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晃两年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晃两年

  听到了自己的身份被识破,人影马上将身体贴在了殉葬坑的墙壁上,随后有些惊恐的向着四外望去。这时候,一个带着刻薄口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戏还没演完,你中途就出戏是什么意思?”

  随后,刚才那个慢悠悠的声音嘿嘿一笑,再次说道:“戏演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老人家我刚刚想明白,广仁、火山被困在了里面,焦成找不到他们,这才设局让我们替他开路的。这场戏也难为他了,为了装成吓破了胆,还要又尿又拉的……”

  “晚辈也是没有办法……”这个时候,已经被识破了身份的焦成索性不再隐瞒,直接认了自己的身份。深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已经身陷此地三日有余,我又没有办法联系徐福大方师。见到你们几位到来,又怕几位和两位大方师有旧怨,不肯帮助寻找他们,这才想到了这个馊主意……”

  “我们人已经到了这里,还会不去找他们俩?丢人也是丢徐福那个老家伙的人,老人家我何苦不撒出去一个就命的人情?”这个时候,归不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已经低沉了下去:“姓焦的小娃娃,还不说实话吗?你真想要害死广仁和火山?”

  “晚辈知道错了!”这个时候,焦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空气说道:“不过两位大方师的确是困在了这个地方……晚辈彻底和他们失去了联络,几位再不动手的话,恐怕两位大方师的性命难保……”

  焦成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在殉葬坑的下一个区域当中响起来一声惨叫。随后这个殉葬坑都跟着颤抖了起来,这惨叫的声音几个人、妖听着都耳熟,正是那位最后一任大方师火山的声音。他好像在承受巨大的痛苦,能让火山发出这样的声音,可以想象得到痛苦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火山大方师!你们还好吗?”听到了火山的惨叫之后,焦成突然跳了起来,冲着发出叫声的位置大喊道:“请两位大方师稍等……吴勉、归不归几位已经前来援手,片刻之后便能赶到……”

  不知道里面的火山有没有听到焦成喊的话,不过这几声喊完之后,里面的惨叫声确实停了下来。

  焦成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回头对着身边的空气继续说道:“事态紧急,请几位速速搭救两位大方师。得罪之处,等到救了大方师之后,晚辈再向几位赔罪,到时候焦成的生死交给几位大修士,任凭处置……”

  “你不说实情,让我们如何去搭救?”这时候,归不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你能坑我们一次,便有第二次、第三次……想让老人家我进去救人,起码也要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来不及了……”焦成几乎快哭了出来,他再次跪在地上对着空气磕起头来。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各位大修士看在两位大方师……和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先进去救人……”

  “娃儿,现在是你在浪费时间,广仁、火山若死了,这笔账是要记在你身上的……”归不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有你耽误的这点时间,说不定老人家我们已经把广仁、火山他们俩救出来了。也可能因为你耽误的时间,或许就要了那两位大方师的性命。救人命还是要人命,你自己看着办吧……”

  几句话说完之后,归不归的声音便消失了起来。任凭焦成如何喊叫,都不见有任何回应。这个时候,火山惨叫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随着这位大方师的惨叫之声,焦成的身体开始哆嗦起来。脑门、身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终于,焦成受不了这一声一声的惨叫,对着空气说道:“我说……这南山岛是流落到海外的修士门派峰峦宗的清修道场,也是峰峦宗最后一位宗主李避尘的墓地所在。两位大方师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峰峦宗的镇派之宝——避世仙缘谷的……”

  “胡说!峰峦宗当年是灭在燕哀侯大方师的手下,整个峰峦宗三百余人尽数灭亡,怎么可能还在这里有什么海外的清修道场?”没等焦成说完,归不归有些恼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方士一门当中谁不知道这件事?你还想用这个来骗我老人家?避世仙缘谷这种传说中的法器,当初的炼器第一人百里熙早有定论,那是不可能炼制出来的。如果有那种法器的话,峰峦宗还会被灭……”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焦成已经从怀里摸出来一块青铜腰牌,上面写着写着商末周初时期的骨文,归不归认得腰牌上面的字——峰峦……

  看到了腰牌之后,归不归闭上了嘴。这时候火山的惨叫再次消失,趁着这个档口,焦成急忙将后面的话说了出来:“当初有人在海外见过自称是峰峦宗弟子的后人,这些人说当年峰峦宗因为宗主李正乱杀被灭宗门的时候,他的私生子李雅带着门中至宝避世仙缘谷逃到了海外。后来就在这座南山岛上重新建立起来宗派,李雅自称宗主。此后峰峦宗又立了二百多年,因为不敢回陆地,岛上的人得不到陆地的资助,这才彻底的消亡。归不归先生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两位大方师,如果说的和我不一样的话,焦成愿自刎于归不归先生的面前。”

  这个时候,百无求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家伙,什么叫做峰峦宗?你们家燕哀侯怎么就容不下那个宗派,把人家灭了……”

  归不归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这个老人家我以后再告诉你,姓焦的娃娃,你说避世仙缘谷真有这样的法器,有什么证据吗?”

  焦成一边向着刚才火山惨叫的位置张望,嘴里一边继续说道:“当年晚辈寻找到这南山岛的时候,曾经见到过峰峦宗当年的旧人后代。他给晚辈看了半张炼制避世仙缘谷的器图,器图上面有燕哀侯大方师的备注。写着此等法器乃是天物,不该遗落凡间,晚辈看过燕哀侯大方师亲笔写的注解,认得大方师的字迹。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也是见过那半张器图的……”

  没有听到归不归的回应之后,焦成只能继续说道:“两年之前,晚辈终于找到了这里。后来……”

  “后来和广仁、火山他们俩故意演了场戏,让那位泗水号的码头管事看到了心里面的内容,是吧?”这个时候,老家伙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再次说道:“老人家我猜得没错的话,是你亲自迷惑了码头管事的心智,让他才开了信纸,看到了信里面的内容。然后等着他向泗水号的两位东家向我们几个报告,再把我们牵连进去,是吧?”

  说到这里,归不归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他继续说道:“可惜你们找错了人,虽然迷惑了管事,他的胆子小并没有向两位东家说……然后你们爷仨就不停的想办法,既想引起老人家我们的注意,又不想我们起疑,这一晃就是两年……”

  焦成一言不发的盯着地面,任凭归不归的嘲笑。等到老家伙笑完之后,这才抬头说道:“现在可以去救两位大方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