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私言

第二百九十四章 私言

  “老的欺负大的,大的欺负小的。真是好家风……”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他不再理会火山带来的法旨是什么,转身一个人向着海岛上面走了过去。

  剩下的几个人、妖都在等着火山宣读徐福大方师的法旨,都想看看徐福会对自己的首徒说什么。归不归猜到了火山可能会借自己师爷的势,不过徐福能说什么老家伙也猜不出来。

  在广仁的一再催促之下,火山恭恭敬敬的打开了手里的檀香木盒。从里面拿出来一卷发黄的竹简,清了清嗓子之后,说道:“吾徒广仁,自始皇帝三十七年别一,你我师徒八百五十余年未曾一见。其间国运几度轮回,方士崩塌汝不负大方师之名,吾甚感欣慰。奈何其后再逢大事,吾远处海外无力处置。托汝固守中土,不可擅自离陆……”

  被人还好,只有那位新妖王百无求听了一个懵懵懂懂。它一个劲的拽着自己‘亲生父亲’的衣袖,在老家伙的耳边嘀咕道:“老家伙,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飞得这么文绉绉的,听着不解气还不如骂街痛快。你给解释解释火山说的是什么……”

  “哪是火山说什么?那是他在宣读徐福大方师的法旨。”归不归嘿嘿一笑,一边侧着耳朵继续听徐福的法旨,一边向自己的便宜儿子解释道:“开头都是瞎客气,徐福对广仁说咱们爷俩分开八百多年了,你做的事情当师尊的我很满意。不过后面还要出大事,需要你在陆地上看着,可不以擅自离开这里。等到事情处理完了,你来我这里,咱们爷俩再团聚……”

  “老不死的,这里面也没有火山的事儿啊,还以为他能和广仁重归于好,念完了这个什么法旨,不还是老样子吗?”没等归不归说完,小任叁开口打断了老家伙的话。

  “那是你人参没有听明白话里的意思”归不归继续解释道:“徐福已经说了后面陆地上还会发生大事,让广仁留在陆地处置。凭着他一个人吗?就算这些年来又收了新的弟子,没有用顺手了的火山相助,他这位大方师也不灵光。而且老人家我敢打赌,现在火山说的都是不用背人的。后面徐福还有背人的话,要单独交代广仁……”

  归不归的话说完之后,火山那边也宣读完毕大方师的法旨。他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竹简交到了自己师尊的手上,说道:“弟子日今拜见了徐福大方师,之后不敢有一点耽误,立即便将法旨送到您的手上。请师尊检验竹封……”

  说话的时候,火山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之前广仁已经和火山断绝了关系,现在红发男人这样自称弟子,由称呼他师尊已经越礼。虽然有占祖的提示,自己应该可以过得了关,不过一旦有什么偏差。广仁说出来一句师尊不敢当,请火山先生自重的话,那就功亏一篑了。徐福大方师法旨都不好使的话,自己今生便真的无望再回广仁门下了。

  好在广仁只是叹了口气,从火山的手里接过了竹简。按着方士一门的规矩,检查了竹简上面的封记。确定这是当年方士一门特有的竹简,事被徐福带出海外的那一批之后,他这才收好了竹简,看了一眼火山之后,说道:“你去见了大方师……他老人家安好?还有什么要交代广仁的话没有?”

  这句话说出来,算是广仁默认了和火山的师徒关系。红发男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后陪着笑脸对自己的师尊说道:“徐福大方师安好,还是当年主持方士一门时的样子。徐福大方师还问了广仁大方师您的近况,还有几句私言要火山单独传给师尊……”

  说话的时候,火山回头看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一眼。虽然没有明说,不过言下之意已经再明白不过:现在有你们不能听的话,你们几个可以离开了。快点走,不要耽误我向广仁大方师传话……

  这眼神百无求都看明白了,妖王陛下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子说什么来着?这一对师徒不是什么好东西吧?不是火山他之前哭着喊着要借占祖占卜的时候了,老家伙,五年之内他们爷俩不坑咱们,老子就跟你的姓……不对,老子好像原本就应该跟你的姓……”

  就在百无求吵吵嚷嚷要闹起来的时候,站在另外一边的广治突然微微一笑,站出来替两位大方师解了围。他对着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几位这次来得巧,岛上的橘子刚刚成熟。这橘子是饵岛的特产没两年才成熟一次,岛外的人要等七百余年才能等到。就算我也只吃过一次的。”

  “那老人家我真的要去尝尝这种奇珍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最后看了一眼两位大方师一眼,说道:“你们师徒俩慢慢聊,既然是背着我们几个的私言。那么说我们也逃不过干系了,老人家我求两位大方师下手的时候不要太重,我老人家的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听了归不归的话,火山脸上的表情突然多了一丝尴尬。看到了最后一任大方师的表情之后,老家伙嘿嘿一笑,随后带上了两只妖物,跟在了广治的身后向着他所说的橘园走去。

  刚刚走出去十几步之后,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家伙转过头来对着火山说道:“差点忘了件事情,火山你应该是在我们之后去见的徐福大方师。他老人家说没有说过一个叫屠黯的方士?”

  “屠黯?”火山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屠黯方士我是认得的,不过这次徐福大方师并没有提到这个人。归不归先生你可以自由出入大方师的船队,何不自己去问问他老人年?”

  “傻小子你说的对,这个火山真不是前一阵子管老人家我叫做师叔的那个人了。”归不归冲着火山做了个鬼脸之后,笑眯眯的跟在广治的身后,向着果园走去。

  这一路上,百无求一直愤愤不平:“老家伙,你等着看吧。他们爷俩好了,咱们就要倒霉了。你听老子一句,别等他们俩缓过来,现在咱们就动手弄死他们爷俩。老子亲自动动手对付广仁,火山是你的。任老三你上去叫你叔叔下来弄死广治,顺便这岛以后就姓归了……”

  虽然知道这妖物只是说几句痛快痛快嘴,不过广治还是有些心虚的直看归不归。好在这个老家伙没有顺这个话题聊下去,他只是笑了一声,说道:“傻小子,你吓坏了此岛的主人,谁来带我们去摘橘子?你已经是妖王了,统领海陆两界的妖物,还在乎这巴掌大小的地方吗?一会吃了橘子,咱们拿到了东西之后就走。省得赖在这里再吓着这里的主人。”

  这时候,广治才算松了口气。他谈笑风生的带着他们几个人到了一片橘林当中,就见刚才率先离开的吴勉已经站在橘林当中了。现在正值橘子成熟的时期,巴掌大小火红色的橘子挂满了枝头。白发男人站在一颗橘子树下,刚刚摘下了一只橘子,正在手里把玩着。

  看到了他们几个人上来之后,吴勉将手里的橘子丢给了小任叁。随后指着海面对着归不归说道:“你们上来,他们来却走了。火山和广仁说了什么?真是有趣……”

  顺着吴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就见火山乘坐的小舟已经向着岛外驶去,船上两个人正是广仁、火山师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