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疤脸男人

第二百八十五章 疤脸男人

  一艘同样从登州码头行驶出来的泗水号商船听到了鼓语之后,马上进行了回复,随后商船半路改变了方向,绕了个大圏,向着另外一侧的海域行驶了过去。半个时辰之后,商船从大船上众人的眼前消失。

  半路改了航道的商船甲板上,一个负责压货的帐房在询问吩咐他们改变航向的船老大:“赵老大,咱们本来就出来的晚了,现在再改变航道绕个大圈的话,那就真的来不及在时限之内送货了。货主如果怪罪的话……”

  “那就让他去找我们两位东家”船老大拍了拍账房的肩膀,随后继续说道:“听到刚才大船那边传来的鼓语了吗?你刚来船上时间太短,不知道鼓语说的是什么。老哥哥我给你交个底,鼓语传递的消息是让我们去东号报信。老哥我到了泗水号跑船快三十年了,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两位东家。弄不好托这鼓语的福,这次我能亲眼见到东家,或许还能得到两位东家的赏赐……”

  “别做梦了,你们两位东家只能给你们这一船人的多赏点遗金。”

  声音响起来的同时,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出现在了商船的甲板上。人影冲着吓懵了的船老大和账房说道:“怨就怨你们出海的时候没有看黄历,今天忌出海,宜杀生……”

  说话的时候,人影对着船老大和账房挥了挥手,几道罡风对着两个人打了过去。人影知道自己出手之后,这个两人必死无疑。在他打出罡风的同时,已经转过身来去找寻其他的船员。这一船上的人如果有人意外逃生的话,那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就在人影抬手要对其他几名船员下手的时候,他的心中突然一动,为什么没有听到船老大和账房两个人倒地身亡的声音?当下人影猛的再次回身,看到那两个人还好端端的站在甲板上,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

  一瞬间,人影已经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他也顾不上这两个人了。转身快跑了几步,两脚一蹬从甲板上向着船下的大海当中跳了下去。他的身体跃起来的一瞬间,身后的衣服领子一紧,似乎被什么人抓住了一样。随后重重的将他摔在了甲板上。

  “你出门的时候看错了黄历,打小人、索冤情才是今天的运程。”

  这个有些刻薄声音响起来的同时,白头发的吴勉已经出现在了人影的面前。白发男人这才连贪狼都懒得拿出来了,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影说道:“你这见不得人的术法倒是不错,这样了还能掩盖住相貌。不过等你断了气,这术法自己便破了吧?”

  “原来停船、打鼓语什么的都是障眼法……”人影这时候已经明白自己落入了吴勉、归不归的圈套。

  当下他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想不到我一个小角色,能让你们使出来这样的手段。今天我命丧此船也应该知足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人影从甲板上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再次说道:“能不能看在我师尊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赏我一个全尸?”

  “那要看你的面相了,值不值一个全尸。”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还在等什么?等我亲自动手吗?”

  “在下相貌丑陋,希望不会惊吓到吴勉先生。”说话的时候,人影身上模模糊糊的雾气瞬间散掉,露出来里面一张满是裂纹的男人脸。

  这人四五十岁的年纪,似乎是因为常年被海风侵袭的缘故。脸上满是寸许的裂口,大半的裂口虽然已经结疤,不过还有小半的裂口正在不停的渗血。男人每次说话,都带动着脸上的豁口在向外渗血。

  看到了人影的相貌之后,吴勉微微的皱了皱眉头。这个人的相貌和他想象的不一样,这位疤脸男他从来都没有见面。徐福的船队当中也没有印象有类似这样的男人。

  疤脸脸似乎看出来了吴勉的心思,他苦笑了一声之后,轻轻的摸了摸自己满是豁口的脸颊,说道:“在下于环山,原本是跟随亲戚在海上打鱼的渔夫。早年出海打鱼的时候遭遇海难,全船的亲戚都死了,只有我被大方师的弟子屠黯所救。

  后来大方师看出来我有些天赋,便收了环山做了个记名的弟子。

  不过环山错过了开蒙最好的时机,虽然还算有些资质,但是比起来早早开蒙的师兄们还是多有不如。这才动了利用生魂来提高术法的歪脑筋,我找了同样术法平庸的蒋元,让他说通了泗水号的船家周广义,让他们去收集生魂。后来事情败落,多亏蒋元师兄够义气,到死都没有把环山供出来。

  原本我不敢再打那些生魂的主意,不过后来收拾蒋元师兄遗物的时候,无意当中发现了他们存放生魂的地方,就在登州码头隔壁。那里还有一座蒋元师兄亲自打造出来的引魂法阵,我想着他们已经死了,

  那里的生魂不用白不用。这才偷偷从船队当中出来,想不到眼看着就要炼化了那些生魂的时候。你们几位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于环山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后眼睛看着甲板不在说话,就等着吴勉能话付前沿,给他一具全尸。

  不过他等了半响也没有等到吴勉动手,最后于环山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还在盯着自己的白发男人,再次开口说道:“吴勉先生打算放环山一条生路?”

  “你自己信吗?”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看着疤脸男人继续说道:“你说你叫于环山,为什么我几次前往海外去见徐福,都没有见过你?”

  “如果吴勉先生也长着环山这样一副面孔,便知道什么叫做不敢露面于人前了。”于环山苦笑了一声以后,指着自己满是豁口的脸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我这是当年连错了功法,被术法反噬所致。如果不是被同门及时发现,当年已经浑身溃烂而死了。后来我都是以黑沙罩面,或者好像刚才那样隐去相貌。极少以这个面目示人。”

  说完之后,于环山看了吴勉一眼,继续说道:“吴勉先生你们几次去拜见徐福大方师,环山都是亲眼见到过的,只是环山以黑纱照面,距离又远吴勉先生你没有注意到我而已。”

  说到这里,疤脸男人从怀里摸出来一把匕首。他将匕首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对着白发男人再次说道:“于环山自知罪孽,不会再有偷生之理。请吴勉先生成全环山以死谢罪……”

  说话的时候,疤脸男人手里的匕首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抹了一把,鲜血顿时便四溅了出来。随后他捂着还在呼呼冒血的脖子,倒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抽搐起来。

  到现在,白发男人还是不相信疤脸男人会这样就死了。就在他盯着这个于环山,要亲眼看着他死透了的时候,这个还在死前最后挣扎的疤脸男人身下甲板突然冒起来浓烟。

  在周围看热闹的水手们看的清楚,冒出浓烟的地方正是沾染到疤脸男人鲜血的位置。等到他人发现不对的时候,于环山的身体突然吗一沉,他的鲜血竟然将身下的甲板烧出来一个窟窿,疤脸男人直接掉落到了底下存放货物的船仓当中。

  “原来你还有这一手。”吴勉冷笑了一声,正在也跟着跳下来生擒疤脸男人的时候,突然听到下面的船仓里面传出来一阵惊恐的声音:“什么东西掉下来了?赵老大!你快先来看看,这个死人把龙骨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