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六章 以命相连

第三百二十六章 以命相连

  一句话说完火山挂在蚩凶的手上气绝身亡,广仁没有反应过来,愣了一下之后,慌忙将火山对我尸体从蚩凶的手臂上取了下来。将自己弟子的身体放平之后,开始检查起来他的伤势。

  火山严重伤到了心脏,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他的心脏已经被打烂掉,就算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救回不来了……广仁检查火山伤势的时候,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从红发大方师的身体当中分离了出来。人影围着广仁转了一圈之后,跪在了白发大方师的面前,正准备磕几个头之后便要做最后的分离的时候,突然听到广仁低声说道:“回去。”

  人影没有听明白广仁的意思,正在它迟愣的时候,白发大方师已经再次说道:“回去……还当我是师尊的话,就回去……我没说过你可以死……”

  “大方师,想开点吧,火山大方师已经不是这世上的人了。”这个时候,又有几个黑色的人影凭空出现在广仁的身边。这些人影身上的阴气集中,它们出现之后,刚刚被妖物们杀死的百姓尸体上纷纷漂浮出来模模糊糊的人影。

  就在这些人影要靠过来的时候,刚才对着广仁说话的黑影冷笑了一声,对着这些正在向自己靠近的人影说道:“本司是阴司正堂,逢阎君之命前来迎火接山大方师。带你们下去的接引使者七天之后才能过来,安心等待吧……还不退下吗?”

  最后半句话黑影是喊出来的,随着这句话一起出现的,还有阴司正堂身上散发出来的光晕。这光晕快速向着四外扩散,已经靠过来的人影不敢接触光晕,吓得瞬间消失在了空气当中。随后这位阴司正堂轻轻的笑了一声,对着广仁大方师继续说道:“大方师请节哀,人死不能复生。火山大方师既然已经亡故了,就算他生前是大方师,死后也只能赶到冥世安排。看在您和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冥世一定不会难为大方师的……”

  原本从火山身上浮现出来的人影已经回到了身体当中,不过听到这位阴司正堂的话之后,它再次从体身当中漂浮了出来。不过还没等人影有下一个动作,广仁竟然亲自动手将人影生生的按了回去。

  将人影按回去之后,广仁冷冷的说了一句:“你们来错地方了,这里没有死人,更没有你们要带走的魂魄……”

  那位阴司正堂想不到大方师这样的人物竟然会睁眼说瞎话,刚才火山的魂魄已经离体。这时候就应该被它们带走,虽然还不是头七的正日子。不过它们作阴司的随时随地带走魂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个时候,站在一边的百无求也不相信火山已经死了。当下它在自己‘亲生父亲’的耳边嘀咕道:“老家伙……火山这就死了?不能吧……”

  “算是已经死了……”看到广仁和往日不大一样之后,归不归继续对着自己的便宜儿子说道:“别乱说话,广仁这样……你爸爸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弄不好一会要出事,傻小子,真动手的话你记着拉架……”

  听到广仁直接将自己怼了回去,那位阴司正堂在自己小弟面前脸上有下挂不开。当下它脸色一沉,指着身前身后这无数的死人说道:“大方师你真会说话,没有死人这都是什么?没有魂魄……”

  说到这里的时候,阴司正堂顿了一下,随后大吼了一声:“你们都给本四出来! ”一句话出口,刚才消失的魂魄又重新出现,密密麻麻的站在面前。阴司这才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这么多的魂魄说道:“没有魂魄的话,这又算是什么?”

  阴司说话的时候,广仁并没有搭理它的意思。这时候白发大方师逃出来自己的一柄短剑,先将火山的左手手腕割破,随后又割破了自己的左手手腕。将自己和火山两只手的伤口重合,最后闭上了眼睛,完全不去理会一边还在纠缠的那位阴司正堂。

  看到了广仁的动作之后,归不归明白这是他再次将自己的性命和火山的连在一起。当初火山服用长生不老药的时候,也曾经断过一次气。就好像现在这样,广仁不顾徐福大方师的阻拦,将自己的性命和火山连在一起,代替他承受了一半药力的侵蚀,这才帮助他度过了这一关。这也是为什么后来火山那么敬重自己师尊的原因之一。后来在和问天楼对峙的时候,为了不连累自己的弟子,广仁曾经主动断开了他们俩性命的联系。现在为了再次救回火山,广仁也是豁出去了。

  那位阴司正堂不明白广仁想要做什么,看到这位大方师不搭理自己,当下便有些恼怒,身为阴司正堂,捉拿魂魄是自己的分内之事。

  这说到天边都占理的事情,既然广仁要阻拦那就来硬的。大方师又怎么样?大方师也不能不讲理吧?

  当下这位阴司正堂对着自己的手下一挥手,说道:”去,请火山大方师跟我们回到冥世,阎君还在下面等着呢,不可以让它老人家等的太急……”

  听了自己老大的话,这几个小阴司便抽出来了锁链和钢鞭,要过来捉拿火山大方师的魂魄,广仁大方师冷笑了一下之后,刚才割破他和火山手腕的短剑飞了过来。在地上划出来一道鸿沟,随后这柄短剑在靠着广仁这一侧的线内飞来飞去,看这架势只要有人敢跨过鸿沟一步,不管它是不是人,都要将它置于死地。

  看到了形势越来越难看的时候,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随后走过来说道:“给老人家我一个面子,方士一门虽然没有了,不过方士还在,大方师还在。这位阴司正堂大人就给我老人家和和广仁大方师一个面子,再等几个时辰。五个时辰之后,如果广仁大方师还是不答应的话,老人家我去帮你们劝他。”

  广仁毕竟不是这位阴司正堂招惹起的人,现在又加上了一个更难缠的归不归,这样的话,阎君也不能不给几分面子。就在阴司正堂做做样子给手下看的时候,一边的百无求又跟着说道:“那个老家伙没有什么面子的话,老子的面子够大了吧?老子是天下妖物之主,妖王!听说过吗?你们家之前的大阴司就是死在老子面前呢?够交情了吧?”

  阴司正堂一早便发现了妖王百无求,只不过它们之间不和已经数千年了。之前妖山一战连它们大阴司的命都交代了,见面之下难免尴尬,阴司正堂这才装作没有看到。

  不过现在这妖王自己自曝了家门,这就有些趨尬了……就在阴司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火山的眼睛突然睁开,随后泪流满面的就要挣扎起来向广仁感谢二次活命之恩,只是他重伤未愈之下无法做来,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

  阴司正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火山睁眼之后,广仁这才放开了二人重叠在一起的伤口,随后又将自己的鲜血洒在火山的腹腔伤口当中。帮着火山加速愈合自己的伤口。

  等到一切都处理完毕之后,广仁这才回头看了阴司正堂一样。缓了口气之后,说道:“阴司正堂大人,你刚才说的什么?广仁没有听清……”

  就在阴司正堂感觉到自己被愚弄,正要发作的时候。突然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幽幽的声音:“为什么归尘死了,火山还可以活。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