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回銮

第三百三十四章 回銮

  如果按着饵岛的时间,广治算是和他门前后脚离开的饵岛。因为之前广仁、火山封了饵岛海路的事情,广治和两位大方师有了隔阂。

  他再没有投奔广仁的想法,原本到处走走看看的。

  广治先到了长安,没有想到这里四门紧闭。这样的大门自然难不住饵岛大方师的首徒,广治只是使用了微末的手段便进了长安城中。

  在城中听说了闹妖怪的事情,是几位客居在骠骑大将军府中的高人退了这些妖怪。

  广治一听便知是吴勉、归不归的手笔,听说他门居住在程咬金的府上之后便过来拜见。守着他门几个人总比着跟广仁、火山的要好。

  归不归心里多少对广治有些愧疚,饵岛上面方士的死亡,老家伙多多少少也要附上一些责任。当下笑眯咪打听广治这次出岛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在岛上太孤单便出来走走,等到走的烦了再回饵岛躲躲清净。不管怎么说,精卫大方师和那些师徒都留在岛上,我也不可能不经常回去看看。”广治说的虽然平常,不过言语当中还带着些许的悲凉。

  “出来走走也好”归不归笑眯咪的向广治介绍了自己的干儿子,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咬金这孩子被加封了双王,过几天还要加盖王府。

  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咱们都在这里蹭着住。等你什么时候住的烦了,老家人我陪你去饵岛住几天。”

  进来的时候看到了程咬金这一头的白发,广治心里已经猜到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当初他第一次出离饵岛的时候,便是和吴勉、归不归一起廝混。此时在搭伴一起也没有什么,程咬金听说这又是一个广字辈的方士,急急忙忙吩咐管家摆下酒席,要来招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大方士。

  看着广治身上的服饰有些破旧,脸色略显疲惫。程咬金又吩咐管家去沐浴更衣,顺便将皇宫当中还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裁缝请来几个,为这位大方士量体裁衣。

  看着管家将广治带到客房之后,程咬金这才笑眯眯的对着归不归说道:“爸爸,儿子我难得看您老人家这么上赶着。咱们亲爷俩不绕圈子,您是不是看上这位广治方士身上的什么东西了?要不要一会洗澡的时候,老程我让人把他的衣服偷出来……”

  “胡闹,老人家我洞府当中天下的奇珍异宝不计其数,还在乎他身上那点家当吗? ”归归不嘿嘿一笑之后,嘻闹着给了程咬金一个小嘴巴。

  一边站着的吴勉用他特有的语调继续说道:“是,他身上的家当你不放在眼里。不过人家家里的家底却在老家伙你的心里……”

  “天底下的奇珍异宝老人家我都看不上眼,那有点狂了。总是有那么一件两件的宝贝,能让我老人家高兴高兴。”对上这个白发男人,老家伙没有一点办法。当下只能顺着吴勉的话客气几句……陆无忌、归尘手里的底牌基本上已经打光,现在它们俩应该找个地方休养生息,近期之内不会再出来兴风作浪。而长安城一战之后,广仁、火山也没有了踪影,程咬金派出了自己的亲兵在长安城到处寻找,也没有那两位大方师的下落。

  按着归不归的推测,火山是死过一次,魂魄已经离体的人,就算恢复了伤势也要找个地方修养,让魂魄慢慢适应自己死后复生的肉身。

  原本几乎分崩离析的这一对师徒,此次之后又恢复到了以往的师徒关系。虽然这对吴勉、归不归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接下来的几天,便是皇帝、太后带着众皇族回京的大事。原本他们走后京城归了程咬金掌管,不过封了老程的双王之后,将他身上骠骑大将军、京兆尹等官职分到了数人的身上。现在各个衙门都在比着迎驾的事情,接连几天大街上都是各个衙门的官差,显得异常凌乱。

  虽然太后、皇帝就在城外的皇庄,不过也是足足准备了五六天,才张灯结彩、黄土垫路将一众皇族迎回到了皇宫当中。

  虽然心里不愿意,不过皇族回京的时候,程咬金还是站在百官之首,迎接迎接太后、皇帝回乐。经过了这么多天,百无求的火差不多也消了。当天在小任叁的鼓动之下,他们二人二妖带上了广治一起站在长安城最高的一座酒楼上看热闹。

  程咬金的管家事先替他们包下来楼上一层,站在窗边能看到半个长安城。当下小任叁让伙计将酒菜摆放在窗台边,一边喝酒吃肉一边的等着看皇帝回京的热闹。

  昨天晚上长安城所有的大街上便遍布了各个衙门的官差,今天一大清早,又有护驾的御林军分别把守各个要道。午时刚过,远处便熙熙攘攘的出现了一大堆的宫廷禁军开路。

  又过了大半晌,就见在无数护卫、宫人的簇拥之下,皇帝、太后一行车队缓缓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在皇帝、太后共乘的玉辇两边分别跟随着一人一僧,左边是那位身兼卢王、东海王的双王殿下程晈金,右边的和尚竟然是被武瞾请到皇庄护驾的高僧广孝。

  玉辇行进的极慢,太后有意让全长安城的百姓看见。皇族回京代表着京城的乱象已经结束,这天下还是他们李唐的天下。那位立下了大功的双王殿下程咬金不过是封了皇命替李家看守长安的大臣,做主的人还是玉辇当中的太后和皇帝。

  “呸!看看程咬金那二傻子的模样。还腆着脸笑,要是老子的话,现在直接一脚踹翻了玉辇。杀了皇帝睡娘娘……”远远的看到了玉辇向着酒楼的方向行驶过来,百无求给自己灌了一杯酒,之后继续骂道:“二傻子当边混世魔王的劲头哪去了?都喂了狗吗?还有那个广孝,他又算哪根葱?看着他那个倒霉样子,好像是他平了京城的妖乱一样……不行,老子这口气出不来!等着他们的玉辇到了的,老子尿他们一身……”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便开始解裤腰带,站在窗户上等着玉辇过来的时候对着下面的人撒尿。小任叁这时多喝了几杯一个劲的在旁边搓火:“好……这才是我们人参的大侄子,你先撒,我们人参当叔叔的陪一泡。老不死的,我们叔侄俩干了,你们几个随意……”

  说话的时候,小家伙也跟着站到了窗台上脱裤子。吴勉退到了后面等着看热闹,只有归不归和广治两个还算稳重的,好说活说才将上面的两只妖物劝了下来。

  这个时候,玉辇已经到了酒楼之下,吴勉凑到了窗口看着下面的玉辇。此时,站在玉辇一边的广孝好像知道他们就在楼上一样,抬头冲着上面的吴勉笑了一下,随后又对着玉辇上面的太后说了一句什么。

  听了广孝得话之后,武媚娘吩咐玉辇停下,随后带着皇帝一起走下了玉辇。在周围百姓的众目睽睽之下,太后拉着皇帝对楼上的吴勉、归不归等人行了半礼。随后这才再次回到玉辇上,继续向着皇宫的方向行进。

  “武瞾这娘们还算地道,知道谁让他们娘几个回来的。”这时候,已经提上了裤子的百无求也看到了这一幕,它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继续说道:“程晈金这二愣子老子就忍了,不过广孝凭什么?诶?他身边不是应该还有一个和尚吗?那个叫空海的?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