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一十八章 陆无忌的选择

第三百一十八章 陆无忌的选择

  距离长安城百里之外的一座农庄当中,几个农人正在耕种田地。突然眼前一花,一个白色的人影半空当中摔落了下来。还没等几个农人明白过来,摔在地上的白发男人已经爬了起来。

  男人好像疯了一样,对着四周大声吼道:“冯十四!你快出来……冯十四你在哪里?出来……”

  冯十四是这里的庄头,农人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帮着一起喊了几句:“冯头,有人来找你,你出来瞧瞧啊……”

  “师尊……”旁边一座农舍当中,跑出来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看清了白发男人相貌之后,他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有些疑惑的看着白发男人身上的伤势。他不敢打听伤势的事情。自己岔开了话题,说道:“您老人家怎么到这里来了?还不到日子……”

  “带我去地宫!”白发男人正是陆无忌,这个时候它也来不及解释,直接对着中年汉子吼了一声。这个叫做冯十四的汉子不敢怠慢,急急忙忙推开了身边围拢起来看热闹的农人,带着陆无忌回到了农舍当中。

  看热闹的农人想不到自己的庄头还有这样的朋友,当下都一窝蜂的凑到了农舍周围看热闹。就在最面前的几个农人正扒着窗缝等着看热闹的时候,站在他们身后的同伴们突然变了另外一种表情。他们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这些同伴的身后,随后同时从怀里摸出来一柄匕首……

  趁着前面的同伴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农舍里面发生了什么之时,后面的几个农人同时出手,一支手臂捂住了前面那人的嘴巴,随后将手里的匕首猛刺向同伴的后心。匕首刺进去之后顺势一绞,趴在窗户上的几个人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变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自己同伴的手上。

  这些农人杀死了自己的同伴之后,旁若无人的将这些尸首掩藏在旁边的干草垛中,随后有人赶过来牛车,才将这些尸首连同干草垛一起运出了农庄毁尸灭迹。剩下的人将刚才杀人的痕迹处理干净,不知道的谁也看不出来刚刚有人死在了这里。

  与此同时,农舍当中冯十四已经打开了机关。随着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发出,地面缓缓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缝隙越来越大,连同当中的楼梯一起出现在了陆无忌和冯十四的面前。

  看到地宫的大门打开之后,陆无忌也顾不得什么了。它瞬间顺着楼梯冲了下来,一边疾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就一下,一下就好……里面就是亚王真正的身体,现在虽然有些早……不过你能夺舍我炼制的亚王,便可以夺了这真正亚王的舍……”

  看着陆无忌好像疯子一样的胡言乱语,冯十四还是连一个字都不敢多说。他们俩一只到了地宫的纵深处,冯庄头指着最面前的一座石室,对着陆无忌说道:“师尊,您交代的东西就在那里。怎么多年弟子一直小心看护,并未敢有丝毫懈怠。”

  “你将外面的事情处理好,不留一丝纰漏之后再来找我。”陆无忌看都不看冯十四一眼,直接到了石室门口。进入石门之前最后说了一句:“还有一件事,替我通知长安城你的几个师弟。从现在开始,每天都要在京城当中闹出动静来。我不管它们是不是吃人,只要长安城大乱便应了我的令。”

  “是,弟子这就去办……”对着已经进入石室陆无忌的背影行了半礼之后,冯十四转身向着上面农庄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时候,陆无忌已经走进了石室。这里黑漆漆的一片,放眼望去面前只有一个散发着恶臭的水池。池水虽然恶臭但却清澈的很,陆无忌围着池水转悠了半圈之后,看到在池水深处沉着几个人影。

  每一具人影身上都帮着绳索,绳索另外一头拴在了水池外面的铜桩上。陆无忌挑选了当中的一根绳索之后,亲手将绳索拴着的人影拽了上来。等到人影被拖上来之后,陆无忌才看到这是一个被一团黑气笼罩起来的‘人’。

  “在坚持一下,我已经把亚王的身体拖出来了,只要在等一下,你便有了夺舍的身体了……”陆无忌这几话说完之后,猛地对着人影吹了口气。随后就见和‘亚王’一摸一样的黑影已经倒在了地上。

  “虽然还是早了一点,不过你已经适应了我炼制的亚王那么久,一定可以适应亚王真身的。”说话的时候,陆无忌在自己的身体当中拉出来一个模模糊糊的魂魄。它小心翼翼拉着魂魄的手,一点一点的向着黑影走去。

  这是它藏在这里几百年的亚王真身,后来它用这个作媒,炼制出来了几个几乎完美的亚王身体。原本就是想要送给最适合夺舍妖体的归尘,只是自己这师弟的性子怪异,担心它非但不接受亚王的真身,还会毁坏它。这才用自己炼制的亚王身体作饵,让它慢慢适应一下这个妖体。等到它完全接受之后,再把这真身送给归尘。

  在归尘自曝的一瞬间,陆无忌抢过来它的魂魄逃出了长安。自己原本万无一失的计划,想不到最后差点连归尘的魂魄都没有了。现在想起来半妖心里还是一个劲的后怕,现在归尘的魂魄多少受了点伤。希望伤的不要太重,可以用亚王的妖身滋养过来……

  不过在陆无忌几次相助之下,归尘的魂魄还是无法侵入到亚王的身体当中。一连七八次未果之后,陆无忌的额头上已经见了汗,身体也开始有意无意的哆嗦起来。

  “没用的……你还是……放我去投胎吧……”看着陆无忌还是不死心,归尘的魂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虚弱的说了一句。就这一句已经让它变得疲惫不堪,当下接连对着半妖摆了几次手,虽然说不了话,不过意思已经十分明白了,归尘的魂魄收到了伤害,已经无法夺舍亚王的真身了。

  “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你再试一次好吗?”此时的陆无忌已经乱了阵脚,当下拖着归尘的魂魄再次按在亚王的胸口处。虽然看着魂魄好像和妖身已经合二为一,不过只要陆无忌一松手,归尘的身体还是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我……已经死心了……”归尘费力的说了半句之后,对着陆无忌摇了摇头。随后也不管这个半妖,自己向着石室之外飘了过去。眼看着它就要票出去的时候,魂魄之体再次被陆无忌抓住。

  “最后试一次,如果不行的话……我亲自送你下去……”陆无忌说完之后,再次将归尘的魂魄拖到了亚王的身边。将它按在了妖身当中之后。这次没有着急将手松开,半妖先是卸掉了自己妖化的身体。随后伸手对着墙壁虚抓了一把,就见墙壁上挂着的一柄长剑自己飞到了陆无忌的手中。

  半妖甩开了剑鞘之后,将剑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冲着已经慌乱的归尘魂魄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的魂魄无法自己夺舍,那好,我来帮你。当年我带着你逃出来的时候,说过我不会扔下你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同时,陆无忌先是卸掉了自己防御的术法,随后手中一用力,将自己的人头割了下来……

  与此同时,长安城外的皇庄当中,吴勉盯着一身素孝的武媚娘,说道:“耽误的够久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