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海灵芝

第二百七十八章 海灵芝

  “海灵芝?那是什么妖物,怎么我们人参从来没有听说过。”小任叁眨巴眨巴眼睛之后,继续说道:“在妖山的时候,我们人参见过灵芝成精的样子。这死尸也不像啊……”

  “你咽气之后泡在海水里这么久,也会和现在不一样的。”吴勉说话的时候,将手指伸进了‘死尸’的嘴巴里。手指头在里面搅动了一下,看的小任叁直恶心。看样子白发男人想要在这里找什么,不过他的手指在里面搅动了半天,也不见找到了什么东西。

  “有趣……海灵芝的精元被挖走了。”吴勉将手指拔出来以后,用海水洗了洗。随后看着码头的方向,继续说道:“有识货的人,知道海灵芝不算,还知道它的精元在哪里……”

  “你这意思是码头里面的人干的?我们人参不信。”小任叁有些不敢相信码头的靠海吃饭的人敢去惹海妖,当下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老不死的说你当初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黄毛小子,运气好才被徐福看中的。现在看他说的也不对,起码我们人参都知道的海灵芝,你就能说的头头是道嘛。”

  这话如果是从归不归,或者百无求嘴里说出来的话,吴勉早就引来天雷劈他们俩了。不过白发男人对着人参娃娃的忍耐度要远远高于那一对父子俩,当下他只是看了小任叁一眼,对这个小家伙,吴勉的话都不自觉的多了起来:“我是家传的方士,幼年时见过海灵芝的绘图和图解。海灵芝的精元在它的上牙膛,死后如果不取出,便会马上风化成石。它嘴里刀割的痕迹太重了……”

  说话的时候,吴勉再次看了一眼码头的方向,随后慢悠悠的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你说的对,靠海吃饭的人谁敢去惹海妖……逛够了,回去吧……”

  这一人一妖直接施展了遁法回到了码头,吴勉直接将被海水泡发的海灵芝尸体扔到了管事官邸的大门口。随后在周围众人一样的目光当中,带着小任叁去了之前和归不归一起去过的酒楼。

  这次吴勉没有再隐藏身型,直接将头上的斗篷摘了下来,露出来他那满头的白发。酒楼和老板和伙计马上认出来这是上一任管事奉若上宾的贵客,一边巴结着,一边急忙派人去禀告了新到的管事。

  听到大门口被人扔了死尸,扔尸的人去了酒楼。新管事开始以为是外人来码头闹市,正准备带着打手、护卫来抓闹事的人。走到了一半的时候遇到了酒楼老板派来的人,听说是一个白头发的男人戴这个小孩,还是上一任管事招待过的贵客。这位新管事心里便猜到是谁了,当下急忙散了身边的众打手,一溜小跑的到了酒楼。

  在酒楼老板的带领下,新管事小心翼翼的到了吴勉、小任叁所在的雅座前,站在门口说道:“在下泗水号登州码头新任管事钱阿大,说听有一位老神仙到了码头。特意前来拜见……请恕罪——请问老神仙的名讳可是上吴下勉吗?”

  “上吴下勉我不认识,不过吴勉这里有一个。”看了一眼在门口擦冷汗的管事,吴勉继续说道:“你才是这里的主人,我又没有罚你的站,有什么话进来说。”

  听了白发男人的话,管事这才乍着胆子走了进来。陪着笑脸上面给吴勉、小任叁各自斟满了一杯酒,随后这才说道:“小的以前是肃州商队的管事,曾经见过您老人家和归老神仙的。只不过您几位都是得道的老神仙,记不住我这样的小人物。”

  吴勉没理会这位管事的奉承,看了身边的小任叁一眼,随后小家伙心领神会的接过来话头,说道:“钱管事,见到刚才我们给你的见面礼了嘛?那可是好东西,趁着新鲜晚上就下锅吃了吧。不是我们人参乱说,吃了那个死人之后,钱管事你活到九十九不成问题。”

  钱阿大刚才只是粗看了一眼被海水泡涨的尸体,他是从内陆新调过来的管事,没见过这样恶心的死尸。也没仔细看过,还以为是这个小家伙再和自己玩笑。这个话头不大好接,他只能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小的这就让人将尸体收好,两位老神仙商下来死尸的原籍住址,小的派人将尸体送到原籍安葬……”

  听到管事误会,小任叁站到椅子上拍了拍“钱管事你还是没有听清,我们人参再和你说一遍。刚才给你送去的是海里的宝贝,煮熟了沾蒜汁下酒美死你……你呕什么?那个叫做海灵芝,看着和死人差不多,其实是海里的宝贝。壮阳的……吃一口增寿十年。”

  看着小任叁说起来没完,吴勉终于忍不住插话说道:“钱管事,最近有没有什么道士、修士这样的人物来往码头?你想仔细再说。”

  “道士、修士……”钱管事想了半晌之后,继续说道:“小的是半个月之前到的码头就任管事,这半个月以来只有往来海外的商船。船上的人基本上也没有出离码头,都是在我们泗水号这里购买了货物之后直接回程的。进入码头的人也是以泗水号的商队为主,除了少数几个外人之外。也没见过有什么修士、道士进出码头的,还有三四个月才到祭海神,应该不会有什么修道之人进来。”

  吴勉还没有回答,小任叁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发现海灵芝的那片海域位置,抢先说道:“我们人参还有事情要问你,这样,顺着码头往东南走,有一片没人的海滩,那是什么地方?那里遍地的海贝,你们能忍住一直干看着?”

  管事刚到半个月,不知道那边的情况,不过酒楼的老板在码头待了数年,他是知道小任叁所说的那片海域的。听到这个小娃娃说到的地方,他的脸色便有些难看。看到钱管事说不出来,当下乍着胆子说道:“钱管事刚来不久,不知道那个鬼地方。小人我替钱管事说……原本那里才是码头的所在地,不过在那里修建码头的时候除了几次事故死了几个人。

  泗水号的两位东家派了个叫做离墨还是墨离的大师来看过,说那里是水鬼的养尸地不适宜作为码头。这才将码头改到这里的,原本码头上的人也经常去那里挖海贝回来吃的。不过有一段时间那里时常发现海漂子,又有人在哪里见过鬼,这才没人再敢去那里挖海贝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酒楼老板想起来一件事。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之前闹鬼船的时候,鬼船都是漂到那片海域的。后来不知道怎么乱了潮汐,那几艘鬼船才被冲了出来。漂到码头这边来的。”

  “难怪你们不敢再过去了”小任叁听的有些入神,知道酒楼老板说完,他这才继续说道:“那么邪性的地方,你们的码头就在旁边就一点不怕?码头上的人都是吃船饭的,不怕跑船的时候船后面跟着几个水鬼?”

  酒楼老板苦笑了一声之后,在此说道:“原本也是担心的,之前几位管事都请过法师前来做法。来的也都是一些有名的法式,不过人家来了之后说那里没什么。他们来了那里就安静的很,人刚刚走整面海水上都开始冒鬼火。上次本来还想请您几位过去看看的,不过两位东家的鼓语不许我们劳烦您几位,这才没敢开口。”