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复明(下)

第二百八十八章 复明(下)

  “要不是认识老家伙你这么多年了,我都以为你说的是真话……”

  说话的时候,徐福突然伸手抓住了归不归的手腕。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在和老家伙手腕接触的一瞬间,归不归的脸皮突然开始剧烈的抽搐了起来。

  脸皮抽搐的同时,老家伙的左眼开始不停有眼泪流淌下来。开始归不归的眼睛开始吧哒吧哒的滴落下来,刻片之后他的眼泪已经连成了线。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的话,谁也不会相信有人会‘悲伤’到这种程度。

  “老家伙你没事吧……”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在自己‘亲生父亲’的下巴上抹了一下。随后添了一口上面的泪水。这才继续说道:“老子要不是亲口尝尝,都不会相信你留下来的是眼泪。老子还以为自己色盲了,老家伙你是在流血……”

  说完这几句话之后,百无求看着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徐福,说道:“你这是怎么我们家老伙家了?老子又没死,好端端的他哭什么?”

  “陛下不是要我将归不归的眼睛复明吗?徐福正在施法。”对这位新任的妖王,大方师还是很给些面子的。当下他冲着百无求点了点头,解释道:“归不归的眼睛是服用长生不老药过度,被药毒所害,后来又被妖毒侵害。妖毒是表,药毒是源。只要拔除了药毒,剩下的药毒归不归自己的长生不老之体自己便可以化解。我现做在的正是在一点一点的拔除药毒……”

  “种子的力量……你用种子的力量一点一点将药毒从归不归的身体里面挤出来。”这个时候,一直都在冷眼旁观的吴勉古怪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数说道:“因为药毒都沉积在老家伙的眼睛里,他这样的流泪正是在排除药毒,我说的对吗?”

  “你心里是不是再想,为什么我之前没有说种子的力量还可以这样用?”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因为也没有人告诉过我,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你也要重走一遍,別指望有人会教你什么。”

  “可以了……老人家我能看到了……可以了,再哭的话老人家我就哭瞎了……”这个时候,归不归大叫了几声。另外一只手抓住了徐福。老家伙的脸皮还在不停的抽搐,表情有些狰狞的说道:“可以了……我老人家这辈子能再看到大方师你的英姿,死也值了……”

  “真的好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徐福狡黯的笑了一下之后,收回来自己的手,看着好像大病了一场还在喘着粗气的归不归,伸出了三根手指,说道:”这是几?”

  “三……大方师以为归不归是小孩子吗? ”老家伙重新再见光明之后,显得有些兴奋异常,他一边摸着眼泪,一边继续说道:“终于能看见了,老人家我还是有些不大适应。当初原本以为几天便能复明的,想不到一拖便是几十年……再看大方师的容貌,还是这么……不对!

  为什么只用左眼能够看到?右眼呢?

  大方师你不能这样留一只解闷……”

  “刚才是你自己说的,眼睛已经可以看到了,大家都听到了。”徐福闭上了自己的右眼,用一只眼睛看着归不归,随后继续说道:“怎么说这里的方士还是叫我一声大方师的,虽然方士一门已经消亡,大方师不值钱了,可是你也不能这样的戏耍我吧?”

  这还是当初那个不苟言笑,随便咳嗽一声便能把广仁吓得肝胆倶裂的大方师徐福吗?就算这是个神识也有些出圈了。

  归不归失明了这么多年,已经不适应复明的感觉了。加上他脸部肌肉抽搐的干扰和不停的晔晔流泪,让他有了一种两只眼睛都能看到东西的错觉,直到后来揉搓眼睛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明明只闭上了一只眼睛,为什么眼前会一团漆黑……虽然徐福话说的决绝,不过老家伙还是打算继续赖上大方师。自己只有一只眼睛复明算什么事?不过就在老家伙陪着笑脸打算哀求徐福的时候,身后的衣服领子突然被人揪住,随后吴勉那特有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家伙,你听不到大方师说的什么吗?你另外一只眼睛交给我了……”

  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楸住了归不归衣服领子的那只手突然使劲将他拉了回来。归不归虽然不甘心,不过也不想得罪这个后面还要继续一起混曰子的白发男人,当下只能心有不甘的撤了回来。

  将归不归拉回来之后,吴勉转头看向了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屠黯。

  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他说道:“怎么样?还是不打算自己向你们大方师谢罪吗?”

  “我不知道罪从何来?”屠黯皱了皱眉头之后,转身对着自己的师尊说道:“吴勉先生可能误会了弟子什么,弟子长了一张罪人的脸,不过这次还是不知道无意当中又犯了什么过失……”

  “既然你想不起来了,那么我来替你想……”说话的时候,吴勉手里突然凭空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对着屠黯便劈了下去,屠黯完全想不到会有人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前动手,他已经来不及躲避,只能闭着眼睛等死。没有想到刀风闪过之后,屠黯只是感觉到了一丝凉意。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是好端端的活着,只是身上的衣服被刀风斩断,一分为二的散落了一地。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前,当下屠黯有些恼怒的对着吴勉说道:“你这是羞辱屠黯呢?还是在羞辱大方师?”

  此时吴勉和一只眼睛的归不归都皱起来了眉头,原本她们俩都在怀疑这个叫做屠黯的方士,只要白发男人这一刀斩断屠黯身上的衣服,显露出来他身上来不及愈合的伤势,便可以定死屠黯便是蒋元、周广义身后的黑手。

  没有想到的是,屠黯裸露出来的身体竟然光溜溜的,看不到一点伤痕。可能是因为常年生活在不见天曰的环境当中,屠黯有着和他面孔不相称的白皙身体。百无求拉着小任叁围着屠黯转了两圈,非但没有发现屠黯的身体有一点外伤,甚至脸胎记、痦子什么的都没有看到。

  “屠黯,你这身条不错啊”小任叁看了几遍之后,站在他的面前继续说道:“不是我们人参我夸你,你这白嫩嫩的身条给个娘娘都不换。

  我们人参见到光屁股的娘娘多了,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细皮嫩肉的老爷们儿。大侄子,你也夸他两“呸! 一个光腚的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的。”话是那么说的,百无求还是皱着眉头看了屠黯两眼,随后继续说道:“老子就奇了怪,这一身大白肉好意思长在你身上吗?还是你在这里待得久了,这里看不见几个女方士,你就把自己当做女人了 …… 大方师,不是本妖王挑理。

  你这里阴不阴阳不阳的……”

  “够了……”现在就算是这位妖王陛下,徐福也不打算给面子了。

  当下大方师有些微嗔的看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妖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们这场闹剧闹够了吗?

  说吧,屠黯到底犯了什么事情,拿出真凭实据来,我绝不徇私……”

  这个时候,刚刚一只眼睛恢复正常的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看了屠黯一眼,之后对着徐福大方师说道:“大方师,听说你还有一个叫做于环山的弟子,请他上来说两句,他说完你便什么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