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辨别真假

第三百三十五章 辨别真假

  太后和皇帝回到了玉辇上之后,在程咬金等人的护卫之下,继续向着皇宫进发。而刚才那位广孝和尚却趁着这个机会一个人上了酒楼,见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之后,行了佛礼说道:“南无阿弥陀佛,想不到会在这个见到几位施主。和尚奉了太后娘娘的旨意,请几位一同前往皇宫。几位施主在长安城里做的事情,太后、皇帝下陛心如明镜一般。为表彰几位施主,愿册封归师兄你为护国真人,吴勉先生是镇国。”

  “死贼秃你给老子闭嘴!什么护国、镇国的都是扯淡!要封还等得着武瞾那个小娘们?老子就是妖王,天下群妖的爸爸!自己的爸爸,老子不会自己封吗?”听了广孝提太后来传话,百无求的气便不打一处来。喘了几口粗气之后,它继续说道:“老家伙,现在老子封你为妖山的太上王!广孝你回去告诉武瞾那个丫头片子,老家伙是天下群妖的爷爷,她还想要我们家老家伙去给她护国吗?要护也是护着我们妖山……”

  “妖王陛下不要动怒,和尚我也只是替人传话而已。”这个时候,广孝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账单二愣子说道:“和尚听说陛下已经登基称王,一时忙碌没有来得及向陛下道喜。是真罪过……这是我佛释伽牟尼涅槃之时留下来的舍利,和尚将此圣物送去陛下,聊表和尚贺喜的一片诚心。”

  说话的时候,广孝从怀里面摸出来一个银丝编成的项链,下面坠着一个赤红色的坚固子。随后和尚双手捧着项链,要亲手给二愣子带上。百无求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广孝要送,便主动的将脑袋伸了过去。

  眼看着广孝就要将舍利项链戴在百无求脖子上的时候,一边看热闹的吴勉突然说道:“百无求,你也不打听打听戴的是什么?戴上去容易,可不知道难不难摘下来。”

  被吴勉这么一提醒,百无求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说道:“对啊……和尚你说说这是什么项链?

  刚才你说的舍利老子可是听着耳熟,这是什么天才地宝?”

  “大侄子,这个我们人参知道。”这个时候,有些酒醒的小任畚凑了过来,冲着百无求咯咯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脖链上面坠着的是和尚老祖宗释伽牟尼圆寂一一就是过去了之后,身子化火之后变成的舍利子。他们和尚是当作宝贝的……”

  “敢情你就用这样的骨头来糊弄老子!”听到了舍利子的来历之后,百无求的火气再次着了起来。当下指着广孝继续骂道:“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和尚,现在的和尚不都是有钱色财主吗?给不起金的,送这么一条破破烂烂的银链子也就算了。上面还带着一块死人骨头……”

  一句话让广孝遍尬无比,这块佛祖舍利是佛门至宝。平时给人看看都舍不得,现在要白送这只妖物,想不到它还不领情……“傻小子你不要乱说,这可是真正的宝贝。爸爸我先替你收着……”

  就在这个时候,老家伙笑咪咪的走过来替自己的便宜儿子接过了舍利项链。不过归不归没有给百无求带上,而是自己收了起来。随后笑咪咪的对着广孝说道:“难为广孝你的孝心了,这家宝贝连徐福那个老家伙都没有得到,却便宜我们家傻小子了。下次看见徐福大方师的时候,我老人家一定好好赞眼个几句你的孝心。”

  两句话说完之后,广孝的脸上又出现了纠结的表情。就在他有些后悔,想着是不是再把舍利要回来的时候,突然听到归不归再次说道:“事情也是巧了,广孝你就算不来,老人家我也打算去大佛寺里去找你和空海大师的。不过话说回来了,怎么只看见了你,却不见那位空海和尚?”

  “空海禅师已经会东瀛倭国了”

  广孝这个时候恢复了他世外高僧的作派,再次高宣佛号之后,和尚冲着吴勉、归不归二人微微一笑,说道:“就在几位将陆无忌、归尘二妖赶出长安的时候,空海大师已经借机回国了。”

  当初徐福曾经对陆无忌下过法旨,不许他在长安城送空海和尚。

  这么多年以来,陆无忌恪守法旨,虽然明知空海和尚就在大佛寺中,却不敢轻易去大佛寺。怕自己见到空海之后不受控制坏了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后来陆无忌、归尘大闹皇宫的时候,广孝在宫中的内应已经将消息告知这位高僧。听那些死里逃生的御林军所说宫中作乱的人当中,有白发乱身鱗片的怪人。广孝猜到陆无忌就在皇宫当中,不过不知道事态发展如何,他也不敢轻易有所动作。

  后来太后武媚娘带着众皇族出城,也派人去请那位圣僧广孝来护驾。广孝当下将空海装扮成了随行的小和尚一起跟着众皇族出城,出城之后,空海马上骑着快马远离了京城,向着登州码头的位置进发。

  原本广孝、空海只是赌上一把陆无忌没有余力再去难为这个倭国和尚,现在看起来这个赌局的结果出奇的好,陆无忌、归尘就算知道空海远遁,也没有余力追赶了。

  “是啊,空海和尚进长安还是太袓李渊那会。现在几十年过去了,他也该离开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说空海了,正巧广孝你来了,老人家我还有一件事情要麻烦一下和尚……”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向前走了一步,凑到了广孝和尚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不过这一句还没有说完,广孝的脸上便显露出来一丝惊恐的神色。和尚向后退了一步,对着归不归说道:“噤声!归不归你什么都没说,和尚我也什么都没有听到。你我都不是方士门人,你要打听也该去找广仁、火山那两位大方师嘛……”

  “你猜猜他们俩会和老人家我说实话吗?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将广孝拉到了角落当中的一张桌子前坐下,随后继续说道:“既然你我都不是方士了,那就没有那么多的忌讳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怀里摸出来一张写了几个字的纸片。随后鬼鬼崇崇的将纸片从桌子底下递给了广孝,和尚一开始并不敢去接纸片。他一脸纠结的低声对归不归说道:“当年的时候你是知道的,就是为了广孝我,大方师才摆弄出来这个的。你现在把它给我是什么意思?”

  “凭着广孝你的心眼,当年一定见过这个的。如果说这世上有人知道这玩意是真是假的话,除了咱们以前那位老师尊之外,就是你和广仁了。你说说老人家我不找你找谁。”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也不是炼制出来让你去用,只是让你辨别一下真伪而已,你怕什么?广孝你以前的胆子不是挺大的吗?这个只是开篇的几个字而已,你看_眼怕什么?”

  被归不归劝了几句之后,广孝也怕纸片上面的内容外泄,给自己带来天大的麻烦。犹豫了半天之后,还是接过了纸片,看了一眼之后,黄豆大小的冷汗瞬间遍布了和尚的额头……这个反应已经让归不归明白纸片上面内容的真伪了,当下老家伙嘿嘿一笑,对着广孝说道:“放心吧,只要和尚你不惹我们,没人把这个用到你的身上…… ”说话的时候,纸片突然着起了火,就在广孝的手上化为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