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踪的大方师

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踪的大方师

  听到了两位大方师可能出事的消息,最担心的便是那位饵岛方士广治了。毕竟当年他也在两位大方师的身边待过几年,当下他有些紧张的对着那位管事说道:“那两位东家查过没有?有什么消息没有?”

  “整个登州码头和周围泗水号的商铺、商队已经查的天翻地覆了,不过两位大方师好像彻底消失了一样。还是没有一点踪迹。”这位总管事不久之间也接到了两位东家的密信,要他在安城当中探查有没有两位大方师的下落。今天早上他才接到了东家的亲信,知道了之前探查大方师下落的因由。

  苦笑了一声之后,总管事继续说道:“两位东家想打听一下几位活神仙的意思,是直接告知徐福大方师呢?还是您几位再查一下?如果几位活神仙怕麻烦的话,两位东家便去告稟大方师了……”

  “这是有什么可犹豫的吗?去找徐福啊。我们又不是广仁、火山的爸爸,他们没对老子尽过孝,老子凭什么要去管他们俩? ”没等归不归、广治说话,百无求已经抢先说了几句。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和你们家刘喜、孙小川哥俩去说,就当你没来过,就当我们几个什么都不知道……干脆,就当广仁、火山已经死了……”

  总管事自然不会这样回去禀告,当下他讪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归不归和广治之后,犹犹豫豫的说道:“小的就这样去回?还是几位老神仙有其他的主意?”

  “归师兄,无论如何你与广仁也是一时之徒。看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是不是应去该探查一下两位大方师的下落? ”担心归不归和百无求一个心思,广治急急忙忙劝了几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找找也好,省的徐福大方师怪罪下来,归师兄你无法交代。”

  听了广治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了一下,说道:“那就给广治师兄你一个面子,这几年一直待在长安城里也腻了。托广仁和火山的福,我们也能出去走走。咬金呐,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幸好你不是放外的藩王,要不然想出去走走也不容易……吴勉,你的意思呢?”

  吴勉不咸不淡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用他特有的语调说了 一句:“你都决定了再问我?我总不能和你儿子一个主意吧?”

  “还真是托那两位大方师的福了,老程我也有年头没出远门了。”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打岔替自己的干爸爸化解了尴尬。随后从楼下喊上来自己的管家,让他先一步去准备出行的事宜。

  按着李唐的制度,王爵不可以私自出京。不过现在李唐已经变成了武周,加上京城也迁到了洛阳。

  也没人去理会这位双王殿下,而且有吴勉、归不归给自己做靠山,就算武则天再想找程咬金的麻烦也要犹豫再三。

  这次出行和以往不同,程咬金双王王爵出行,光是仪仗就有一百二十多人,这还不算护卫。原本觉得麻烦程咬金不打算带这么多人出行的。不过好热闹的小任叁却撒泼打滚要带着这古往今来少见的排场,吴勉、归不归惯着这个小家伙,隔了一天出城的时候,老程带足了自己双王的仪仗,几百个人声势浩大的从长安城走了出来。

  虽然程咬金没有什么实职,不过他的威名远播。可能没有人知道已经改朝换代的,不过提起来当年让了江山的混世魔王程咬金却少有没听过他大名的。一路上经过州城府县的官员无一不是远接高迎,竭尽巴结之能事。能比得上老程这待遇的,恐怕也只有女皇武则天了。

  吴勉、归不归和广治还倒没有什么,小任巻和百无求却乐在其中,那位妖王陛下甚至还偷偷的记下了自己傻弟弟的仪仗,打算回到妖山之后,照这样也给自己来几队仪仗。

  如果轻装前行的话,有个十天左右也能赶到登州码头了。不过这个国家王爵的声势做出来之后,足足走了一个月才到了登州城。被这里的刺史迎接进了城中,赴宴之后,众人、妖被安排在了城中的馆驿。

  因为是双王殿下居住,这个驿站都被包下,不允许別人再进入。

  原本打算在馆驿休息一晚,第二天便赶到城外码头的。就在老程准备睡觉的时候,程咬金的管家敲开了他寝室的大门。在程咬金发火之前,管家急忙说道:“殿下,有泗水号两位东家,刘喜、孙小川二人前来求见……”

  “他们老二位也回到陆地了?看来事情不小,把他们俩都吓到了。”

  程咬金嘀咕了一句之后,对着管家说道:“去,把我的爸爸、爷叔他们都叫起来吧。老程我也见识一下这俩泗水号的东家有什么本事,挣钱挣的比皇帝都多……”

  出乎程咬金意料的是,说是求见,等到老城到了客厅的时候,两位东家已经等候在这里了。见到了身穿王服蟒抱的程咬金出现之后,两个白头发的东家急忙过去见礼。

  却被老程一把搀扶了出来,笑嘻嘻的说道:“大家都是白头发的自己人,干万别见外。谁知道什么时候老程我做了背运,还要找你们二位东家借钱。你们现在给老程我行礼,等到真有借钱那一天,你们说老程是不是也要给你们两位东家磕一个?”

  “殿下是天下第一有福之人,要求也是我们哥俩去求殿下的。”刘喜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殿下用钱的话尽管开口。从今天开始,泗水号每年供奉殿下黄金五万两,以表我与小川对殿下的孝心。”

  “到底是大财主,一开口就是每年五万两黄金。”这个时候,吴勉、归不归他们也走了出来。听到刘喜对程咬金的对话之后,归不归笑眯咪的继续说道:“咬金这个双王一年也没有那么多的年俸,这一下他可是阔了。”

  程咬金饿双王也不过是每年十万石禄米,钱三万五干贯。还有几干亩地的王庄出产。加在一起也没有万两黄金,只不过程咬金的家底厚实。当下瓦岗山带下来的财宝他占了一半,前些年王爵、官职被一撸到底的那会,老程装装样子没有去花那个钱。平时大手大脚的全靠着笔钱在支撑,老程正愁那点家底花完了日后的日子怎么过。现在有了泗水号的每年五万黄金。那真是可以敞开花钱了。

  见到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出来,刘喜、孙小川哥俩急忙对着他们行礼。被归不归一把拦住:”有什么话起来说吧,咱们都是自己家人。

  是徐福那里已经知道了吗?还是你们已经查到什么了?”

  “两位大方师在小川我和殿下的码头上消失不见了,哪敢让徐福大方师知道? ”这个时候,孙小川陪着笑脸继续说道:“不亲自过来看看,一旦出了什么事情,徐福大方师问起来我们哥俩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就难看了。”

  “小川你敢这么说话,那就是说多少有了点眉目,是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说吧,能帮的话我们几个就帮一把。帮不了的话也能在徐福那个老家伙那里,给你们哥俩作证,是广仁、火山自己跑了的,不是你们俩图财害命。”

  “这事可不是玩笑的,老人家您别吓唬我们哥俩。”孙小川吐了吐舌头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有人在南海码头前往南山岛的船上,看见了那两位大方师。不过只看见了他们两位上船,却没人看到他们下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