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小任叁的本事

第三百一十九章 小任叁的本事

  皇后的身边倒着几个已经断了气的宫女,这几个宫女的头颅被撕碎,露出来里面妖物的相貌。武媚娘惊恐得看了一眼这几只伪装成宫女的妖物之后,对着吴勉说道:“我不知道她们是这个样子的,这些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女官,怎么会变成妖物?”
  
  “好玩的还在后面,你慢慢消受吧……”一句话说完,吴勉不在机会这位娘后娘娘,转身向着皇庄外面走去。留下来满脸惊恐的武媚娘在不停大喊:“来人!去请程老将军过来,去大佛寺去请广仁、空海两位高僧。去找方士一门广仁大方师的下落……”
  
  走到了院子里的时候,吴勉的脚下露出来小任叁的小脑袋。小家伙从地下窜了出来之后,抓住了白发男人的手,边走边说道:“你就不担心那个老不死的和我们人参的大侄子吗?百疆真会点起了妖兵妖将去救他们吗?”
  
  “是那个老家伙自找的,出了事情就算他是自杀……”吴勉似笑非笑的看了小任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他还是算漏了这里,皇后就算吓破胆了,也不敢得罪陆无忌……”
  
  看到吴勉说到这里便住了口,小任叁当下急急忙忙的问道:“那是为什么?我们人参就不懂了,小武曌只要不是眼瞎,就应该看出来咱们比陆无忌那只半妖强多了。放着我们不巴结去找半妖结盟,她小时候看着挺机灵的啊。现在看着怎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都是占祖上出现过的,陆无忌则是凭空出现的。”吴勉有些溺爱这只人参娃娃,对它也舍得说话。虽然语气当中虽然还是有些刻薄,不过比较对待别人的语气已经好得太多。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比较天天见面的邻居,还是陌生人觉得可怕一点。武媚娘不敢得罪陆无忌,是因为不知道它的底细……”
  
  说话的时候,吴勉冲着皇宫的方向皱了皱眉头,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百疆想要干什么?这么冲天的妖气还在皇宫当中……任叁,我们去看看它们要做什么?我在程咬金的府邸等你……”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在原地消失,小任叁回头看了一眼武媚娘的宫殿之后,小大人一样的摇了摇头,随后身子一沉消失在了地面当中。
  
  片刻之后,小任叁从程咬金后院的地下钻了出来。小家伙在宅子里面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白发男人的下落,原本吴勉应该早就回来了,怎么会比自己出现的还晚?宅子里面找不到白发男人的下落之后,小任叁便蹦蹦跳跳的向着府外走去。好在这里不是当初的卢王府,只是新搬过来的骠骑大将军府,要不然的话转一圈也需要不少的时间。
  
  小任叁惦记着府门外面的一座小酒肆,酒肆斜对面便是长安城中最大的一间娼馆。最近小家伙的爱好便是拉着百无求过来,一边喝酒吃肉一边看着对面的小姑娘们下酒。而且酒肆这里的酒酿造的的确不错,连小家伙怎么挑剔的酒客都说不出来一个不字来。
  
  吩咐了府中的管家见到了吴勉之后,让那个白头发的小白脸来酒肆这边找自己。它便先一步的到了酒馆当中。吩咐老板筛上几壶好酒,随随便便做上几个菜让它边吃喝边等……
  
  之前皇宫那边的事情还没有传开,武媚娘带着皇族出城的时候也没有惊动京兆尹,长安城大街上还是人头攒动。只是让小任叁有些可惜的是对面的娼馆还没有开门,它只能一边喝着寡酒一边等着对面开门。心里面暗暗盘算吴勉别那么早出现。
  
  吃喝了一阵子之后,突然看到远处跑过来一匹驿站的驿马。上面坐着前来京城传送文件的驿丞,可能是一路上走的劳乏了。见到这座酒肆之后,驿丞的眼神便被小任叁桌子上的酒坛勾住了。原本已经从酒肆的门口经过,出去了几十丈之后还是掉转马头回到了酒肆门口。
  
  “掌柜的,来一碗酒……快!喝完了老爷我还要赶路。”驿丞没有下马,直接掏出来几个铜子丢给了掌柜的。随后就见酒肆老板笑嘻嘻的端着一碗酒水走了胡来,站在马前垫着脚尖将这碗酒水送了上去,说道:“这位军爷,您在马上不方便。小的侍候军爷了,您不用动手只要探探身子就好了。”
  
  说话的时候,驿丞已经服下了身子。探头在酒水当中猛吸了一口,美酒入口之后驿城惬意的闭上了眼睛,慢慢的砸吧着酒里的滋味。看的小任叁都觉得香甜,小家伙不由自主的也跟着喝了一杯酒水。
  
  不过就在小任叁将酒碗放下的时候,无意当中发现酒肆老板和驿丞相互盯着对方。两个人的嘴巴飞快的抖动着,却没有发出来一点声音。小任叁看了一眼自己的酒碗,三碗酒下肚而已应该不是喝多了。
  
  这个时候,驿丞和酒肆老板也注意到这个小孩子看到了两个人的举动。他们俩同时皱了皱眉头,随后驿丞对着老板使了个眼色。大声的客气了几句之后,再次调转马头向着京城中心跑了下去。
  
  看到驿丞离开之后,酒肆老板满脸堆笑的对着小家伙说道:“这位小少爷,要不要尝尝我们店里自己酿造的果子酒?前年秋天采的山上野果,就连你们府上的程老王爷喝过也是赞不绝口的。您要是想尝尝就去后院看看,一共五坛果子酒,您亲自挑一坛……”
  
  “果子酒啊,我们人参这是有几年没有喝到过来。老板你这么一说,口水就忍不住的往下流啊。”小任叁哈哈一笑之后,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蹦蹦跳跳的跟着老板向着酒肆后院走去。
  
  到了后院之后,只看见了一座巨大的酒瓮,去没有看到酒肆老板所说的五坛果子酒。小任叁走过去轻轻踹了一脚大酒瓮,里面确实又些酒水,感觉足足有小半酒瓮那么多。里面的酒香只是一般的酒水,哪里有果酒那样的清香?就在小任叁一脸莫名其妙的转头看向酒肆老板的时候。就见他从背后摸出来一柄牛耳尖刀,对着小任叁一个劲的冷笑。
  
  “小东西,怪就怪你看到不该看的了。老爷我现在就送你下去投……啊!”酒肆老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小任叁突然张嘴对着自己喷出来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这个距离太近,酒肆老板来不及躲闪,火球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头上。
  
  酒肆老板惨叫了一声之后,顶着还在着火的脑袋到处乱跑。慌乱当中他辨别不了方向,跑到了大酒瓮前,就在这个时候,小任叁突然到了酒肆的脚下。两只莲藕一样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脚踝,轻轻一用力,将老板送到了酒瓮当中。
  
  脑袋还在着火的酒肆老板掉进了酒瓮当中之后,整个酒瓮里面都跟着着起来了大火。伴随着酒肆老板的惨叫,空气当中有弥漫出来一种肉皮烧焦了的味道。就在小热叁在可惜半酒瓮酒水被糟蹋了的时候,从后门当中突然走进来一个人,正式刚才买了一碗酒喝的那个驿丞。
  
  驿丞是来等着处理这个有钱人家小少爷死尸的,没有想到一进来便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当下他马上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这个小孩子会法术,自己好像不是对手。就在驿丞转身就要逃的时候,一个全身从头白到脚的男人已经站了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