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化龙之法

第二百八十九章 化龙之法

  “于环山……”徐福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在一旁服侍的小方士说道:“我在忙还演的事情,忘了问你们,于环山失踪几天了?”

  “三天……”小方士恭恭敬敬的回答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于环山师兄两个月之前,去极北寒地采集海底冰炎的。原本需要三年才能采集回来。三天之前他却突然回来,当时大方师在平息海眼,弟子们也没敢惊扰大方师。

  于环山师兄回来之后身上带着极重的伤势,据他所说是采集海底冰炎之时,失手被冰炎所伤。他去了存放丹药的库房,取了疗伤的药剂之后又去了存放法器和典籍的库房。说要取采集冰炎的法器和典籍,当时恰逢海眼喷发之时众方士在协力御敌。没有来得及查看他取了什么,事后两个库房共丟失法器十九件,典籍五十九卷。等到海眼平息之后,在寻找于环山师兄,他已经消失不见了。”

  听到了小方士的话之后,徐福微微一笑,随后转头对着吴勉、归不归二人说道:“于环山已经失踪三天了,你们几位还有什么说的吗?”

  听到了小方士说所,正好可以和那个人影出现的时间对上。当下吴勉不再说话,只是盯着已经换上新衣的屠黯。而归不归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看起来应该是老人家我误会屠黯方士了,不过事情也是蹊跷。人参,你和大方师说说你遇到的那件事情……”

  小任叁当下将自己那天的经历说了一遍,说完以后,百无求又以妖王的身份,讲述了出海之后,海妖被人阻拦在外海,后来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小爷叔又怎么设计差一点抓住了屠黯的经过。

  “我有些不解……这件事情和屠黯有关系吗? ”耐着性子听完了小任叁和百无求的诉说之后,屠黯突然发作。他当着自己师尊的面,对着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妖王所说,那人已经显露出来了相貌,也说了自己的来历。

  明明知道是于环山所谓,为何还要楸住屠黯不放手?百无求,你说的那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

  “屠黯你太无理了……”这个时候,福徐突然打断了越说脸色越涨红的弟子。大方师的脸色微沉,看着屠黯再次说道:“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吗?陛下是妖山之主,你竟然敢直呼姓名。太放肆了。”

  “弟子一时昏了头,还请大方师责罚。”

  见到因为自己无理,大方师发了怒,当下屠黯急急忙忙的对着徐福的位置跪了下去。刚刚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面前一只大脚突然对着屠黯的鼻子踹了过来,他躲闪不及正被这一脚踢在了鼻子上。

  屠黯当场仰面摔倒,他的鼻子被这一脚踹断,等屠黯满脸鲜血的从甲板上站起来的时候,才看到这一脚证实妖王陛下百无求踢的。

  此时的妖王正瞪着屠黯,说道:“你刚才直呼老子的姓名,现在却对你们家大方师赔罪。老子就问问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再给老子一巴掌,然后也要回去对你们家大方师说:爸爸我错了?”

  “是,陛下训教的是”因为之前被徐福训斥了一句,屠黯也不敢再对百无求有一点点的不恭敬。挨打之后反而对着百无求赔礼,只是他的鼻子被打歪,说出话来难免的含糊不清。

  这个时候,有些心虚的归不归看了大方师徐福一眼。这位护短的大方师这次见到弟子挨打,却没有露出来恼怒的表情。当下他将骂骂咧咧起来没完没了的百无求拽到了一边,随后笑眯眯的说道:“傻小子,看在大方师和你爸爸我的面子上,这次便放过屠黯一次。下不为例啊。”

  就在屠黯打算再说几句的时候,归不归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屠黯你这一身的皮肉真是不错,老人家我这辈子走南闯北的这么多年。抛去瞎眼的这几年不算,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光滑粉白的皮肤。说是新生婴儿的皮肤也不过如此吧?”

  这个时候屠黯皱了皱眉头,有了刚才被大方师训斥的经历他也不敢反驳。

  看到了屠黯的反应之后,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了,现在老人家我才知道眼睛能看到东西是福气。屠黯,我老人家有件事情不明白,你这身上没有什么新伤旧患也到罢了。怎么连个胎记、痣都没有?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老家伙你什么意思?他有没有胎记什么的又怎么了? ”这个时候,百无求还是听不懂老家伙是什么意思,当下继续追问道:“说点老子我能听懂的,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傻小子,出了婴儿之外,还有谁的身体会这样吗?”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着屠黯继续说道:“你的破绽就在身体太完美了,老人家我见过出生之时,身体没有胎记、痣的婴儿。不过他们长大之后,多多少少会长出来几颗痣的。而且你常年生活在海外侍奉你家大方师,这几年有泗水号的帮衬还好一点。不过当年没有泗水号的时候,你又是怎么能做到浑身上下一点旧患伤疤的?”

  “有什么术法可以蜕皮的吗? ”这个时候吴勉也开了口,白发男人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术法。现在听了归不归的话,已经猜到了屠黯耍了什么花招。

  “有个失传已久的术法,老人家我都不知道算不算蜕皮之法。”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一只眼睛看着还稳坐泰山的大方师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当年有人想用蛇蜕之法,得千年的寿命。后来却因为身染蛇疾,远赴海外治病。大方师,炙方先生孔正和你见过面了?”

  徐福的脸上还是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我刚刚出海的第一年,便在海外孤岛见过孔正先生,可惜孔正先生的蛇疾已经病入膏肓,并非人力可以回天。是我送了他最后一程。他临走的时候,将化龙之术送给了我。”

  说到这里,徐福冲着身边的小方士点了点头,小方士心领神会的瞬间消失在大方师的面前。徐福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冲着吴勉、归不归他们继续说道:“炙方先生相信只要蜕皮八十一次,便可以好像蛟一样,蜕下凡身皮囊化为真龙。可惜他只蜕皮三十六次便送了性命,不过此法可以更换皮肤,蜕下老皮长出新肤确实千真万确。”

  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底气十足的屠黯头上也见了冷汗。不过徐福还是好像没有见到一样,冲着另夕卜一个小方士说道:“几位远来是客,为什么不将我新酿的蜜酒端上来待客?不会办事……”

  听到蜜酒两个字的时候,吴勉、归不归二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好在此时刚刚消失的小方士,又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看了一眼屠黯之后,对着徐福说道:“看守库房的师兄已经清点出来,于环山失踪之曰丟失的典籍当中确有化龙之术……”

  听到这句话之后,徐福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他看了屠黯一眼,说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就在屠黯重重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准备实话实说的时候,冷不丁远处传来报事方士的声音:“于环山回来向大方师请罪……”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屠黯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