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报复与错生

第二百九十九章 报复与错生

  长安城内,一个白胡子白头发的高大男人坐在一座酒楼的窗口,一边饮酒一边向着街面上看热闹。

  就在他酒足饭饱准备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从城门的方向行驶过来一架马车,赶车的是个和他差不多高矮的大个子。一看到这个车夫之后,白头发的大个子急忙对着窗外招手:“无求哥哥!老干爹……你们老几位这么多年都上哪去了?等等老程……我这就下去……”

  喊话的真是大唐开国名将一一曾经的上柱国、骠骑大将军、领卢州、幽州二地刺史、卢王千岁程咬金。今如的程咬金已经七十九岁,因为当年服用长生不老丹药的福,还是十三来岁的相貌,只是白须白发添寿看着要更老一些。

  程咬金从酒楼当中跑出来之后,直接牵住了马头,对着车上的吴勉、归不归等人、妖说道:“这些年老程我天南地北的撒出人马去找,就是没有你们几老位的消息。几条线查下去说你们从登州出海之后就断了,我连波斯、大食都派人去找了……不说了……回来就好,来了长安就别想住别的地方了。就住在老程我家里……”

  “傻兄弟你先上车,有什么话回家再说。”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一把将程咬金拉了到车上。这位妖王咧开大嘴哈哈一笑之后,调转马头说道:“你那王爷府还是在老地方是吧?不是老子说你,怎么说你也是个王爷。出门怎么也不知道带个随从护卫什么的?之前还知道带上几个人……”

  “哥哥,兄弟我早就不是什么卢王了。”没等百无求说完,程咬金突然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太宗皇帝——就是当年的秦王李世民驾崩之后,老程我还吃了几年瓦岗山的老本。不过后来瓦岗山的老兄弟相继死去,我这个当年的混世魔王也不怎么受新皇帝的待见了。

  一开始挑了个错夺了老程我的王爵,后来一年一个收回了卢州、幽州二地。什么骠骑大将军、上柱国的也都还给了他们老李家。要不是老程我当年的功劳太大,记过凌烟阁的功臣谱,恐怕早就下了天牢了……”

  一听这个话,百无求的眼睛便瞪了起来,当下就要撺掇着吴勉、归不归一起到皇宫去要个说法,能说清楚便罢,说不清楚的话就把一半的天下还给程咬金。要是还敢废话的话,百无求便回到妖山点起百万妖兵(它自己以为有这么多)杀出来。到时候别说一半的江山了,恐怕连整个天下都要让给他程咬金。

  “傻小子你别急,你兄弟想要反唐的话早就反了。”这个时候,归不归看到周围看热闹的老百姓越来越多,当下便对着自己俩儿子继续说道:“先回咬金家,有什么话家里说……”

  当下,在程咬金的引领之下,百无求驾驶马车绕了大半个长安城,最后停在一座简陋的民宅当中。

  当年的卢王府是长安城中首屈一指的王府,现在看到程咬金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就连吴勉这样‘铁石心肠’的都跟着皱了皱眉头。妖王百无求进门之后直接骂起了街:“反了……反了!傻兄弟你听老子的,咱们也不用搬妖兵妖将了,今天晩上我们就杀到皇宫去。兄弟你被人欺负,那就是欺负老子。这里都是你的大辈,咱家的人欺负人可以,别人欺负咱们不行……”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程咬金家里唯一的一个老仆人脸色煞白的从门外跑了进来。他颤抖着声音说道:“主家,老武家的人又打上门来了。这次他们人多,足足有四五百人。你快翻后墙逃走,晚了的话他们连后墙都围上,那主家你想跑都跑不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外面传来有人叫骂的声音:“姓程的老家伙你出来!你当年是怎么欺负我们家老爷子的?带着人过去抢东西,想不到我们武家奶奶还有做了皇后的这一天吧?真是风水轮流转……老东西你当年不是挺威风的吗?出来啊……以为陛下看在你那一点黄豆粒大小的功劳上没啥得杀你,现在要你命的人来了……”

  “这是皇后武媚娘的家人……”

  程咬金苦笑了一声之后,走到墙角将立在那里的直花大斧抄了起来。

  随后又找出来自己当年的盔甲,在老家人的帮忙之下,一边顶盔冠甲一边继续说道:“武媚娘就是当年武家的小丫头当了皇后之后,皇帝便开始大肆封赏武家的外戚。就连当年欺负过皇后的武元庆都被封了宗正少卿兼洛州刺史,前天刚刚下的圣旨,昨天就来闹过一次了。被老程我打跑了,想不到还有胆子敢再来找死……”

  “武元庆……就是那个老爹刚死,在下葬当天就闹起来的武元庆?”

  这个时候,小任叁想起来三十多年前的事情。小家伙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我们人参怎么记得他和小武瞾不对付啊,怎么武瞾发际就抬举武元庆这个白眼狼了?”

  “倒不是武媚娘自己的主意,是小儿李治爰屋及乌。现在只要是个姓武的都封了大官,看吧,当年老程我一手让出去的天下就要败在这个不争气的小东西手上了……”

  说话的时候,程咬金已经全身披挂整齐,当下抄起来大斧子便向着门外走去:“你们老几位在这里稍坐,等老程我劈死几个狗娘养的再回来陪几位大辈吃酒……”

  看着程咬金的脸上已经冒出来了杀气,当下归不归一把拉住了这个干儿子。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另外一个儿子说道:“傻小子,咱们既然已经到了,那就看不的你兄弟受人家的欺负。去,教教门口的那些畜生们怎么做人。”

  原本百无求也被气的哇哇大叫,听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话之后,它转身便向着大门口走去。看着这个黑铁塔一样的大个子走出了大门,紧接着它独有的叫骂声响了起来:“你们这些上辈子给阎王使了钱,投错了人胎饿畜生!欺负人欺负到老子我兄弟的头上来了,以为程咬金这两年不走时气了,你们这几个王八蛋就过来撒野了是吧?你妈和你舅舅生你的时候,没告诉你能看见天的地方别出来吗?怕打雷劈死你们这几个畜生……”

  百无求骂街的时候,对面武家的打手受不了扑了上来。随后一阵一阵破了音的惨叫声便响了起来,现在的百无求早已经今非昔比。要不是它故意的留手,现在大门口已经没有活人了。就这样,听着热闹的小任叁也忍不住跑了出去,和妖王一起对着那些打手们扑了过去。

  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听着百无求边打边骂的声音,归不归嘿嘿一笑,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人家当年要是有这么一个兄长,也不至于被徐福那个老家伙欺负了……咬金呐,你哥哥打它的,咱们说咱们的。这几年校安城中除了武瞾做了皇后之外,还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听到了外面武家人的惨叫声之后,程咬金笑的眼睛都眯缝了起来。

  听到了自己干爹的话之后,他想了一下,随后说道:“老人家您这算问到人了,差不多三年前,长安城太史令的老婆亡故,下葬的那天突然死而复生。又挺了三天之后才真死了,听说她复活之后的三天,自称是方士栾灵的魂魄投错了体,一直再喊着广仁大方师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