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二章 油脂

第三百五十二章 油脂

  此时的火山已经深度昏迷,任凭焦成如何呼喊,他却始终没有反应。归不归走到火山的身边,将自己的手指搭在红发大方师左手的寸关尺上。随后老家伙的脸色慢慢阴沉了下来,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之后,对着焦成说道:“你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焦成对天地发誓,如果有半句隐瞒的,此生不得好死,死后鬼魂化聻,永不超生……”听到归不归对自己还有怀疑,焦成竟然将自己的大拇指咬下来咽到了肚子里。对着举着断了一指的手掌继续说道:“如果还不相信我的话,焦成愿一死以证清白……”

  “老人家我就是问一句,好好的你这是做什么?”归不归看到焦成用方士一门最严厉的起誓方式,当下又恢复了他嬉皮笑脸的模样。一边继续给火山号脉,一边自己嘀嘀咕咕的说道:“广仁也是,没怎么教弟子术法,先教这些发绝户誓的法门……”

  这个时候,百无求凑了过来。它低头看了一眼脸色好像白纸一眼的火山,随后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火山没事吧?”

  “他的运气好,如果老人家我晚来一步的话,广仁便是还活着的最后一任大方师了。”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招手叫过来断了一指的焦成,让他将自己断指流出来的鲜血灌进火山的嘴里。

  虽然不明白这个老家伙是什么意思,不过火山还是按着归不归说的那样,将断指塞进了火山的嘴里。不过流出来的鲜血却并没有流到红发大方师的肚子里,片刻之后,鲜血灌满了火山的嘴巴之后,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鲜血被这么糟蹋掉,焦成正要询问归不归这是要做什么的时候。昏迷不醒的火山突然有了动作,他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当焦成将自己的手掌从火山嘴里拔出来的时候,这位红发大方师已经开始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开始火山还只是嘴里的不属于自己的鲜血吐出来,随后伴随着嘴里的鲜血。有一滩乳白色的粘液也跟着一起被吐了出来,这些粘液好像有生命和一样。被吐出来之后,慢慢的向着周围地上的鲜血蠕动过来。随后慢慢将被火山吐了一地的鲜血吸干净。

  “啊……”这时候,脸色由白变红的火山猛的睁开了眼睛,失神的大喊了一声之后,继续大声喊道:“你把大方师放下!我的命给你……我的尸骨给你……我的魂魄给你!你把大方师……”

  喊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终于发现了身边这几个人。恍惚之间他将吴勉、归不归认成了自己的弟子,也不管这二人究竟是谁。火山疯了一样爬了起来,拉住了二人的双手摇摇晃晃将他们俩向着钟乳石洞纵深的位置走去。

  “广仁大方师身在险地……你们与我去救他……”火山边走边继续说道:“我们一起拼了命,也要将广仁大方师救出来……我们都可以死,大方师不可以……”

  “天底下没有不能死的人……”吴勉冷冷回答的同时,已经从火山的手里手里挣脱了出来。随后他继续说道:“你们是三天之前进来的,你昏迷了多久,广仁便涉险多久。他是生是死,你自己算吧……”

  “三天了……”这个时候火山才清醒了过来,随后他原地转了一圈,看到了面前的几个人、妖之后,喃喃的说道:“你们是吴勉、归不归……你们为什么才到……如果两年前你们就到了……我与大方师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你的意思是,我们几个便替你挡灾挡难了,是吧?”这个时候,百无求过来,狠狠的瞪了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那样的话被关在石头棺材里的就是我们几个了,你们师徒俩带着焦成躲在一边看笑话,是吧?呸……活该你被关在石头棺材里,老子刚才忘了和你说了,刚才就在门口看见你爸爸广仁的脑袋了。他的脑袋在地上,身子剁成了几块用大锅煮了。刚才就是他的一碗肉汤才把你灌醒的……”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原本身体极差的火山再也支撑不了,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随后一翻白眼再次晕倒在地。

  被吓坏了的焦成急忙将火山抱了起来,不停在他的耳边呼喊:”大方师醒来……大方师醒来。广仁大方师没事……刚才都是妖王胡说,大方师不要当真……”

  就在焦成不断呼喊火山的时候,归不归蹲在地上,看着刚才被红发大方师吐出来那一滩白色的粘液。此时被这滩粘液已经完全吸干了焦成的鲜血,现在正慢慢的向着火山自己的鲜血蠕动。

  随着粘液不停吸食着鲜血,它的面积也开始变大。原本还只是巴掌大小,现在已经扩大了一倍有余。随着吸食了火山的鲜血,还在不停的扩大……

  “想不到这恶心人的小玩意还没有绝迹……”归不归用刚才被焦成打碎的钟乳石碎块搅动了一下粘液,随后抬头笑眯眯地对着正在看他的吴勉说道:“这是鬼兽篪合的油脂,当初徐福那里有一块的。他还说那是世上最后一块。可见大方师的话也不能做准……”

  看着吴勉没有搭话的意思,归不归干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鬼兽篪合全身只有心口处有一块油脂,不过随着它吸食人血肉越多,这块油脂便越肥厚。传说当年商王武丁得了一块鬼兽篪合的油脂,把它当作了羊油吃下。结果开始嗜食活人的血肉,最后被修士用人血将那块鬼兽篪合的油脂引诱了出来。这才没有铸成大错……

  后来还时兴过一阵,用鬼兽篪合的油脂迷惑着活人的心脉、魂魄,然后用活死人陪葬的风俗,又来因为鬼兽篪合的油脂太难的,这个风俗才慢慢消失了。想不到千百年过去,陆地上鬼兽篪合的油脂已经都消失了。这小小的南山岛上还有这么一块……”

  这时候,火山在焦成的呼喊之下,已经再次醒过来。缓过来一口气之后,他虚弱的对着吴勉、归不归的方向说道:“广仁大方师现在安泰吗?吴勉,我信你的话,广仁大方师现在是生是死?”

  “他又不是我的儿子,我如何知道?”吴勉看了火山一眼,看着他的样子可怜。这才在后面跟上了一句:“你都能苟活于世,他应该也死不了……”

  虽然话不中听,不过却是火山最想听到的答案。当下这位红发大方师长长的吸了口气,随后在焦成的搀扶之下,站起来对着面前的几个人继续说道:“不管火山与各位有什么私怨,请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搭救广仁大方师。现在广仁大方师凶多吉少,去的晚了恐怕大方师的性命有碍……”

  “你们到底在前面遇到了什么?”这个时候,归不归打出一个火球,将地上那一滩鬼兽篪合的油脂烧了个干净。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油脂延烧的臭味,随后老家伙笑眯眯的看着火山,继续说道:“听焦成说这里是峰峦宗的清修道场,不过老人家我看着还是有些怀疑。他们峰峦宗如果这么厉害的话,当年被灭门的便应该是你们方士一门了,也不用火山大方师再背自毁宗门的罪过了……”

  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看着归不归说道:“焦成说的没错,这里却是峰峦宗的道场,也是他们最后一位宗主的墓地。边走边说吧,别让广仁大方师等的太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