跪着火山忍不住开口辩解了几句。

  “火山你住口!你我本来已经做了错事,你怎么还敢在大方师的面前狡辩? ”听到火山和自己师尊的神识争辩了起来,广仁吓得脸色都白了起来。当下还要陪着笑脸对徐福的神识说道:“师尊赎罪,弟子也是想将这件至宝献于师尊,惹出这样的事端,绝非广仁本意……”

  “好了,不用多说了。”没等广仁说完,徐福的神识已经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继续说道:“师尊不敢当,我这个神识是来替你师尊传话的。他之前给火山的法旨到此为止,陆地上一切有关国运的事情都不要再插手。李氏中兴也罢,武周继续流传也罢都不要去管了。

  还有一件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神识顿了一下,随后看了面前的两位大方师一眼,继续说道:“我的话既然已经传到,广仁、火山也不用再去见你们的师尊了,有什么话我可以代劳。”

  当初广仁的确是想借着火山没有完成法旨的机会,前去东海向自己多年不见地老师尊赔罪的。只是知道了峰峦宗和南山岛的关系之后,便猜到那一件首任大方师燕哀侯说过不可能打造出来的法器一一避世仙缘谷就在这里。这才想着带着这件法器前去拜见自己的师尊,说不定老师尊见了欢喜,便将他留在身边,一起看守海眼的,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早知道这样,自己又是何苦白忙了这一场?

  看到广仁好像失了神一样,跪在地上一眼不发。神识不在理会他,径自走到了四肢尽断的马玉身边。

  因为所要护卫的人已经死亡,这个卫尸好像变成了真正的尸体一样,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看了一眼卫尸之后,徐福的神识轻轻的叹了口气,蹲在地上伸手对着卫尸的头部抹了一下,将它封在身体里面的魂魄放了出来。随后说道:“我还是小方士的时候,便听说过马玉先生的大名。想不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现在李念已经归天了,马玉先生你也自由了……”

  “李念……死了,也好……”从卫尸的嘴里发出来几个生涩的语调,好像是波斯、天竺那边的人第一次学说唐话一样。蹲了一下之后,马玉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他委屈……在这里,也算是……超脱了。大方师……你送走了李念……接下来……就是我了吧?”

  “这个自然是免不了的,不过在这之前,首任大方师有句话要我怎么传给你……”说道这里的时候,神识庄重了起来:“这是历任大方师相传的口信,燕哀侯大方师说,当年灭了峰峦宗的满门是不可奈何之举,实在并非他的意思。他知道你躲藏在避世仙缘谷之中,将当天的事情都看在了眼里……”

  “不用……再说了,当时我若是大方师……亦然……”卫尸翻动眼睛,看了面前的神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干百年前……的是非,说不清楚了……你还是……1决点动手吧……”

  “是……马玉先生的转世,我会让人好好安排……”徐福的神识说完之后,一只手指头伸进了卫尸的身体当中,随后轻轻一挑将它的魂魄挑了出来。这才转身对着还跪着没有起来的两位大方师说道:“送马玉先生的魂魄投胎,这件事便交给你们俩,这也是他的意思……”

  “是,弟子一定将马玉先生的魂魄投生到大德之家。”虽然不知道这当中有什么样的隐情,说是大方师口传,似乎传到徐福那里便没有再传下来。不过这也是自己师尊交代下来的事情,当下广仁连忙从神识的手中接过了马玉的魂魄。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老人家我没有当过大方师,心里纳闷了,明明对不起的是峰峦宗,却将人家的儿子弄死了,向人家的干哥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