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灭口的前奏

第三百二十二章 灭口的前奏

  火山是不敢违背广仁的,当下他带着已经被打断了腿的人,在程咬金一众亲兵的簇拥之下,前去捉拿那个叫做薛冲的刑部侍郎。
  
  看着火山离开之后,百无求还是不明白自己的傻弟弟是怎么看出来薛冲就是姓陆的弟子。当下直接开口问了几句,见识了自己干哥哥在妖山的势力之后,程咬金更加不敢得罪它,当下笑呵呵的说道:“也没有什么,这个姓薛的之前连同几个小人给老程我小鞋穿。要不是他,什么卢王、骠骑大将军的还需要姓武的赏还?那原本就是老程我的。”
  
  “那你说的跟真事似的,敢情小子你是公报私仇。”对程咬金的行为,百无求倒是无所谓,反正受欺负的不是自己家人就行。既然是姓薛的先欺负自己的傻弟弟,那么程咬金找个机会报仇也没有什么。
  
  不过一边的广仁脸上的表情却有些不以为然,让自己的弟子去给小小的程咬金报私仇,那还有一点大方师的威严吗?当下白发大方师再看老程的时候,不自觉的带出来一丝不屑。
  
  没过多久,火山带着被抓捕的薛冲回来复命。他带着程咬金的亲兵直接去了刑部大堂,当中刑部众官员的面将薛冲捉拿了起来。整个过程当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位侍郎大人认出来了自己,他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只是不停着咒骂‘指认’程咬金和自己的人。
  
  现在薛冲就跪在几个人、妖的面前,侍郎大人冷冷的看着程咬金,说道:“听说卢王殿下已经爵复原位了,真是可喜可贺,不过这么快便找薛冲算账。太后知道会怎样?新君……”
  
  “那就先算算你的帐呗……”程咬金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薛冲,你是显庆元年因为被驸马薛绍的举荐,进了刑部做了一个小小的笔吏。第二年你的顶头上司赵甲便因为中风而亡,你应缺而补升为主簿。
  
  同年主事汪增祺其母亡故,汪主事回乡丁忧,主事空缺又是你补上的。总章二年刑部员外郎章德显因为疾病突然亡故,当时接替员外郎的应该是盛怀礼,圣旨都已经拟好了,无奈这个时候盛怀礼酒醉暴亡,这侍郎的位置才落在了薛冲大人你的手里。
  
  总章四年郎中蒋昌暴亡,还是你接替了他郎中的职位。直到弘道元年刑部侍郎王海生因为吃了老程我的连累,被皇帝罢免了官职,这侍郎的位置才轮到你。照这个算法,不出两年刑部尚书就要倒大霉,不是暴亡便是被罢了官职,这刑部尚书的帽子才会戴到你的头上。薛冲,当初你整治老程我,目标却是王海生。就为了把位子给你腾出来,是也不是?”
  
  这几句话一出口,广仁脸上那一丝不屑已经消失到无影无踪。这哪里是什么公报私仇?当时程咬金贵为卢王,想不到连薛冲这种小吏的升迁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白发大方师心中照着程咬金说的捋了一遍,如果不是薛冲背后有人按下手段,那他的运气便好的逆天了。
  
  不过薛冲还是不服,他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抓我的借口说我是妖人弟子,用妖法维祸京城。卢王!你说的那一点能证明薛冲是妖人弟子,那一点又能点出我维祸京城了?”
  
  “早就给你准备好了……”说话的时候,老程拍了拍巴掌,随后那位仵作出身的管家便带了一卷札记送到了自家主人的手里。老程将札记仍在了薛冲面前,随后再次说道:“这是赵甲、汪增祺之母、章德显以及盛怀礼的验尸格,薛冲,你下手有些过了,章德显和盛怀礼二人尸体上的妖气不散。就是那么巧,老程我也认识几个会术法的朋友,你以为谁在惦记老程,我会一点提防都没有吗……”
  
  这几句话说完,薛冲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了起来。他深吸了口气之后,冷笑着说道:“你知道了又怎么样?大不了薛冲一死而已。总比这个见利忘义的混账要好!”最后半句话是对着刚才在刑部大堂指认自己的师弟说得,没有他的指认,就算程咬金有这些证据也没有什么用。
  
  只是薛冲心里还有个不得其解的事情,自己和跪着的这些人都是陆无忌的弟子,不过这些人都不认得自己。他也是因为在刑部办事,为了方便同门照顾,师尊这才将这些同门的资料告诉自己的。难不成师尊还有别的想法?
  
  听到薛冲自己认了之后,归不归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老家伙走到了薛冲面前,将地上的札记捡了起来。挡着这位刑部侍郎的面打开了札记,就见上面哪写着什么验尸格,分明就是一张白纸……
  
  看到归不归拆穿了自己的把戏,程咬金无所谓的笑了一声,咧嘴冲着老家伙说道:“老程我哪有闲心去管你一个小小刑部侍郎的死活?这些都是我觉得事情蹊跷,这才一一的串联了起来。想不到一诈就诈出来了……”
  
  这时候,百无求凑过来说道:“老家伙,老子怎么抽着这傻弟弟好像是你亲生的?程咬金你过来,说,你的原籍在哪?你是在哪里出生的?老子要好好算算,你娘怀你的时候,这个老家伙有没有在你们家附近瞎溜达……”
  
  归不归看到就是程咬金这样的厚脸皮也有些尴尴尬,当下急忙拦住了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胡说什么?算着那个时候你天天都在老人家我的身边,不许胡说……”
  
  “现在是不是知道说错了?晚了……”程咬金将目光对准了薛冲,自己化解了尴尬。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八成你也准备好为了陆无忌去死了,放心,这个是要成全你的。如果你不死的话,你那些还在外面的同门又怎么会知道你就是他们的师兄弟?又怎么会来我这里杀人灭口?死是一定会死的,只不过还要再辛苦辛苦你和两位大方师……”
  
  刑部侍郎薛冲被抓进了程咬金的大将军府中之后不久,他便满身是血的从府中跑了出来。就在薛冲刚刚逃出大门的时候,一个红头发的男人举着大宝剑追了出来。当着门口众百姓的面,二人施展术法打了起来。只是他们俩的势力相差太过悬殊,几下便被红发男人斩于剑下。临死之前,薛冲大声喊道:“张奎不杀!后患无穷……”
  
  就在薛冲尸首被人带进府中的时候,隔着一条街的民宅当中,一个二层小楼上面,三个人正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看清了吗?薛冲刚才施展了同门术法,他确是我们的同门无疑……那个叫做张奎的我也找到人查清楚了,他是京城乐府的教习,就是他指正的薛冲……”
  
  “张奎?没听说过,按理说他不应该知道我们是谁的。”另外一个人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就算是你们几位,还是我这次来送信的时候,冯十四才告诉我的。张奎又是怎么知道的?”
  
  “刚才薛冲的话你们都听到了,张奎不除,后患无穷……”第三个人深吸哦了口气之后,继续第二个人说道:“动手吧,你去联系其他的同门。三个时辰之后,让他们过来和我们汇合。到时候我们分成两队,一队在大街上挑起事端,让他们疲于奔命,等到程咬金身边不剩几个人的时候,另外一对再杀进去,拼了用我们一半人马的性命,也要杀张奎灭口。只要张奎一死,我们便可以安心实施师尊的法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