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九十章替死

第二百九十章替死

  这时候远处的一艘小舟正缓缓向着大船这边行驶过来,小舟中心站在一个白纱罩面的男人。见到了坐在甲板上的徐福之后,男人缓缓对着大方师的位置拜了下去。

  小舟停到了大船下方,传来一阵嘶哑的声音:“弟子于环山利欲熏心,为求提升术法,不惜串通蒋元、周广义二人,以活人生魂为媒修炼邪法。被吴勉先生揭穿之后,自知难逃法网故而前来向大方师谢罪……”

  说话的时候,他回身拉开小船后面的油布,露出来藏在里面的几十件法器和典籍。随后男人继续说道:“这些都是我趁乱偷取的法器和典籍,不敢让这些珍宝流落在外,弟子将珍宝尽数物归原主……”

  见到徐福只是默默的看着自己,面纱罩面的男人深深的吸了口气,再次说道:“弟子自知罪孽深重,不敢祈求大方师怜悯。只求大方师在看环山侍奉多年的份上,允许弟子以方士之身谢罪。”

  此时周围的船只上面已经站满了方士,几千个人都在盯着那艘孤零零的小船。人虽多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样的场合说话,除了于环山一个人的声音之外,这一片海域静悄悄的,在听不到一点声音。

  而徐福还是好像没事人一样,静静地坐在甲板上,连看都去不去看下面的于环山。没有得到大方师的法旨,小船上面那个带着面纱的人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

  过了半晌之后,归不归突然笑了一声。在静的落针都能听清楚的环境当中,这笑声显得格外刺耳。老家伙的这个举动引起来周围船只上面方士们的怒目而视,归不归却像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笑完之后跟着来了一句:“提前老人家我也见过替死的,不过那些都是什么臣替主死,子替父亡的。向这样师兄弟替着死的还是第一次……”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到这里,下面小舟上面的于环山突然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柄短剑。他已经等不及大方师的法旨了,将罩在脸上的面纱撤掉之后露出来里面那张满是活口的面容。

  对着徐福的位置拜了一下之后,于环山说道:“弟子以死谢罪,还望大方师不要听信外人的传言,迁怒无辜……”说到这里的时候,于环山举起来手里的短剑,剑尖对准了自己的嘴巴用力猛刺了下去。一尺有余的短剑刺到嘴里,尖剑贯穿他头颅从脑后穿了了出来。

  短剑刺进于环山嘴里的同时,于环山的身体跟着着起来了大火。这大火看着烧的猛烈,可船上近在咫尺的法器和典籍却是纹丝不动,就连小船的木质船身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片刻之后,于环山的身体被烧成了飞灰,从大船的方向吹过了一阵海风,将这堆灰烬吹了起来。这阵海风也到怪异,于环山的骨灰在风中竟然不散,向着外面的海域吹了过去。

  随后从周围船上跳下来几个方士,将小舟上面的法器和典籍小心翼翼的搬运到了另外的一艘大船上。其他的方士这才散去,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刚才说到化龙之术,接着说……”徐福看了还没有从呆楞当中缓过来的屠黯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这化龙之术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是——于环山交给弟子的……”屠黯缓过来之后,继续说道:“弟子和于环山的关系好……也帮过他几次。他这才……”说到这里的时候,屠黯突然哽咽了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掉落下来,后面已经说不了完整的话了。

  这个时候,百无求突然一拍桌子,对着面前的这些人说道:“不是老子说你们,还非这个心思做什么?咱们不是有占祖那个王八盖子吗?你们都当做宝贝的东西不用白不用啊,一算不就什么都明白了吗?”

  “傻小子你说的晚了,现在算什么都没有用了。”这个时候,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看着徐福说道:“大方师您好人做到底,老人家我还有一只眼睛,您在使使劲……”

  “一只眼睛不是挺好的吗?你这样还能经常想起我来。”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一对占祖一双眼睛,你这样正好啊……”

  “走了……”没等徐福说完,吴勉已经转身顺着甲板跳到了海里,随后就见他踩在水面上一步一步向着远处泗水号的大海船走去。白发男人边走边说道:“老家伙,我说了你另外一只眼睛交给我。如果回去的时候两只眼睛都是好的,你自己动手弄瞎一只……”

  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徐福这里再占到什么便宜,又不敢得罪那个白发男人。当下只能苦着脸和徐福客气了一声,随后带着两只妖物跟着吴勉跳到了海面上。一起向着远处的大船走去。

  等到他们二人二妖下船之后,徐福这才将目光转移到了屠黯的身上。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与此同时,百无求还是不明白刚才归不归为什么要阻止自己,明明用占祖一测便什么都能知道的事情干嘛不去用它?当下妖王一直好像苍蝇一般的在归不归的耳边说个不停:“明明有占祖的为什么不用?那我们费尽心思去找它做什么?占着占祖不占卜是什么意思?就为了摆着好看吗?要摆也摆点别的啊,摆个王八盒子算什么?老家伙你说句话啊,怎么就不能用占祖了……”

  “傻小子,于环山已经把罪过都扛了下来,再死一个屠黯的话跟着徐福的那些方士便要乱了。”归不归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徐福的大船。见到那里没有什么异常的声响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些方士对徐福虽然没话说,不过这样的事多了,难免会心灰意冷。加上常年在海上漂着脚下无根,正好借着这个回到陆地上。那样谁来帮助徐福镇守海眼?”

  说话的时候,他们二人二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大船上。大船随即掉头向着外面的海域行驶出去,站在甲板上看着远处徐福的船队,归不归对着身边的吴勉说道:“你猜猜看,那位大方师会怎么处置自己这个弟子?”

  “填海眼……”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们那位大方师会吃这个亏吗?”

  “看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可不是当年老人家我熟络的那位大方师了,以前徐福要么给老人家我的两只眼睛都治好,要么就把我老人家晾在那里,绝对不会这样留一只眼睛给解闷的。”

  “老家伙你不说的话我都快忘了,另外一只眼睛我给你打开。”就在这个时候,吴勉一把抓住了归不归的手。随后学着徐福的样子,先是感觉到归不归眼睛上面附着的药毒。随后抽出一丝种子力量,慢慢的灌进了老家伙的身体。

  还没有等吴勉将这丝力量运送到归不归的眼睛里。老家伙“噗!”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吓得一旁的百无求大叫了一声:“老家伙你可别死……小爷叔,要不咱们还是算了吧。他一只眼睛也能凑合着用……”

  “晚了……”说话的时候,吴勉将大半的种子力量抽了出来,随后将继续感觉不到的力量继续向着老家伙的眼里运送。就见归不归的右眼开始哗哗流血……

  “小爷叔,要不你也给老子来这么一下吧.......就算成全我们爷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