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两位大方师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两位大方师

  “留下来一些东西……”广治说话的时候,回头向着岛后山洞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以为你们当初把能拿走的东西都拿走了,想不到还有东西留下来。”

  “当初老人家我藏在这里的东西太多,难免会有一两件疏漏忘了拿的。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看见了大方师,那么那件小玩意儿可以放一放了。我老人家受火山大方师所托,有几句话要对广仁大方师所说。”

  “广仁大方师……”广治有些为难的犹豫了片刻,他心里明白就算自己不帮这个忙,他们几个也会自己去找广仁的,倒不如自己卖个好。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饵岛方士一门的时代的,最后这位饵岛大方师的首徒继续说道:“这样,我替各位搭个话,向广仁大方师说一下。他和火山大方师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他如果肯不见面,几位也不要勉强。”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那样最好了,这次也就是碰巧遇到了广仁,要不然的话,老人家我才懒得非这个心思。他不出来更好,也该让小火山着急了。”

  广治客气了一句之后,转身走进了广仁消失的树林当中。趁着这个机会,百无求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咱们先不说你又把什么东西藏在这里了。老子就问你眼睛能看见了,脑子就傻了?你忘了广仁、火山师徒俩以前是怎么陷害咱们了吗?不趁着广仁落单对他下手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怎么还上赶着帮着他们师徒俩和好?等着他们俩和好了,倒霉的还是咱们几个!老家伙你信吗?”

  “不帮着他们师徒俩和好,他们俩便相仇一辈子?”归不归笑眯眯的拍了拍自己便宜儿子的手臂,随后继续说道:“火山已经见到了占祖让他看到的景场,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会那么轻轻松松的让我们传话吗?有我们他和广仁也会重归于好,没有我们他也有办法。

  这个顺水人情干嘛不做?”

  “老子就看不惯你们的弯弯绕,什么都要翻来覆去的说。没事你也学学我们妖,能说就说,说不了就干。”虽然老家伙说得有理,不过想起来自己的‘亲生父亲’还要上赶着帮忙。百无求心里还是不甘心,它撺掇着归不归改了火山的原话:“老家伙一会你就这么说,火山和你说,他和广仁都是大方师。凭什么事事要听广仁的?以后一三五听广仁的,二四六。”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在广治的引领之下,面无表情的广仁从树林里面走了出来。现在这位大方师脸上已经看不到昔日那种沉稳之色,取而代之的是焦虑当中夹杂着不甘心。

  看了一眼面前这几个人之后,广仁冷冷的哼了一声,Pit继后续说道:“火山有什么话让你们带过来?说完你们就可以走了。”

  “火山说了,你们哥俩都是大方师,一三五他……”看到了广仁的样子,百无求便气不打一出来,当下也不用自己的‘亲生父亲’了,直接对着广仁去了。不过它还没有把话说完,已经被老家伙捂住了嘴,拽到了他的身边。

  “火山那孩子让老人家我带句话,说他知道错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要不大方师你看在老人家我的面子上,饶了火山这一次得了。”

  “归不归你的眼睛什么时候好的? ”广仁完全不理会火山说了什么,反而对归不归的眼睛发生了兴趣。他盯着老家伙的眼睛,深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是大方师替你医治好的,是吧?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话要你瞩咐我的?”

  能从广仁嘴里说出来的大方师也只有徐福一个人了,看到归不归眼睛能看到东西之后,广仁马上便猜到是怎么回事。当下他看着老家伙,盼望着可以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徐福招他回去。哪怕有一两句勉励的话也好……不过广仁还是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面前归不归不尴不尬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海上出了点事情,大方师还没有来的及说交代你的话,我们几个便已经从他那里离开了。要不这样,广仁你先把火山召回来。回去的时候老人家我辛苦一趟,再去你们家大方师的船队,把交代你的话请下来,这总是可以的吧?”

  “你这样的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大方师的船队,我身为大方师的首徒却偏偏不可以……”

  说话的时候,广仁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归不归。看的老家伙心里有些发毛。

  “腿在你的身上,嘴在你的脸上。你不去不说怨的了谁? ”这个时候,一直在看热闹没有言语的吴勉突然开了口。

  广仁冰冷的目光转到了吴勉的脸上,这位大方师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大方师曾经下过法旨,不许我前往船队驻地。你想让我违背大方师的法旨吗?”

  吴勉有些不屑的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犯了法旨又怎么样?要你的命还是如何? ”一句话问住了广仁,这位大方师从小便在徐福的身边长大。对自己的师尊奉若神明一般,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违背徐福的法旨会怎么样。顿时被吴勉的一句话问的哑口无言。

  这个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接过了吴勉的话继续说道:“不犯你们大方师的法旨,你又怎么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谁又知道徐福是不是再等着你能违背他的法旨?方士一门虽然消亡了,不过门规还在禁锢着你。或许徐福就等着你能违反门规……”

  广仁只是犹豫了瞬间,随后马上摇头说道:“方士一门虽然消亡了,不过大方师是广仁的师尊。广仁做不到忤逆大方师的事情,违背法旨的事情我做不到。”

  “那你就在这里待着,永远都别出来。”

  这个吋候,吴勉开口说了一句。随后他又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取了我们要拿到的东西,赶紧了离开这里。我们都是愚笨之人,不配和广仁大方师在在一座岛上同住。 ”

  这个时候,归不归也知道无法再说动广仁,重新召回火山为徒。当下嘿嘿一笑,正打算客气几句便去取回自己留在这里的东西之时,突然看到了广治脸上的表情怪异起来。当下老家伙回头向着远处一艘孤零零的小船,正以飞快的速度向着饵岛这边行驶过来。

  只是眨眨眼睛的功夫,小船已经行进了数十丈,这个时候沙滩上的人也看清来人满头的红发,一身崭新白色的方士吉服穿在身上,双手捧着一个小小的檀香木盒。来人正是刚刚归不归提到,而广仁装作没有看到的火山。

  看到了火山之后,广仁微微皱了皱眉头。

  随后他转身便想向树林里面走去。就在这个时候,船上的火山开口说道:“请大方师留步……弟子带着徐福大方师的法旨。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大方师见谅……”

  听到火山提到了自己的师尊,广仁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随后他的身子好像定住了一样,看着火山说道:“你去见过了徐福的大方师?大方师有何法旨?广仁一定尽全力照办。

  火山你还不快快训读法旨吗?”

  看着火山手捧盒子庄严肃穆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看着红发男人说道:“老人家我现在明白占祖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