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章 幻术在心

第三百五十章 幻术在心

  焦成的话刚刚说完,之前两次发出火山惨叫再次发出来那位白发大方师的声音:“你要是问长安、洛阳哪里的娼馆好?那本大方师以亲身经历告诉你洛阳的好,你是不是还要问问为什么?可、以、赊、账……”

  最后四个字经有火山的口气说出来,百无求和小任叁从隐身的地方走了出来,这只妖物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时候,焦成也明白了过来,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空气说道:“明白了,刚才都是假的……想不到你们几位大修士的口技也如此了得……”

  “口技……”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也显出来了身形,白发男人瞟了焦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广仁的弟子都管幻术叫做口技?”

  “幻术?这也叫幻术……”焦成冷笑了一声,刚刚被归不归套了这南山岛上的底细,他满肚子的怨气不知道如何发泄。虽然明知道自己的术法和这个白发男人相差甚远,不过也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借着这个机会顶了回去:“只是模仿别人的声音而已,随便找个卖艺的都会学上两段。”

  “我迷幻的是人心……”吴勉这几个字出口的时候,从刚才发出叫声的位置突然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两个人影。他们俩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随着两个人影越走越近,嘀咕的声音也越发的清晰起来:“好苦……活着的时候不算什么,死了才知道阴曹有千般的痛苦……好苦啊……活人犯罪,随后偿还。人世走一遭,报应不爽……”

  这时候,焦成也看清了两个人影的样子。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两位大方师广仁和火山,他们俩的头发都变回了黑色。身上的衣衫满是血污,火山断了一条腿,而广仁右边整条手臂都被扯断。二人的伤口处都密密麻麻的爬满了蛆虫,看的焦成大叫了一声,最后脚一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焦成明明知道眼前两个人都是假的,不过看到了两位大方师的惨象之后,他还是不可抗拒的有了反应。等到焦成从地上爬起来,去搀扶两位大方师的时候,两只手接触到二人身体的一瞬间,见到自己的双手穿过了两位大方师的身体。他这才明白了过来,回头看着吴勉说道:“晚辈孟浪了……请大修士撤了神通,就算是幻术,晚辈也是负担不起……”

  “看在你的孝心份上,这次再拉广仁、火山一把。就这一次,最后一次……”吴勉说话的时候,已经转身向着出口的位置走了下去。在白发男人说话的同时,焦成眼前那两位凄凄惨惨戚戚的大方师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看到广仁、火山的幻象消失之后,焦成这才长长的出了口气。

  看到白发男人有了动作,归不归笑眯眯的跟在后面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你八成会心软,咱们打个赌吧。这次被广仁、火山算计不会是最后一次,也不会是倒数第二次、第三次……你信不信?他俩大方师坑我们已经习惯了,改不了的……”

  “不被他们俩坑这一次,老家伙你有机会见识避世仙缘谷吗?”吴勉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这个时候,小任叁和百无求也凑了过来。那位妖王陛下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那个光屁股的说什么避世仙缘谷,那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传说中的法器,就好像你小爷叔刚才的幻术一样,只闻其声,不见其物。”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跟上来的焦成之后,继续说道:“避世仙缘谷是他们峰峦宗的镇派之宝,用他们峰峦宗自己人的话说,那就是另外一个宇宙……”

  “老不死的,啥叫宇宙?”这个时候被百无求抱起来架在脖子上的小任叁跟着问了一句。

  “当初燕哀侯大方师也不说好好教你点东西,记住了,往古来今谓之宙,四方上下谓之宇。”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回正题:“不过谁也没有真正见识过避世仙缘谷,后来峰峦宗传到了第十七世宗主李正的手上。当时方士一门已经崛起,李正想要和方士一门一争长短。便在各国屠杀百姓,将黑锅扣在了当时第一人大方师燕哀侯的头上,说方士一门杀人取魂魄来修炼邪法。

  不过它找错了对手,燕哀侯是何等精明之人,在李正门人再次屠杀百姓的时候突然现身。随后当着齐鲁两位国君的面子上,召集被峰峦宗所杀的百姓冤魂前来对峙。当时燕哀侯的本意是想要找出手上没有人命的峰峦宗门人,由他们继续执掌门户。没有想到整个峰峦宗三百余人竟然无一人清白……

  最后燕哀侯只能顺势而为,在两位国君面前屠了峰峦宗的满门。也就是那一次的场面吓到了两位国君,从此奠定了方士一门崛起的名声。后来几乎各国的宫殿当中都要请方士来主礼祭司,不过从那之后再没有听说过什么峰峦宗了。这也能看出来什么避世仙缘谷都是他们瞎说的大话,真有那样的法器,被灭亡的就是不是他们峰峦宗了……”

  说完了避世仙缘谷和峰峦宗的往事之后,归不归回头看了低头走在身后的焦成一眼,随后对着他说道:“峰峦总的事情老人家我说完了,接下来就该说说上面的那口钟和岛上失踪百姓的事情了。姓焦的娃娃,轮到你了。”

  焦成原本不愿多说,不过想到后面还要依靠这几个人,随后他只能忍下这口气,一五一十的说道:“因为担心两位大方师的行踪泄漏,我与两位大方师一明一暗待在这南山岛上。我装作在陆地上混不下去的失意人,和当地人学习采集海珠的手段。顺便从他们的口中探听这里有什么古怪的所在……”

  很快焦成和两位大方师都发现了那座古钟的问题,古钟锈迹斑斑,根据当地的老辈人虽说,他们的长辈初登岛的时候,便发现了这口古钟。古钟的来历谁也说不清楚,就算两位大方师看到了古钟,虽然发觉这口铜钟的古怪,不过也说不清楚古钟的来历。

  按着广仁、火山的设想,他们留在泗水号码头上面的线索,足够将吴勉、归不归引过来。现在他们二人二妖的实力不可小觑,用他们来开路,只要在山上发现了那件传说中都认为是不可能的法器,到时候向归不归说这是徐福大方师点名要的,量那个老家伙也不敢据为私有。

  没有想到的是,吴勉、归不归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最后火山悄悄潜回到泗水号的码头,气的鼻子差点歪了。那个管事竟然没有向两位东家禀告偷看了大方师的私信,自己师徒苦苦设计的局,竟然坏在了一个胆小管事的手上。

  如果他们两位大方师要引来地是其他人的话,这个时候换个手段再引一次便好,不过归不归那个老家伙可不是什么一般人,原本突然消失已经让他有所怀疑了。现在突然再冒出来消失第二次,老家伙非但不会上当不说,一准还会拉上吴勉看他们师徒俩的笑话。

  当下,广仁、火山索性自己在岛上探察那件法器会被藏在什么地方。他们和小任叁一样,也使用地遁之法从地下探查。却被突然出现的古怪人影打退,广仁、火山都认出来这是卫尸。不过卫尸都这么厉害,别说墓中的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